※這篇是因為我在另一個地方的點擊次數破百所寫下的番外篇
※H有慎入(天啊,我好糟糕(羞奔)
※砂糖有







  「綱吉,你在哪裡?」

  「綱吉---」

  一句句溫柔優美的聲音傳片整個房間,嘴上聲聲句句呼喚的人兒的身影卻沒看到半點!臉上雍容的微笑也緩緩的轉變成不安的表情。

  終於,在最後面的一間房間裡面找到了綱吉!呵呵,真是不小心啊--!最裡面的房間不僅是這裡面所有的房間最大的一間,平常都是白蘭才會來的房間。除了是最大間的房間之外,還有最寬敞的床鋪、衛浴設備……不僅這些,連「隔音設備」也都是所有房間裡面工程做得最好的一間……

  白蘭悄悄的走近已經躺在床上睡著的綱吉,仔細端看床上的人兒的甜美睡容!

  順手撫摸、把玩著綱吉那柔順的褐色髮絲!同時也伸出一隻手,輕撫著綱吉白皙水嫩得小臉蛋!

  過了許久,才願意打破沉寂:「可愛的小綱吉,怎麼睡在這裡呢!」

  聽起來不像是責備的聲音:「我一回來就讓我看到這麼誘人的表情,我會忍不住的喔!」

  故意的把臉湊近,讓睡眼惺忪的綱吉來不及反應,就這樣的定住抬頭抬倒一半的頭……

  「嗚……沒有。倒是你,白蘭,進來都不會先說一聲嘛!」

  故做生氣的綱吉輕輕的槌打白蘭的腹部,殊不知這樣的舉動看在白蘭的眼裡,只是小情人害羞的舉動與證明。將自己的衝動壓抑下去,一屁股的坐下,坐在綱吉的旁邊,也很順手的把綱吉拉入自己溫暖的懷抱裡!!

  「綱吉還沒跟我說原因喔,為什麼會睡在這裡!?難道綱吉不知道如果睡在這裡的話會有什麼結果嘛,嗯!」

  「我……我只是剛好打掃到這個房間,太累了就躺在床上睡著了……就、就這樣啦……白蘭你快放開我……」

  「打掃喔,小綱吉這麼的認真喔!只不過房間都有專人在打掃,不需要煩勞到綱吉的小手--如果讓他變得粗糙可就不好了唷!」

  執起綱吉的白皙透嫩的篠手,在手背上輕輕的落下一吻。開始舔玩綱吉的五根小指頭……

  「嗯嗯……白蘭,不要……嗯哈……放、放手……唔嗯……」

  「小綱吉真是不聽話,看來要好好的懲罰一下!」

  把懷裡的人兒一把抱起放在肩膀上,並且往床頭的方向移動……

  「不、不要……放我下來,白蘭……啊啊……」

  為了擺脫白蘭的紮固,綱吉胡亂似的擺動手腳……見狀,白蘭便伸出大掌往綱吉的雙丘輕撫,讓肩頭上的人兒一陣的微顫……

  這種情況,讓綱吉回想到第一次被白蘭侵犯的時候……那個時候的他並沒有完全的被沖昏頭,只是很茫然。到現在仍然清晰記得白蘭那天是怎麼樣的對待自己,如何半強迫的讓自己向白蘭所求、渴望和求助……

  「不聽話的人,就要接受懲罰。這就是家族裡面的規定,只是用在綱吉身上,就會有點不同嘍!」

  慢條斯理的脫起綱吉的襯衫與褲子,無視綱吉的微弱抵抗,脫下綱吉身上繁瑣衣物,也脫起自己的繁瑣衣物!!

  「好了,就讓綱吉好好的親.身.體.驗一下懲罰吧--」

  說玩,便覆上綱吉那雙緊閉且被咬的微弱出血的潤唇,用舌頭強行打開綱吉的唇。迅速的深入綱吉的口中,與綱吉的舌頭舞動起來……雙手被桎梏著,任由身上的人用所謂的『懲罰』來褻玩自己的身體……終於得到滿足似的放開綱吉那紅潤到滴血的雙唇,清楚的看到在兩人之間所拉起的銀色水線。綱吉大口大口的喘息著,而始作俑者卻沒有停手的跡象,繼續的從脖子、胸前、腰部一路留下自己痕跡與水痕,這樣的舉動又是惹來身下的人一陣發顫,也一路走到最禁忌的地方!

  「都變成這樣了,綱吉對不起唷,都是我不好!讓你這麼的難受--」

  看著綱吉的玉芽已經腫脹成一種不可思議的顏色和大小,白蘭彎下身子,讓綱吉的玉芽完整的含入自己的口中……

  「啊啊嗯……哈啊……啊嗯……啊啊……」

  早已經成受不住半點刺激的玉芽,被白蘭這樣的含入口中,已經來到臨界點了……

  「白……白蘭,我……我忍不住了,啊啊啊--」

  受不了刺激的綱吉將身體往後仰,並享受著白蘭所帶給他的快感……

  「啊……啊……」

  強烈的快感所帶來的後勁持續存在著,讓綱吉止不住顫抖……眼前的黑幕的範圍也開始變寬廣了。

  「嗳,別真的昏過去,綱吉!現在開始才是『懲罰』的第一步唷!」

  「嗚嗯……」

  眼角已經裝滿淚水,只差沒有潰堤而已……使不上半點力氣的綱吉任由白蘭處置他……

  「首先,我要先處罰這裡!」

  「啊啊……不要咬,哈啊……啊啊嗯……」

  「再來,就是綱吉可愛的肚臍!」

  「嗯哈……啊啊……白蘭,真、真的……不要了,啊啊……」

  「再者,就是綱吉美麗的大腿嘍--」

  「呀啊啊……啊啊啊……哈啊……不要,住……住手呀啊啊……」

  「最後,就是綱吉那.可.愛的嫩穴了!!」

  「嗯啊……不、不要了,真的……啊啊啊……白蘭,求你……哈啊啊……退……退出去……啊啊……」

  幾近潰堤的淚水一直在眼眶裡面打轉……如果不是他的主人一直在強忍著,恐怕現在已經哭得不成人形了吧……

  「還.沒.喔,可愛的綱吉,現在……才是『懲罰』的重點唷,也是我最喜歡的步驟。接受他吧--」

  「啊啊啊……啊啊……白、白蘭……嗯啊啊……白蘭……」

  身後的小穴被白蘭那非人尺寸的碩大擠入,濁白色的腐水從兩人交合處留下。很諷刺,剛好成為白蘭猛烈抽差時的潤滑劑……緊緊吸附著白蘭的碩大,深深的吞忍著……一次又一次的頂入,都讓綱吉萬分難耐!!

  「哈啊啊……白……白蘭,再……再多給我……我還要……啊啊……」

  「看來,『懲罰』不是那麼的重要了,不過往後只要小綱吉犯錯,我還是一樣會『懲罰』唷,綱吉--」

  「啊啊……哈啊……再……再深一點……啊啊啊……」

  口無遮攔的說出許許多多令人羞恥的言語,無法抬起自己得手摀住自己的嘴巴……只能夠緊緊的攀附在白蘭那厚實的肩頭!





  這是『懲罰』嘛……或許只是個變了調的『懲罰』……

  一種甜蜜的『懲罰』--!


《完》


第一次覺得我是個變態呀Q口Q

請各位叫我變態吧(吶喊(被拐後拖去輪迴)

再說,數學課已經變成我發揮靈感的時間ˊ3ˋ(混帳,要專心上課啦)

又說,這一篇雖然讓我發現我是變態,還寫得很順= =+


最後……

感謝觀賞ˇˇ也讓大家的耳朵受傷聽我說一大堆廢話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洛惟斯 的頭像
洛惟斯

用思考代替發問

洛惟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