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糖有
※骸被我寫成有點變態,請食用小心(逃)








  「喔呀!綱吉穿上這種套裝,也別一番風味呢!」

  「別別別、別鬧了……!!」

  「綱吉別這樣嘛,讓我看看也無妨呀!」

  「夠了,骸你這個變態--!」

  「變態啊,或許也不錯呢,綱吉想不想要體驗看看被變態撲倒的感覺呢?」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聲從霧之守護者的房間內傳出,隨即便看到綱吉氣呼呼的從房間內走出來。而房間裡的人悄悄的抬起左手撫摸方才被綱吉毫不留情的在左臉上留下的紅熱巴掌痕跡。隱約看得到,還帶著些許的邪笑--!

  「綱吉,真可愛吶!」

  「下次絕對要你穿上!」

  暗自的竊笑,隨後也步出霧守的房間,往會議室的方向走去。

  一進到會議室,就感受到一股殺氣直逼骸而來,是嵐之守護者所散發出來的。因為在開會之前只剩下霧守沒有到場,門外顧問要綱吉去把六道骸叫出來開會,只是綱吉去了這麼的久回來時還臉紅脖子熱,不用想也知道在霧守的房間裡發生了甚麼事情了,雖然只差綱吉沒有撐扶著腰出場……

  「你這個混帳,為什麼要讓十代首領這麼難堪呢?!」

  「好了獄寺,他們只不過是打情罵俏而已啦!別管那麼多了!」

  『打情罵俏--??』

  獄寺在自己的內心重新覆頌一次山本剛剛所說的話,越想越生氣,完全不能認同--!

  「你這個棒球笨蛋,你知道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嗎??」

  「知道啊,他們在玩夫妻遊戲啊!」

  山本還是不改那天真、隨何的個性,雖然經過了十年的淬練也讓他有著一股成熟的氣息,但是在自家人的面前,最忠實的個性一表無疑。

  「棒球笨蛋,我今天非炸死你不可--!」

  說著,拿起炸藥、點燃,準備往山本的方向丟去之時,被了平阻止了!

  「章魚頭,澤田他會極限的幸福的!所以你不用擔心澤田!」

  『……極限的幸福!』

  『為什麼連這種事都要加上「極限」啊……』

  「在群聚在一起,我就咬殺你們!」

  『為什麼連雲雀學長也要來起內鬥啊--!』

  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獨自吶喊,綱吉無奈的看著眼前快要鬧出家族分裂的情形,無奈的扶額著!

  瞬間,綱吉感受到從門外顧問身上所傳來的殺氣,告訴著綱吉:『家族禁止內鬥,當首領得應該知道吧,在不出面阻止就先拿你開槍!』

  「家族內禁止爭吵和內鬥,你們該不會忘記了吧!」

  就在瞬間,綱吉吞下死氣丸以及戴上手套,進入了超死氣模式!出面阻止即將開打的守護者們!

  「是,十代首領,非常的對不起!」

  「既然阿綱都這麼說了--」

  「極限的澤田果然就是不一樣啊!」

  「草食動物!」

  在守護者們各自的歸位之後,會議得已開始進行……



  會議結束後--



  「蠢綱,這是今天你該要簽署的文件,給我載兩個小時之內內全部簽署完畢,不然就等著吃子彈吧!」

  里包恩從手中放下一大疊的文件後,用自己的愛槍指著綱吉的腦袋!

  「是、是……」

  十年了,依然不敢反抗里包恩!!

  「親愛的綱吉,你在嗎!」

  才剛低頭簽署完第一份文件,就聽到某人正站在首領的辦公室門口外面,只為了見到綱吉!

  因為有著理包恩下達的命令,綱吉不敢違抗,只能夠裝作沒有聽到繼續埋首於文件之中。

  「親愛的綱吉--!」

  又在一次的聽到骸的聲音,這次聲音又變的更大聲,聽得綱吉臉紅到不能在紅了!仍然繼續把頭埋在文件之中……

  「真是得,既然綱吉再怎麼不回應我呢!」

  綱吉抬頭看了一下骸,並輕聲地說了:「嗯!」一個字,讓骸的心靈瞬間受到打擊!

  「綱吉怎麼對我這麼得冷淡啊--!」

  「哇--!」

  「怎怎怎、怎麼突然衝上來啦--!」

  骸的這番動作,讓原本在簽字的綱吉嚇得把自己的名字都簽歪了……

  「因為綱吉都不理我啊,害得我好傷心吶!」

  「我……我不是不想理你啊,而是因為里包恩跟我說要限時兩個小時之內把這些文件簽署完畢,不然的話……」

  「我也很高興骸來找我呀,只是我在真的沒有時間,所以才會……」

  「那這樣,綱吉要怎麼賠償我呢!!」

  「咦!!!」

  「要我再重複一遍嗎,沒問題!綱吉要怎麼賠償我呢,醫療費用可是很貴的唷--!」

  「什、什麼醫療費用啊,你又沒有生病!」

  「這綱吉就不知道了,因為綱吉剛剛傷害到我得心了啊!所以我要獲得賠償吶!」

  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在綱吉的水嫩臉頰一口接一口的吃起豆腐!惹得懷裡的人兒不禁地反抗起來--

  「骸、骸,別鬧了啦,我真的……呀啊啊--!」

  穿在身上的白西裝襯衫被還用力的扯破,白皙的肌膚瞬間觸碰到冰冷的空氣,讓綱吉不住得顫抖與失聲尖叫……

  「綱吉可要好好的賠償喔,不然我不會接受治療的喔!」

  「你你你、你這個變態,快放開我啦!」

  「綱吉怎麼可以這樣對待病人呢!」

  「什麼病人啊,你明明就好得很!快放開啦--!」

  「小綱吉可要好、好、的、幫、我、看、診吶!!」

  「我才不要--!」



  「算了,今天就放過他一次吧。不過晚上可別想把簽署文件這檔事情賴掉喔!」

《完》




真糟糕,被我寫的好歡樂XDDDDDDDDDDD(被摔出去)

話說最近一直在重看黑執事第24集吶,真想說……

小賽巴,真該死得你穿高跟鞋好萌(鼻血)

還有那撲倒謝爾那一幕以及最後的地方也是好萌啊(再噴)

最後的吶一句話:那麼,少爺

我很自動的加上一句:請把腿張開(混帳夠了沒)

小恭彌快把妹妹頭咬殺吧(吶喊(拖走)


最後……感謝觀賞ˇ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洛惟斯 的頭像
洛惟斯

用思考代替發問

洛惟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