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有慎入







  「服、服侍?」

  「對!沒錯,服侍。綱吉願意嗎?」

  「可、可是……」

  綱吉的頭越來越低,莫過於是想要遮掩住自己紅通的臉頰,但也沒有發現。眼前的這名男人,臉上的表情已經漸漸的轉變成為憤怒的表情……

  「看來,還是無法避免的要這樣做,才能夠讓你忘記雲雀恭彌!真不想用這個方法,因為會傷害到我可愛的綱吉吶!」

  「咦!?」

  尚未明瞭骸的意思,但是也不用太花心思去了解,因為綱吉馬上就感受到了……

  骸快速的把綱吉壓向後方的蓬鬆綿被,將唇覆上綱吉的唇。不讓它有任何一點縫隙。

  綱吉的腦袋還無法反應這突如其來的狀況,先是眼睜睜的看著骸快速的吻上自己的、把自己壓向棉被裡,大腦則是足足過了五秒鐘才下意識的要起身反抗,只是這樣都是徒勞無功的!只會更顯得像要讓人欺負、褻玩綱吉!

  綱吉舉起雙手,想要把骸推開。但是卻輕易的被骸搶先一步,用一隻手就把自己的雙手牢牢的制伏在頭上。唇上肆虐的唇;在嘴裡盡情肆虐的舌,用力的刷過每一個地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裡面通過一股電流,酥麻卻又有一股無法訴說出口的舒暢感覺……

  「嗯……嗯啊!骸,不、不要,放……唔嗯,哈恩……」

  骸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情不自禁的抱住綱吉的纖細腰桿,不讓綱吉有一點任何的機會脫逃自己的懷抱。壓在綱吉唇上的力道漸漸的加重,在綱吉嘴裡肆虐的舌也越來越不知節制。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讓綱吉無法使上力氣,也感覺到自己的眼前有慢慢擴大的黑幕直逼自己的眼前……

  無法自主的呼吸,大口大口的想要換氣,終究逃不過被口水嗆到的命運。感覺到有一股更強烈的窒息感像自己襲來。

  察覺到綱吉的不對勁,才願意放開綱吉。

  獲得自由的綱吉立刻嗆咳起來,緊閉的雙眼、被吻腫的雙唇、顫抖著瘦小身軀,看在骸的眼裡,都是讓骸無法繼續保持理性的催化劑!

  「骸,為、為什麼要……要這樣做……」

  「綱吉想知道原因嗎?」

  「唔……」

  「看來綱吉是很想知道,不過想要知道,也要付出代價喔!」

  「綱吉願意嗎?」

  「……」

  「那就,做到綱吉願意回答我的時候嘍!」

  再度的把綱吉壓向棉被裡,順手的把腰間的皮帶抽出,纏繞綱吉的雙手並將另一頭綁向床頭的柱子。這樣就不需要分心的去制服綱吉的雙手。

  「好了,就來讓我好好的享受吧。」

  一隻手正輕輕的按壓著綱吉那粉色小突兀,時而按壓時而吸允著。惹的綱吉一身輕顫……

  「不、不要……嗯嗯……」

  見到這種情景,讓骸一陣邪笑。開始更進一步的往綱吉私密處邁進,為了要聽到更多的哀求、更多綱吉想要哭泣的聲音!心理層面是這樣,說出口的永遠是相反的事實!

  「看來,綱吉可以讓我玩得非常盡興唷!不過,要先澄清一點,不管綱吉你哭的再大聲、流的血再多,我都不會停下手的!」

  「骸、骸,快住手,不要這樣。放……啊啊,不要……啊啊……」

  不等綱吉說完,快速的拖下綱吉的庫子,抓住那嫩跟。快速的摩擦起來。

  過於快速的程序;突如其來的強烈快感,一波一波的打向綱吉的腦袋,下身所傳來的酥麻快感,讓綱吉已經無法繼續保持理制,也漸漸的感覺到自己最後一到的防禦將要背叛自己了……

  理智與快感的拔河,終究會有一方會勝出的。

  骸繼續的把玩綱吉的嫩跟,隨著手的節奏慢慢的加快,身下人兒的顫抖就越明顯。忽然,綱吉感覺到自己的私密處,被骸一口的沒入。比手指操弄還要強烈的快感。濕潤、溫熱的嘴緊緊的包覆著綱吉的嫩跟。

  「哈啊啊……骸、骸啊,不要、這樣……放開我,啊啊……啊嗯,嗯……」

  囤積在眼眶中的眼淚已快潰堤,腦袋裡最後依跟維持理智的細絲,也將斷裂……

  隨那吞吐越來越快,那令人臉紅心跳的淫靡聲也聽的一清二楚。綱吉想要摀住耳朵,不想讓這些聲音傳入自己的腦袋裡。悲哀的是,自己的手已被牽制這了……即將解放的感覺直逼而來,骸加快速度,讓綱吉無法自抑的設在骸的嘴裡。有些則是飛濺到骸的嘴角邊、自己的肚腹上也有一些殘留物……

  「真甜,想不到我今晚的晚餐這麼的美味,也不出我所料。」

  骸將自己的頭移動到綱吉的上方,故意要讓綱吉看到他把自己的液體吃下肚。過近的視覺衝擊讓綱吉臉紅的別過頭去,隨即被硬扳回來,又再度被強吻了一回。直到無法順利換氣才放開綱吉,手指沾上一些透明液體使之潤滑。緩緩的將手移動到初經人事的祕密花園。果然,輕輕的觸碰到就惹的綱吉一陣強烈的顫抖,也惹的骸不禁的微笑起來。

  「呵呵呵,綱吉是第一次啊!看來那個人還沒有完全的碰過你嘛,可真是幸運!」

  稍微吃力的擠入一根手指,不出所料,又是讓綱吉一陣的顫抖。也得到許多甜美的聲音……

  「啊啊,骸……唔嗯……嗯嗯,哈恩……」

  綱吉緩緩的移動自己的腰,因為是第一次,被異物侵入後庭的感覺很怪異,想要移動骸減輕身後的不適感……而骸也等待綱吉的適應,卻也不忘慢慢的抽動停留在裡面的手指。

  慢慢適應了這種感覺,綱吉開始有點欲求不滿,稍稍的搖動自己的腰桿……

  兩根;三根;四根……

  「啊啊,啊……哈啊……骸、骸……啊啊啊--……」

  感覺到綱吉的內壁強烈的收縮,骸也快速的抽出手指,改換那已難耐的碩大分身!不給綱吉調整呼吸的時間,一口氣的往前一頂。

  「啊啊……痛、好痛,退、退出去……骸,求你……嗯啊……」

  聽不進綱吉的哀求,自顧的再度往前用力頂,惹的綱吉無法完整的表達一句話……開始慢慢的徐動起來……

  「唔……嗯嗯……哈啊……不要,啊啊……骸,停、停下……啊啊--」

  漸漸的加快速度,那個地方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只是來回的摩擦幾下,就已經感覺快要把持不住了。而維持著最後一根的理制線思,也早已斷裂。沉浸在歡愛所帶來的快感!

  「骸、骸……啊啊,再、再來……唔……」

  聽到絕對不會從自己口中所說出的一句話,急忙的咬緊自己的嘴唇。

  「別這樣,綱吉!這不可恥,這是正常反應。所以不用害怕!」

  骸停住下身的動作,輕撫著綱吉的紅潤小臉,撫過綱吉的唇瓣、輕輕的吻過綱吉的唇,試圖讓綱吉放鬆自己的僵硬的身體!

  「綱吉放輕鬆!」

  「唔嗯……嗯……」

  骸輕輕的揚起嘴角,抱緊綱吉纖細的腰桿,比方才更加激烈的衝刺、比方才更加強烈的快感,打向綱吉的小腦袋瓜……

  「啊啊……好痛、好……哈啊啊……唔……嗯啊……」

  「綱吉就說出來吧,只有我會聽的到!」

  「好、好舒服……嗯嗯……骸,再給、給我多一點,啊啊……啊……」

  「這樣才對嘛,綱吉!」

  解開綁住綱吉雙手的皮帶,綱吉立即的將雙手搭在骸結實的雙肩上。越摟越緊,口中的呻吟也越來越令人臉紅心跳。

  抱緊綱吉的瘦小身軀持續用力往前頂。一起攀向歡愛的最高境界…


《續》



都要段考了還來發這種文章(笑(你笑得出來嗎

唉!可恨的公司債吶……(哀嚎

我已經非常的有保握,這次的成績會爛很多(公司債嘛(攤手

這篇就當作是我單純想要發洩一下我的怨恨的一篇文章吧(毆死


這次寫H有種感覺,就是快要乾涸、也快要詞藻用盡了(囧

好吧,這方面我會繼續的再進修的(給我慢著


最後……感謝觀賞ˇ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洛惟斯 的頭像
洛惟斯

用思考代替發問

洛惟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