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Un compleanno
※Un compleanno為義大利文,意思為「生日」
※Buon Compleanno同為義大利文,意思為「生日快樂」
※寫不好請砍作者ˊ3ˋ








  『一切的殺繆,只是為了消滅黑手黨』……

  『既然要消滅黑手黨,那就要先從彭哥列開始吶!』



  一切的一切……

  都是只是因為「黑手黨」這三個字……

  卻因為某個人,從此開始改變了他的觀感。

  即使是他最討厭的「黑手黨」!!




  唧、唧、唧--

  6月,正值一步步邁向夏日的月份。雖然還只是半隻腳踏入夏日的頭,卻也已經讓人感受到夏日的炎威!

  「好熱啊--!」

  「當首領的不要發出那麼丟臉的聲音,阿綱。」

  「這跟當不當首領有關係嗎,而且我不是跟你說過了,我不想成為黑手……好痛、痛啊--!」

  一個小黑影從綱吉的背上跳起來,不偏不倚的落再桌子上。身材就像是個小孩……不對,是只有兩三歲小小孩的身材與身高。從他口中所說出來的字字句句都不像是個小孩應有的口氣。

  小孩慢慢的身出一隻手,按壓了下帽緣。從帽子下方,隱約還可以看到他的微笑。他是澤田綱吉的「家庭教師」……正確一點來說,是要讓澤田綱吉學習如何成為一個黑手黨首領的「家庭教師」:里包恩。

  「還是這麼不長進啊!」

  里包恩這樣說著。

  「就跟你過了我不想成為什麼黑手黨啦,為什麼里包恩你總是聽不進去啊--!」

  「吵死了!」

  語畢,伸出右手將綱吉的手反摺到綱吉的背後。果不其然,又傳來一陣綱吉的求饒身。

  待綱吉不反抗才願意放開,整理一下身上的黑西裝,說出早上方才想要跟綱吉所說的話。

  「阿綱,我有事情要跟你說一下,希望這會讓你往後走在路上會多留藝一下周遭。」

  「什……什麼事情啊,幹嘛這麼嚴肅……」

  「蠢綱果然就是蠢綱,因為我還沒有說出來所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聽好了,六道骸他越獄了,從復仇者監獄。」

  「啊,還以為是甚麼事呢,原來……咦,等下,里包恩。你……你是說六道骸!?」

  怕自己的耳朵聽錯,綱吉特地把「六道骸」這三個字的音量放大。

  「不然以為是誰啊,誰有那能耐可以從復仇者監獄裡面脫逃。除了他別無他人,希望你不要忘記他曾經想要對你做些什麼事情,不要同情他。」

  像是下達禁令一般,里包恩用言語來嚇阻綱吉所有的可能作為。

  原因就是因為在戒指爭奪戰之時,「霧之守護者」的戰鬥,出現的是一個女生。雖然髮型、眼罩的位置、那另人忘不了的「笑聲」都讓人懷疑是六道骸。雖然在最後他藉由那女孩的身體「實體化」。不過借用這女孩的身體的真正目的,仍不得而知……

  「那……那他應該還沒有來到日本吧……對吧,里包恩!?」

  「不要什麼事情都問我!蠢綱你也該多學學自己去蒐集情報吧!」

  說完一記飛踢狠狠的踢在綱吉的下巴,又是一個壓倒性的勝利。

  「快去上課吧,想遲到嘛!」

  綱吉吃痛的摸摸自己的下巴,背起書包往樓下走去。

  「那我出門了!」



  「早安,十代目!」

  「早、早安。」

  「唷,阿綱你早呀!」

  「早安山本!」

  「可惡,你不要亂搭十代目的肩膀,小心我炸死你!」

  看到獄寺已經拿起炸藥,綱吉連忙阻止!

  「不行,不能夠在這裡引爆。這裡是住宅區阿!」

  「既然十代目都這麼說了……」

  獄寺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收起他的炸藥,眼神依然是瞪著山本。

  「下回我一定會討回來的。」

  「嗯?好啊!隨時討教!」

  「呿!」



  「哭呼呼!好久不見了啊,並盛中學。還有……彭哥列第十代首領:澤田綱吉。」

  「真不知道他當時為什麼可以打敗骸大人,這隻兔子!!」

  「犬,能不能安靜一點!」

  「啊--?」

  「犬、千種,你們不再吵了。快點去執行『那個計畫』吧!」

  「是!」




  「啊,終於放學了!獄寺因為要去採買炸藥的材料所以先離開了;山本則是要留校練習棒球。希望早上里包恩跟我所說的事情不要發生才好……」

  是祈禱也是期望,在這回家的路途上,能不遇到就不要遇到……

  心理事這麼想著,但是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越是不想遇到,就偏偏會遇到!

  「還是快點回家吧……」

  綱吉快步的走向回家的路途上,邊走邊想事情。一點也沒有發現,有危險正一步步的邁向他,越來越近……

  「你還是一樣這麼沒有防備呢!」

  「咦--!?」

  忽然從自己的身後傳出聲音,像是貝觸電似的跳開並往回看。果然,最不希望發生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想要逃跑的念頭立刻在綱吉的心底浮現,卻沒有任何的思維去執行這個念頭!

  「請你跟我們走吧!」

  不等犬開口,千種推著眼鏡說出他們此行的目的。只要完成這項任務,就可以暫時的不受到「打擾」。

  「咦咦--?」

  「再不走,就只好強行帶你走了。真麻煩。」

  「我、我跟你們走……」

  沒辦法,就是無法反抗。綱吉不斷的再自己的心裡面罵自己,卻是無用的……

  「請你先戴上這個東西,這是他所要求的。」

  千種從自己的口袋拿出一條眼布,不用明說也可以明白,必須要蒙著眼睛進去。

  「然後呢?」

  乖乖的照做,蒙上眼布,等待下一個指令。

  「我會帶你進去的,不過還沒有說拿下之前千萬不可以自己先拿下。知道嗎!?」

  「唔……嗯,知道了。」

  難掩心中的恐懼,努力不讓自己發抖。感覺到自己的手被牽起,帶領著自己往前邁進。

  「我們把他帶來了。」

  「辛苦你們了,你們可以先出去。」

  「知道了。」

  「犬,我們出去吧。」

  半強拖似的把犬拖出房間,輕輕的把房門關上。

  「好了,這裡就剩下我跟你了。會害怕嗎?」

  「……」

  顯然應該是如此,看著綱吉不斷發抖的瘦小身軀,一點也不能理解當初為什麼會敗給這樣的人……

  嘴角微微的上揚,起身走向綱吉的身旁。這樣,已經可以非常清楚看到綱吉因為害怕而緊咬著下唇;不斷發抖的身軀;因為害怕而不敢抬頭……

  『真可愛!』

  骸在心裡浮現出這種想法,不能理解,卻很真實。

  「……為什麼要這麼害怕呢?因為我說曾耀奪取你的身體的關係嗎?」

  字字句句都深重綱吉的最害怕的事情,親自聽到骸口中說出,不由得的更加的發顫……

  「不要害怕,好嗎!」

  聽到不應該從骸口中說出的話句,有點吃驚的抬起頭。卻發現這樣做其實是大錯特錯的……

  「唔嗯……放、放開,嗯嗯……」

  為什麼會這樣,莫過於有人在綱吉的頭一抬起來就馬上的封住他的唇,不讓他發出一點聲音!

  一陣深吻,吻到不能順利換氣、無力支撐才願意放開綱吉的唇。骸輕輕的用拇指按壓被自己吻腫的粉嫩唇瓣,暗自感嘆『怎麼那麼脆弱啊--』

  一把拉過綱吉,用力的抱緊。像是要把綱吉嵌進自己的身體般的用力,不禁讓綱吉吃痛起來。

  「別動,就這樣就好。」

  許久,兩人就這樣一直維持這樣的動作。維持這種姿勢過久的綱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某些地方開始麻痺了。

  『身體……會麻啊……』

  終於願意放開綱吉,兩手抓著綱吉的肩頭。看起來像是要問問題!

  「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嘛!?」

  「今天?」

  「對,就是今天!」

  是什麼日子啊,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既不是日本的重要節日,也不是什麼重大的事情……慢著,難道……

  看到綱吉的臉好像有點恍然大悟的感覺,繼續的追問一次。

  「今天,是什麼日子呢?」

  綱吉深深的吸一口氣,平靜自己的心。大聲的說出這句話……

  「Buon Compleanno!」

  「喔呀喔呀!看來我得到一個相當不錯的禮物呢!」

  伸手將蒙在綱吉眼上的布條拿下,讓綱吉能夠正視著自己!

  「在說一遍吧!」

  「Buon Compleanno!生日快樂,骸!」

  「看來,我可以好好的享用這份得來不意的『禮物」呢!!」

  「咦--!」

  「身為『禮物』的你,可別想逃喔。」

  「……我不會逃的!如果骸希望我這樣的話……我是不會逃的!」

  不管現在是「實體化幻覺」亦或「真正實體」。其實,綱吉自己也很期待這天的道來。原本還擔心會不能夠親自跟孩說這句話,這一句話,是綱吉所學的第一句「義大利文」!

  Buon Compleanno!

  這句話,是第一句學會的,也是讓你第一個聽到的!

《完》


 


這篇,其實我拖了很久才動工的……(笑(去死

早在五月中的時候就開始計畫著這篇賀文,但就是一直沒有「動土開工」XDDDDDDDD(臉皮真厚

很難得的,骸和綱吉在一起我竟然沒有寫出那種場景呀,果然是被淡化了(攤手(不值得提起好嗎

不過在網路上所訂購的東西也應該快送過來了吧(你這樣說有人會知道嗎

訂購的東西這次並不是栗山なつき老師的作品,而是神咲ネム老師的作品

等到東西送來時在來放照片上來吧


最後……感謝觀賞ˇ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洛惟斯 的頭像
洛惟斯

用思考代替發問

洛惟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