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喜歡你
※悲文注意
※前半段是回憶式,有些地方綱吉是第一人稱
※綱吉內心
 

  『綱吉,我也喜歡你喔……』

 

  這是我不曾聽過的一句話……

  我忘不了、我沒有辦法……

  就算可以,我也不願意!

 

 

 

  那是,好久之前的事了……

 

 

 

  『綱吉,你對那些接近我的女生有什麼感想?』

  『都、都不錯阿……那些都是有頭有勢的女生,骸應該都會喜歡的……』

 

  不語。

 

  那天,他問起我這件事情,心好像,不見了什麼東西……我們就像是兄弟般的感情吧。七年前,因為一場意外,綱吉成了孤兒。周遭的親戚朋友都只關心澤田企業的那些錢財,對於只有七歲多的綱吉的生死根本不管。

  七歲進了孤兒院,讀書、運動樣樣不精通,孤兒院的其他小朋友們偶而會以欺負綱吉為樂。只有院長仍然關心綱吉,認為綱吉有可塑的地方。

 

  『綱吉,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順從你的心,跟著你的感覺走。不要懷疑自己。』

 

這句是綱吉離開孤兒院時院長給他的最後一句忠告。

 

 

  偶然的機會下,綱吉在國小三年級的時候遇到了他──六道骸。

  寶石般的紅藍異瞳,還有那醒目的髮型,比自己大一個年級。

  為什麼會遇到他?因為在一堂體育課,老師帶著小孩們熱身完之後,提醒些注意是像就放認孩子們去玩了。

  體育,自然也是綱吉不擅長的科目之一,待解散後綱吉跑到一個不容易被人發現的腳落。自從來這個學校之後,這裡是每堂體育課綱吉必報到地方。但是今天多了一個人。

 

  咻──

  驚醒。

  一顆球剛好打在綱吉身旁的草叢。

  『不好意思,澤田可以幫我們撿一下球嗎?』

  看來應該是不願意走過來,沒關係,幫忙撿球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不過下一刻綱吉就開始後悔了!

 

  『球呢?滾到哪裡去了?』

  『你,就是罪魁禍首嗎?』

  這是第一次和六道骸的相遇。

 

  『呃,對不起,你、你沒事吧?』看到對方左臉有個不甚明顯的球印,就算綱吉在遲鈍,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球,打到他的臉上了!

 

  『快回答我的問題。』

  『是、是,對不起!!』對方應該是不想繼續跟自己耗下去,但綱吉想到的除了道歉還是道歉。

  『你的回答只有「對不起」嗎?』

  看樣子,應該是常被欺負的那種人。

  『唔……我、我是3年A班的澤田綱吉,如果有什麼吩咐請盡管來找我。』低下頭,綱吉努力忍住顫抖的身體。

  『用這種方法就想逃避了嗎?』這是要當我的跑腿小弟的意思嗎?

  挺有意思的。

 

  『4年級的六道骸,有空我會去找你的。澤田綱吉。』把球丟給綱吉,轉身離去。

  見對方沒有要威脅自己的意思,微微的抬起頭,發現球回來了。人卻已經離開了。

  『六道……骸……』

 

  這是第一次他們的相遇。

 

 

 

  「綱吉,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嘍。」

  那次際遇後,骸也算不上每天都到綱吉的教室報到,畢竟骸有自己的社交圈、自己的生活圈。但是放學時間必定會出現。

  綱吉開始每天期待放學時刻的來臨,當時並沒有注意到在自己內心慢慢萌芽的東西。每天最快樂的事情,就是和骸一起走路回家!

  骸的家就在綱吉所住的孤兒院附近,所以讓綱吉有理由可以在這段路程上跟在骸的身旁。

 

  那天,骸不經意的問起『你的父母呢?』

  『我、我沒有父母。』

  『是嗎。』

 

  簡短的兩句對話,是在這條回家路上唯一的談話。

 

 

  後來綱吉被領養了,只是領養人是出乎意料的人,是六道家族企業。

 

  『綱吉好可愛!!』

  一位年輕的小姐第一眼看到綱吉就死抱著綱吉不放猛蹭,剛開始綱吉也嚇了一跳,許久之後也就習慣了這位陌生阿姨的吃豆……的做為。

  『抱歉,讓院長見醜了。我們是想要來領養一個孩子的。』

  『沒關係,沒關係。看樣子她很喜歡綱吉呢。』

  不太意外會有這樣的情形。

  綱吉本身有一種魅力,會吸引他人,無法讓在他周遭的人拒絕他、沒有辦法討厭綱吉。上次就有個路過的小姐,一眼看到綱吉也是巴著他不放。如果不是院長發現,那位小姐也應該不知道他在這裡已經有兩、三個鐘頭了。

 

  『綱吉,來當我的兒子吧。對了,順便嫁給我們家兒子吧,好不好!』婦人堅定的眼神望著綱吉。

  『!!』院長和丈夫驚訝的望著這位語出驚人的小姐、自己的太太!

  『咳、咳,你先放開綱吉,妳會嚇著他的。』怎麼忽然擅自決定自己兒子為來的婚事?

  『沒關係,這代表她應該是真的很喜歡綱吉,呵呵呵。』院長輕笑語。

 

  『那麼,請在這裡簽名就可以了。』

  『謝謝你,有空我們也會帶綱吉回來看看的。』

  不等自己的丈夫辦好手續,婦人已經先把綱吉帶到孤兒院門口,門口外停著一輛黑色轎車。

  『綱吉,這就是我跟你說的那兒子,他叫做六道骸。』

  『六道骸!?』不可思議的從這位婦人口中聽到這個名字,目不轉睛的盯著車子上黑暗的人影。

 

  希望這不會是一場夢。

 

  『原來是你啊,父親他們一直說今天家裡會多一個新成員,原來是你。』

  從骸的語氣聽來,好像有點不太歡迎自己的感覺……

  『骸,怎麼可以這樣對待綱吉呢?』聽出骸的語氣,婦人立即糾正。不過馬上轉換心情,繼續跟綱吉談話。

  『聽綱吉的語氣,好像你們已經認是對方了?』

  『是,我們讀同一所學校,是大我一年級的學長。』

  『這麼剛好啊!這就是所謂的命運的安排嗎?』

  綱吉用不解的神情盯著婦人,不過婦人似乎沒有發覺、自顧自的說著。

  『抱歉,綱吉讓你嚇到了,她就是這種個性,連我的拿她沒辦法呢。習慣就好、習慣就好。』拍拍綱吉的肩膀,要綱吉不要在意新任母親剛才的那些話。

 

  『對了,綱吉應該要叫我什麼呢?』蹲下身子,笑臉看著綱吉。期待綱吉能夠親口喊一聲「媽媽」。

  『媽…媽……?』略帶疑問的句子問出,下一秒立刻被糾正。

  『怎麼是一問句呢?媽媽好傷心啊。』抱緊綱吉,不顧自己的丈夫如何的阻止自己。

  『呃……媽媽。』不得以,只好給一個肯定句。

  『綱吉以後有需要什麼,不要客氣直接說就好。』

  『恩、恩……』好溫暖。

 

  這,應該就是家的感覺吧?

 

 

  七年後。

 

  綱吉和骸都升上了國中,綱吉也依舊住在骸的家裡。依然有當初的感覺,能夠更進一步的待在骸的身邊,這讓綱吉開心不已!

  國小三年級開始在內心萌芽的種子,在綱吉升上國中之後終於明白那是什麼了!

  他,澤田綱吉,喜歡上了骸。

  不過,這是綱吉自己的單相思。

 

 

  而那句話,是讓綱吉開始慢慢心碎的一句話。

 

  『綱吉,你對那些接近我的女生有什麼感想?』

  好痛,好像有什麼東西開始流失了……

  『都、都不錯阿……那些都是有頭有勢的女生,骸應該會喜歡。』這是綱吉當時給的答案。

 

  至少骸喜歡的是正常女孩子。自己是個男孩子,不能幫骸傳宗接代,就算表明了骸也應該會不屑自己的情感吧。忍住就好,讓自己還可以待在骸的身邊……也好,自己還不算真正的失戀。

  這是唯一能接觸你的方法,不想失去他,想要緊緊的抓住!

 

 

 

  意外,總是在人不知情的情況下來報到。

  那場意外,綱吉想忘也忘不了!

 

  那是綱吉剛升上國二的事情--

 

 

  「骸,這是我送你的禮物。」

  「喔。」

  意料之內的回答,綱吉也不奢求骸會有其他的答案。能夠收下禮物,比什麼都開心。

 

  「骸,最近在忙著升學考,很累吧?」聽說最近校長加重了國三們的學業壓力,綱吉擔心的詢問骸最近狀況。不過事實證明是多此一問。

  「一樣,不需要擔心。」輕摸綱吉柔順的髮絲,七年前綱吉加入骸的家庭後,骸就很喜歡對綱吉做出這樣的動作。

  綱吉曾經詢問過骸為什麼喜歡這樣做,當時骸只是隨口回答『因為摸起來很舒服,不討厭。』聽罷,自此之後綱吉也沒有阻止骸這樣的動作,一直持續到現在。

 

  「是、是喔。」綱吉明白自己問了一個白癡的問題。

  「這個,給你的。」骸從學生褲的口袋拿出一個小禮盒,骸的這樣舉動震驚道綱吉,因為這是骸第一次送自己禮物。

 

  打開後是一個類似胸針的東西,看樣子應該是適合帶在西裝上的飾品。

 

  為什麼骸會送自己這樣的東西?

 

  下一秒綱吉將自己的疑惑搖出自己的腦袋,只要是骸送的,對自己來說都是珍貴的!

 

  「謝謝你,骸,我會好好珍惜的。」

  小心翼翼的放回小盒子裡,重新包裝好他,並放在自己的書包裡。

  「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回家吧。」意識到現在已經是黃昏時刻,才想到要快點回家,跟骸一起。

  「恩。」起身,輕拍身子和綱吉一起走在熟悉的道路上。

 

  「欸?不見了!?」

回到家之後,翻開書包發現骸送他的禮物不見了。綱吉立刻發現到書包的一個角落,有個洞。應該是之前不小心被割破的吧,綱吉沒有時間補,時間久自然就忘記了。反正那種大小,不會掉出什麼東西。

  但是卻現在發生慘劇了!

 

  「綱吉怎麼了?」經過綱吉房門就聽到綱吉的慘叫,開門詢問。

  「骸送我的東西,不見了……我、我出去找找看好了!」

  「我在送你一個就好了。」

  「不、不好啦!我去找找看,說不定有機會可以找回來。」奔下樓,穿好鞋子就這樣跑出家門。

 

  「到底掉到哪裡去了?」在昏暗的街道上尋找今天那胸針。

  雖然有路燈的幫忙,但是也非常的暗,讓綱吉只好低頭集中精神尋找。尋找途中曾跑出一隻貓,讓綱吉十足的嚇了一跳。

 

  「原來掉在這裡啊!」

  終於找到了那胸針,小心的呵護在自己的手心上。當時骸說會在買一個給自己,但是買再怎麼多都比不上今天骸親自送給自己時的那份感動,綱吉他不想要忘記今天的感覺。

 

 

  「綱吉!快離開那裡!」

 

 

  好像,有人叫了他的名字。那聲音,有點熟悉……

 

  睜眼。

 

  發現自己被人抱住,抬頭想要看清楚他的樣子,但……他、他是……

  「骸、骸!!?」

  綱吉撐起身子,發現手好像摸到溫溫熱熱的東西。抬起手,這是……血?環顧四周,發現不遠住有一輛車子,難道……骸為了保護自己,被車撞了!?

  「骸你受傷了嗎?要快點送骸去醫院才行!」綱吉緊張的搖著骸的身子,拿出手機撥號叫救護車。

  「綱吉沒事嗎,真是太好了……」

  骸每說一句話就吐出一些血量,讓綱吉緊張的要骸不要再說話!

  「骸,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讓自己流出更多的血了……」緊抱住骸,但是感覺到骸的身子有開始慢慢變冷的現象……

  「一下子就跑出來,綱吉不知道這讓我有多麼的擔心嗎?」抬起手輕撫在綱吉的臉頰上,抹去綱吉臉上的淚痕。

  「欸、欸?骸,在擔心我嗎?」這是真的嗎?

  「綱吉還記得在你國一時我問過你的問題吧,因為我也開始沒有辦法忽視自己的心情了。之所以會問出那樣的問題,只是想要暫時的欺騙自己。」

  「我喜歡你,綱吉。」輕親綱吉的臉頰。

  「還有,對不起我說了那句話。應該,傷到綱吉的心了吧?」

  骸的告白、骸的動作、聽到了在骸的字典裡絕不會出現的那句話,都讓綱吉淚流不止,原來……骸也是一樣的嗎?

 

  「我也喜歡骸,骸!」聽到骸的這番告白,衝擊了綱吉的心。在骸說完的那一剎那,綱吉也接著回答自己七年來所壓抑的情感。

 

  「骸、骸?」骸的身子繼續的變冷,聽到綱吉的答案後骸闔上了眼。

 

  不要……騙人的吧……

 

  骸……

 

  「骸!快醒醒,不要這樣,快張開眼!」

  搖著骸的身子,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綱吉不相信骸就這樣……

 

 

 

  三年後。

 

  綱吉順利的升上高中,並且順利畢業。

  胸前多了一個與畢業服不相秤的胸針,是骸在三年前送給綱吉的。

 

  離開喧嘩的校園,走進一做小神社。繞過神社,後面有一座石階,綱吉走上前去。走到最頂部時,視野瞬間開闊。眼前有一座石碑,刻著「六道骸」的名字。

 

  三年前的那場車禍,讓綱吉無法反應過來,小腦袋接收了骸的告白。骸就這樣離他而去。

 

  「骸,今天是我的高中畢業典禮。在那場車禍之後發生了很多事情。那件事情之後我轉學了,然後一位叫做里包恩的小嬰兒來到我們家,說要把我訓練成義大利黑手黨的首領接班人。很好笑對吧,像我這樣的人竟然會是首領接班人……不過也因此認識的很多人。不知道骸看到我的畢業典禮會有什麼感想。」

  手不自驚的摸上胸前的那胸針,一行淚水輕滑過綱吉的臉頰。

 

  「骸,我好愛你。你聽到了嗎?」


《完》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2月都快結束了###

然後對不起產了悲文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最近有點事情,所以悲文可能會有點多(不過放空狀態想到的也是悲梗啊(掩面)

至於是什麼事情嘛,就不方便說嘍wwwww(噗浪蛛絲馬跡比較多一點)

文章內某些地方則是有透露出自己最近的心聲,在哪就不說嘍wwww


這個禮拜是開學日,不算太忙,只是偶而會需要到圖書館幫忙。

有些同學你們!!!!居然自動放假到三月啊!!!!

我、我也要Q口QQ(娘親巴頭##)


最後,感謝觀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