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請別來問我為什麼是這標題(告非##
 


  自從離開義大利總部的綱吉,回到日本暫時過清靜的生活已經有兩、三個月了。能夠在次重新有著如往年國中時那般的自由,而沒有里包恩緊迫盯人的尖銳,能夠自由自再過的這麼久,連綱吉自己也感到很意外!

 

  不過,無論這次有多麼的順心如意,總是會有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甚至是心中早會有那預料般的無奈……

 

  『綱吉怎麼可以亂跑呢!』

  這是他在綱吉跑回到日本時,忽然出現在綱吉眼前所說的一句話,卻再也沒有下文!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會到日本?」

  「呵呵呵,綱吉真的是很天真呢,都這麼久了還是一樣那麼的好猜。」

  「好吧,不過你應該知道我來的目的不是任務或是什麼聚會。純粹是……」

  「因為親愛的綱吉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啊!綱吉會以為跟過來卻什麼也不知道嗎?嗯?」

 

  想要解釋的話語還未說完,就被那獨裁的男人搶先一步說出來,雖說無理、卻非常正確的說出綱吉的話中涵義!

 

  一直都是這樣,卻無法對他說些什麼,十年……不算短、也不算長,自己的心事在他面前永遠是藏也藏不住的,但是綱吉自己面對他卻無法猜出他心中真正的目的,總是把綱吉把玩於他的手掌心最後淪落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骸,我沒有向里包恩說過你也會跟來,這樣不會擔心到時候回去的時候他丟給你一堆長期任務嗎?」

  「綱吉不需要擔心,我們兩人一起搞失蹤意思不是已經很明瞭了嗎。」思及此時,綱吉的臉上浮現一道紅暈,頭也越來越低、抿緊嘴唇。

  「骸,這裡是公共場所,這些話可不可以克制一下……」

  「怎麼?綱吉在擔心嗎?還是說綱吉要我再說的大聲一點呢!」

  「別……不要這樣……」

 

  六道骸這個男人可是個說到做到的男人,還會變本加厲的玩弄綱吉。現下的綱吉根本就不敢去想像在更後面的事情了,因為那通常都是發生「同一個事件」再等著綱吉,只是時間的長短而以!!

 

  綱吉搖了搖頭,試著把方才在自己的頭腦裡的思想甩出去。就算只有一下子也好,現在根本就不想要去想到「那件事」。

 

  「骸,可以先離開機場嗎?我跟人約好了……」

  「綱吉不想要跟我在一起嗎?」

  「這、這不是那種問題吧!!」

 

  『這男人的腦袋還有沒有其他的東西啊!!!!』

 

  綱吉在心中吶喊著這句話,雖然不可能說出來,也沒有那能力反駁……

 

  為什麼黑手黨首領還會害怕一個部下,或許其他家族的首領不會這樣,但是彭哥列首領可就不一樣了,表面上是個很威風、有威嚴的首領!但是在私底下面對里包恩和這個男人的時候就會顯得是被「欺負」、「被把玩」的小孩!

 

  「那好吧,不過希望綱吉不要忘了我的存在唷!」

  「怎、怎……骸?」反駁的話語尚未說出,已看不到那獨裁的男人的身影。留下滿臉疑惑的綱吉。

 

  「只希望……相隔了十年再次回到日本,不要捅出一堆麻煩就好了……」

 

  綱吉語重心長的論到,因為日本是綱吉的出身國,經由里包恩的「擅自」決定,將日本也納入彭哥列的管轄範圍,管理人當然是首領了。

 

  「唉……雖說日本已屬於彭哥列的管轄,但是可沒有人知道彭哥列這東西啊……真是搞不懂里包恩為什麼要這麼做……」

 

 

 

  幾個禮拜前──

 

 

  『既然要把日本納入管制的地方,那就要好好的給我工作,蠢綱!』

  『我、我…我什麼時候有說過一句要把日本納入彭哥列的管轄之中啊!!!』

  『蠢綱你有意見嗎!就算你沒有說過,不管如何,對你以後私下擅自跑回日本時都有好處!當上首領這麼多年還是沒有成長嗎?』

 

  里包恩將自己的愛槍指向綱吉,逼得綱吉只能認同。

 

  『好、好啦,我知道了啦……我會好好的管理,但是……』

  『還有什麼要求嗎?』

  『意大利和日本兩邊的文化、人文以及種種事情都跟意大利是完全不同的地方,處理的方式也會大不同……所、所以我是希望,可以有一個人幫忙……很擔心會處理不當。』

  『想不到蠢綱某些地方也有了成長呢,這由你自己決定,都已經是首領了!自己的部下的能力還會不知道嗎!』

 

  語畢,將滿臉囧樣的綱吉丟在首領辦公室。

 

 

 

 

  或許……真的有好的地方也是很好,不會在綱吉自己隻身前往時遇到想要暗殺彭哥列首領的人。單方面想是很好,事情總是會有出乎意料的時候……骸那種男人就是最好的例子,綱吉沒有辦法對他下手過重、也無法禁……思及此時,綱吉不經意的臉紅,因為這樣,才會有越來越出乎綱吉想像之外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不管是辦公、還是在「床上」的時候!!

 

  「……真是的……」

 

  綱吉用力的搖頭,想要把剛才所想的事情拋出自己的腦外,會回來日本並不是因為公事,而是私事。四天難得的假期,可是綱吉苦苦求饒里包恩才辛苦得來的,只是如地獄般的過程,完全令綱吉不敢再去想像那一刻……

 

  「唔嗯……還是…先去並盛町看看好了。」

  一時想不到要去那個地方,還是想到了那最初跟里包恩際遇、所有守護者的相遇以及所有大大小小的戰鬥與特訓的地方。

  「啊,還有一個地方也順道去吧。」綱吉輕輕的將食指抵著下唇,像是想起了什麼。嘴角微微上揚。

  「不知道還在不在……」像是沉溺於往事般,閉起眼回想,上揚的嘴角所呈現的微笑,像是個非常幸福的人兒!!

 

  攔截了一部計程車,將行李搬上車,作進了後座。

 

  「麻煩請開往並盛町。」

 

 

 

  「果然,還是一點也沒有變呢!」走在並盛的購物街上,十年的時間,一點也沒有變。真要說,只有幾家店的變換而已!!

  「真是令人懷念!!」漫步在並盛的街道上,循著以前國中時在這裡的記憶,回味著那熟悉的店家的味道。不知不覺走到了某一個地方。

 

  「這裡,是獄寺君和千種第一次戰鬥的地方呢。」第一次的接受彭哥列九代目的命令、第一次做著與自己組織相關的工作、第一次體驗到什麼是「痛苦」。

  「到最後連山本都跑來了,呵呵。」似乎是在沉靜在以前的戰鬥,每到一個地方記憶就如潮水般向自己慢慢呈現。好像……沒有像之前那樣,每當回想時都只有無奈而已。

 

  「啊,是並盛中學!!」忽然發現自己在潛意識之下,走到了並盛中學。那段最具有色彩的「國中生涯」。也是改變自己往後一生的「國中生涯」!

  「還是一樣都沒有變呢,除了增建,都沒有變!」

  「啊,會不會是雲雀學長畢業的時候有對學校說過什麼事情嗎……」

  在國中的時候,雲雀學長在學校、甚至是整個並盛町,沒有人敢反抗一聲,哪怕只是一個小動作。都要在醫院躺上整整一個禮拜才有可能移動辦半邊的身體。

 

  抬起腳步走進校門,獨自在走廊上的「啪搭啪搭」聲音,窮音迴繞。格外清亮。

  「這裡,也沒有變吶……接待室!」第一次與雲雀學長的相遇地點,也是第一次掛彩的地方。雖然因為後來的某些因素所造成的後果……使的雲雀學長開始對這隻所謂的「草食動物」有了興趣,同時也對那身體雖小但體技卻深藏不露得里包恩也有了興趣,雖然曾經被里包恩一擊「K.O」,仍不斷的尋找再戰的機會!

 

  「想不到那時候這麼輕易就被里包恩騙來這裡,卻也因此把雲雀學長挖角來彭哥列的旗下,成為守護者。」

  「最強的守護者」這稱號,並不是無中生有的。是千真萬確,但是雲雀學長本人卻不怎麼在意,有時他自己的行動還會被誤認為不是彭哥列的人……

  「算了,但這樣才是「雲雀學長」不是嗎……」綱吉搖了搖頭說道。

 

 

 

  漫步出學校,潛意識下的往並盛住宅區走去。熟悉的街道、巷角、街上的布告欄,所有回憶一擁而上。走到自家門口,綱吉抬起了頭,似乎是在回味以前的生活……和媽媽、里包恩、碧洋琪、風太、一平和藍波的生活,有苦、歡樂、悲傷……種種情緒!

 

  「還記得,媽媽某天在信箱收到里包恩的信,說要成為我的家庭教師!因為那封信而開始一點一滴的改變了我的人生……」走進庭院,緊閉的門窗說明了此刻這屋子並沒有任何人在。

 

  「不知道現在媽媽,過的好不好……」

  自從綱吉當上了彭哥列十代目,澤田家光,也就是綱吉的父親。帶著奈奈到處的在世界各地旅遊。雖然有父親陪在身邊,不過也在擔心父親的那個性會不會惹上什麼樣的麻煩!!

 

  「只要能過的好就放心了!」

 

  緩緩抬起腳步,離開這熟悉之地。



《續》 


 

這是舊文了,是今天無意之間在隨身碟找到的

發現他可以當作一個新坑耶wwwwww(舊坑咧###眾人強迫重視###)

不過應該會選擇讓他短篇結束,沒有打算讓他變長篇。

當初想寫的感覺現在在來寫,不知道還抓不抓得到啊(汗)

希望還可以寫出當時候想要的感覺OTZZZZ


最後,感謝觀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