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綱設定(對不起我已經廚到不行了(掩面)
※有點悲,請食用注意
 

  一點、一點的拾起。

  一片、一片的拼湊。

 

  最後的最後,會有什麼結果?

 

  被摧毀的美麗圖案,能不能再度展現他的亮麗光彩?

  一切……都是未知。

 

  即便要花上更多的時間、更多的努力,只要能讓他重現,一切都是值得的。

 

  吶,只有我一個人似乎做不來……

  你,在哪?

  大家,又在哪?

 

  我、需要你們。

 

 

 

  「不要!!」

 

  驚醒。

  額頭冒著冷汗,右手高舉著,似乎想抓住什麼。起身環顧四週,熟悉的景象、熟悉的味道,但卻少了一點什麼、多了些什麼。

  綱吉撐起身子,已經……多久了?

  不對,要問的應該是:自己睡了多久了?

  「……」一陣痛感閃過,綱吉抬起右手輕揉壓著右邊太陽穴。

 

  『想出去走走!』

  這念頭瞬間閃過綱吉的腦海裡。起身披了件外套走出外面。裡頭的悶熱空氣令綱吉有點難受,昏沉的腦,很難說自己不會在有那些……不安的想法。

  「唔嗯……呼。」雙手往上舉,伸個懶腰,深吸一口氣,在慢慢的吐出。

 

  「果然,還是外面的空氣比較舒服點!」

 

 

  今夜,仍然好安靜,但燈火點點。

  今夜,那畫面依舊,卻無法忘記。

  今夜,不安的心、不安的情緒難平。

 

 

  「唔……痛!」

  比方才更痛的痛感強列襲來,綱吉難受的把身子微向前傾試圖把疼痛感降到最低:「好、痛!」,急促的呼吸代表著那是多麼刺骨的痛。幾分鐘過去了,痛感開始有慢慢消去的跡象,但至少沒有剛發作時那樣的痛了。「我到底,怎麼了?」綱吉暗忖。

 

  待痛感慢慢消去的同時,以不牽動到病部的姿勢慢慢的站起。微風吹來,沙沙作響的青草聲,好清新、好自然!這陣微風意外的帶給綱吉一股鎮定心神的作用。

  「好舒服。」閉眼,享受著這短暫的寧靜。

  它暫時吹走了綱吉緊繫在心頭的煩惱、它暫時吹走了那些令人無法忘記的痛苦,也吹走了漫天的烏雲。皎潔的月亮因此透出:「月,是這樣的潔淨啊。」

  月光灑落在綱吉身上,漸漸照亮綱吉所在的四周。站在河堤上,綱吉正享受著這過於短暫的清閒。沒有一點緊張感。

 

  「在這啊,怎麼一個人獨自跑出來了?」一道好聽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只是想出來透透氣。」轉身尋找那聲音的主人,因為有月光的關係,綱吉得以看清是誰。

  鮮豔分明的紅藍瞳色,右眼還有不甚明顯的『六』字樣。還有那頭髮,那是綱吉仍在記憶模糊之中記得最清楚的事物,想忘也忘不掉吧?不過對待自己算好,對其他人也是,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自從綱吉醒過來後,感覺到他似乎好像對自己放比較多一點的心思。

 

  對了,自從那之後……我,又昏睡了多久?

  「那個,謝謝你這幾天對我的細心照顧。」算了,這問題,不問也罷。

  對著向自己走來的人輕點一下頭,綱吉不忘要感謝他最近這幾天綱吉醒來後卻暫時無法下床走動的細心照顧。「我不擅長跟人打交道,所以就請你幫忙照顧其他人就是最好的謝禮了。」輕笑回應,不過他似乎也放下擔心自己的心情了。「對了,我好像還沒問過你的名字呢。可以讓我知道嗎?」不想忘記這樣照顧自己的人,想要在往後自己有能力下好好的償還這份恩情。

 

  「六道骸。」簡潔帶過。

  「那,我可以教你骸先生嗎?」

  「隨你,早點進屋休息吧,在外面待久會感冒的。」起身,往身後的小屋走去。不忘提醒綱吉要早點休息,因為綱吉還算是個病人。「知道了。」輕快有力的回答,但是綱吉暫時還不想離開,這時而吹來的微風。好令人心安!

 

 

  一個禮拜過去了,綱吉已經健康恢復了,並和其他人一起重建這附近的家園。自己曾經和骸討論過關於自己康復之後的去向。但因為綱吉自那次昏迷之後就在也記不得有關於自己的事情了!

 

  往後的日子裡,骸開始努力讓綱吉想起自己的記憶,以慢慢誘導的方式讓綱吉想起自己的過往。雖然不是每天都有顯著的進步,但綱吉已經能想起在來到這個地方之前,所擁有的事物還有曾經陪在綱吉身旁的每個人。空白的記憶開始慢慢的被填補起來,雖然現在綱吉能記得的只有一些人和較單純的回憶。

 

  『總覺得,骸先生跟我記憶裡的某個人好像。是錯覺嗎?』

  『應該是與我相仿的人吧,今天就先到這裡吧,過來幫忙一下。』那句話,是綱吉開始憶起過去的記憶時,第一句開口問的問題。大概是記憶還有點混淆所以骸並沒有放在心上。總是用輕略帶過的語氣止住這問題的發展。

 

  「骸先生,謝謝你為我做了這麼多事情。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才好?」

  「說過了,只要能幫忙照顧其他人就是最好的謝禮了。」

  「骸先生每次都這樣說。」綱吉苦笑以對。

  「不然你能想到什麼比這更好的辦法嗎?」伸出右手輕撫綱吉的髮絲問道。

  「好吧,就答應骸先生的要求吧。我也無法放下大家!」給了骸一個微笑,證明自己對這要求沒有什麼不滿。

  最初聽到還說要幫忙他照顧其他人,綱吉自己也是滿腹疑問,不明白為什麼只有這樣的要求?但隨著時間久了,自然也就不去過問了。

 

  「吶,骸先生我們一起出去走走吧。」看著外面的夕陽,綱吉伸手去拉著骸的右手,往外走去。

 

  這是,跟那天晚上一樣的微風。

  「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綱吉緩緩的停下腳步,仰頭望天。

  「綱吉在擔心他們嗎?」

  「因為我現在不是在自己原本居住的地區,所以會比較難得到他們的消息,況且……大家也應該和我一樣是被分散到各個地方了吧?」依舊忘著天。

  聽罷,骸低頭輕親綱吉的頭:「就算消息還沒傳達給自己,綱吉不願意先放下擔憂的心情,好好的努力過著每一天嗎?」

  「也是啦,只是難免會放不下心啊,因為他們也都是我重要的人。阿,當然骸先生也是重要的人之一唷。」不忘補上一句。

 

  已經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應該是骸先生幫助自己回想起過去的記憶那時候起吧?綱吉現在仍不知道自己那時說了什麼話,讓綱吉睜眼時第一個映入眼簾的表情是骸,有點被傷害到心的表情。但隨之就感覺不到了,自此之後,綱吉變的很小心,不讓自己再度傷到骸。

 

  因為是恩人,所以不想要因為自己的無心而破壞。

 

  「骸先生,我可以再次的見到他們嗎?」

  「可以的。」大約可以猜出綱吉現在心裡在想些什麼,應該又在擔心了吧。總是這樣……

  「會花上……很久的時間嗎?」

  「綱吉如果不覺得長那就會不長了。」

  「嗯,我知道了……」語畢,便不語。

 

  持續了好幾分鐘,兩人就這樣站著。望著夕陽,骸撇頭看著綱吉,看著綱吉若有所思的表情,仍在擔心嗎?還是只是想要平撫方才被激起漣漪的心情?

 

  「時間不早了,該回去了。」先行打破沉默的是骸。

  「嗯,回去吧!」

 

  臨走前──

  面著夕陽──

 

  「我會,更加努力的活著。」

 

 

 

  即使現在依舊還是沒有打聽到你們的消息、依舊擔心你們的安危。

  但是我開始不覺得寂寞了、不覺得害怕了!

 

  因為,身邊有著開始支持著彼此的人們、支持著每一位努力克服恐懼並以另一種心情看著全新的明天。

 
  我、會一直努力下去的。


《完》


 

 

這是第一次寫比較現實面的文章,好緊張!!!!!

寫的不怎麼好,到時候如果有買這本子的人請直接跳過這文章吧!!!!

當初還很妄想的想要爆字數,結果還是只寫了這樣(掩面)

看來應該要多加的努力才行啊!!!!


開頭是用比較偏黑執事風格的方式做為開頭,結尾則是保留想像空間,讓大家自由發揮wwwww

然後第一次寫了這麼清純的清水同人文啊!!!!連自己都好意外怎麼會寫的出這種文!!!

因為之前都一直被其他親友吐槽說:不要悲文!(淚目眼望著(所以我想我拖離不了了OTZZZ

可是,我我我、我有很努力的想要後面歡樂點唷Q口Q 但看上去好像是失敗了(抹臉)


最後,感謝觀賞。 

創作者介紹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