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少爺,您該起床了。」
  一道好聽的男中音傳到耳邊,纖細高大的黑影從窗邊走到床邊,床邊放著一台餐車,上面有著一組中國瓷器燒製而成的茶具組。右手拿起茶壺,左手清端起茶杯,將茶緩緩的倒入。


  淡淡的茶香隨之飄出。


  「今天,您想要用什麼樣的早餐呢?」將茶杯再度放回餐車上,高挑男子將右手放在胸前,做出鞠躬的動作。


  「唔……」
  另一道是個稚氣未脫……應該要說聽起來像是十來多歲的小孩子的聲音。似乎是還沒有睡醒的樣子,緩慢的撐起身子,舉起右手輕柔一下眼睛後把手微微的拱起以抵擋從斗大的落地窗所透射進來的光線。


  「呼--哈--,鄉村麵包吧。」
  稍稍的伸懶腰,似乎還意猶未盡的感覺。


  「我明白了。」
  好聽的聲音再度傳出,敬個禮之後繼續開始動作。
  扶著小少爺起身,移至床側。開始打理少爺的服裝。快速的拖下睡衣,並依序穿上穿上內襯、襯衫、外套、褲子、襪子、鞋子。完成一切手續之後轉身從餐車上拿取方才倒好的早茶,遞給小少爺品嘗。並屈膝跪下開始打理小少爺的鞋子繩結,打好之後再站起微彎著腰,打理著胸前領結。


  所有一切如常,但下一秒將會發生的事情,卻是從來不會有過的!
  「吶,這裡,有點鬆呢。」
  小少爺執起右手食指,指著剛打好的領結。
  「我知道了。」


  有點小訝異,為了不讓少爺發現,快速的恢復神情,拆開領結再一次的整理。


  再度打理後,不經意的說:「少爺真是惡趣味呢。」
  「哼。」
  嗤之以鼻的笑聲,並沒有聽進去,而發問者也沒有當做一回事,本來也就不期待少爺會給自己答案。


  「那麼,我先在餐廳等候您。」
  時間不早了,該是去準備早餐的時間了。
  少爺也沒有回答,似乎是心有靈犀,就算少爺不開口,也知道什麼是答應、什麼是不答應,亦或生氣。


  再次的鞠躬,轉身走向房門。


  「咻--」一個小飛鏢劃過空氣。


  「啪!」


  飛鏢被接住了,而被突襲的人、突襲的人皆對這種結果感倒不意外。
  「說少爺有個惡趣味,不乖點成認不是件好事喔,少爺。」
  被突襲的人撇過頭看著仍坐在床側的少爺。


  「喔,是什麼樣的惡趣味呢。」少爺也不甘示弱的回應。


  「今天早上就暫且先玩到這裡吧,等下多的是時間,是吧。」


  「也好,不過倒那時候我也應該沒有那興致的吧,賽巴斯欽。」


  「那麼,我先告辭了。」
  淡笑,退離房間。




  賽巴斯欽‧米卡艾利斯,一名執事。一名專屬於凡多姆海伍伯爵家的執事。


  而他的主人:謝爾‧凡多姆海伍則是一名約十三歲的少年,是凡多姆海伍家唯一的後繼。


  為什麼這樣說?因為三年前一場火災,奪走了許多事情。包括謝爾往後的人生以及對任何事情的看法的改觀。
  所有的東西,對自己有太多的震驚與訝異,對於曾經面對過的變態死神、洗愛虐殺人為樂的天使、一位即位不久的小國王的地縛靈……等等,這一連串的經驗,讓謝爾的體驗倒的事實,太多了!但在真相明瞭之時,自己也獻出了自己的生命、自己的靈魂。
  因為這是與惡魔簽訂好的契約:幫助自己完成願望,直到獻出自己的靈魂為止。


  可對於已經變成,變成「惡魔」的謝爾來說,這些就已經不在是需要去擔心的事情了。而為什麼會變成「惡魔」?這倒是有很長的一段故事可以說明了。


  但是這些過往,謝爾不打算忘記,也不打算重提。既然已經發生了,那就接受吧,就某些方面而言,其實……挺有趣的,不是嗎?


  「好了,今天又會有什麼好玩的事情發生呢!」


  謝爾自道,今天要用什麼心情來面對自己的執事呢。


***


  「少爺今天的心情挺不錯呢。」
  拿起已經空了的茶杯,再添上一杯。
  「阿,因為今天是兩個特別的日子的其中一個日子。」
  「原來,已經到了這一天了嗎。」


  這一天,是謝爾蒂一次死亡的日子,卻因為賽巴斯欽失去契約的時候,謝爾的靈魂被另一位惡魔搶先奪去了。


  『我的少爺……變得只是個空殼了……』


  為了奪回最初那自己所努力培養出來的少爺,那最美味的味道。不惜再度返回人間,將少爺的靈魂取回。
  而陰陽差錯之下,不僅沒有拿回少爺最初的記憶,少爺也只記起在抵達死亡之島前,原來「女王陛下」才是真正的敵人。


  在此之後,記憶就中斷了。


  兩位惡魔相繼爭奪謝爾的靈魂,最後由賽巴斯欽勝出。卻也付出了代價。意位名叫亞洛斯的人,對一位女惡魔簽訂了新契約。當謝爾‧凡多姆海伍在次的甦醒過來時,將會以「惡魔」的姿態甦醒。


  在再度甦醒後,一去不復返的馬車上,謝爾曾經問到:『為什麼要在我做為惡魔甦醒之前殺了我?』而賽巴斯欽也只是含糊式的回答:『因為只是想要確認而已。』而付出的代價不只這樣,因謝爾是在擁有契約的情況下變成惡魔,賽巴斯欽無法取走謝爾的靈魂,只能永遠被謝爾的契約所束縛住,永遠的聽從、永遠不得背叛。
  習慣之後,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現在,還是後悔著第一次執行契約的時候沒有立即把我的靈魂抽取出來嗎?」
  明知故問。
  所以才會被賽巴斯欽說是惡趣味吧!
  「後悔在多也沒辦法取出少爺您的靈魂了,因為少爺變成了『惡魔』的關係,就變成我無法背叛,無法脫離少爺的束縛了。」
  「哦,已經釋懷了嗎,真是掃興。」
  「倒是少爺,都已經離開兩年了,怎麼會突然想要回去呢?」
  那天,少爺再次甦醒,以惡魔的姿態,帶回少爺的宅邸。隔天早上就收拾行李,前往到未知地方。那天,也準備了許多告別小卡和小禮物。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