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惡靈,退散(?)
※歡樂清水向
※對不起12點文更失敗了(掩面奔)


  「我要吸殺你」

  「等等等、等一下啊──!」

 

  輕快的慘叫聲從古堡裡飄出,伴隨著陣陣求饒聲。

 

  「求求你先等一下啦──!」

  「敢違背我的傢伙,都要被我吸殺。」

 

  「咿呀啊啊啊──」

  源源不絕的慘叫聲持續傳出。

 

 

 

  為什麼會這麼倒霉遇到這樣的事情?

  而這一切都要從那天說起……

 

 

  那天亦如往常的,我一樣的被彭哥列村裡與我年紀相仿的少年們欺負,在他們有說有笑的離去,並丟下我一個人後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位自稱「里包恩爺爺」的魔法師,問我是不是就是彭哥列村中最弱小、最沒用的廢柴綱?

  無法反駁,雖然反駁也已經沒有效果,默認也沒有人會說什麼。但是接下來的事情是令我驚訝不已的事實!

  這位里包恩爺爺說我是什麼怪物使者的後裔、說什麼我有重要的使命,說什麼要去打倒接二連三襲擊村子的「吸血雲雀」的使命!

 

  根根根、根本不可能啦!

  我沒有這個能力!

  而且光聽描述,就是一個強到不行的一個人!

 

  我根本就不是什麼怪物使者的後裔啊啊──

 

  『在怎麼拒絕都是事實,乖乖接受吧。』拿起柺杖用力的往綱吉的後腦杓敲下去,下一秒便傳出細小的哀號聲。

  『不用擔心,我會好好訓練你的。』

  『怎、怎麼個訓練法?』綱吉好奇的問道。

  就算我現在是個頭腦清晰的人,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可以被訓練成能夠去抵擋這麼強的人吧!

  里包恩爺爺伸手摸索身上的口袋,好像在尋找什麼東西:『張開你的嘴巴。』

  『像這樣嗎?』不知道他要找的是什麼東西,綱吉暗忖。但還是照著里包恩爺爺的話去執行。

  『把這個吞下去。』

  『唔,唔!?』不知道被塞了什麼東西到嘴裡,還被里包恩爺爺強制的關上嘴巴……更正,是用他的腳用力的踹我的下巴!

 

  『你讓我吃了什麼東西?』伸手進喉嚨,努力的挖舌根,想要把方財吞下肚的不明物體給催吐出來。

  『這是蒙蒙糖果,他可以把封印在你體內的力量給喚醒。』

  『欸、欸──!?』

  『吵死了,這是你的使命,乖乖的接受吧。』再補上一腳,讓綱吉的下巴有個成雙成對的雙腳印。

 

 

  『這裡就是吸血雲雀的城堡。』

『一、一定要進去嗎?可不可以……哇啊!!』

  想要說出口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里包恩爺爺用他的腳踹進城堡。

 

  所謂的「不請自入」也不需麼暴力吧!?

 

  『等你好久了,你就是那位怪物使者嗎?』

  『我我我、我不是!』一秒回絕,誰要跟這麼恐怖的人對抗啊!

  『沒錯,他就是那位怪物使者,他是來打倒你的。』在綱吉後面的里包恩爺爺順勢的補充這段話。

  『才不是,你你你、你聽錯了,我絕對不是什麼你們說的怪物使者!』

  『事到如今,你就出去戰鬥吧!』拿下頭頂上的列恩X,生出蒙蒙糖果,快速的塞進綱吉的嘴裡,並從後面用力的踹一腳。

  『拿出你真正的實力吧,怪物使者-超級阿綱。』

  『我知道的。』

 

  『你們的鬧劇演夠了嗎?』很明顯得不耐煩,快步的往綱吉的方向走去。

  『要上了。』擺好戰鬥姿勢,準備迎擊,但下一秒卻是出乎眾人的意外!

  吸血雲雀快速的從披風裡拿出浮萍拐,由下而上、分秒不差的打在綱吉的下巴,咻的飛出去。

  『明明是個吸血鬼為什麼武器是浮萍拐?』而且是從哪裡變出來的……還沒來的急說出的這句話是綱吉在昏厥過去前的最後意識。

 

 

  「嗚……這裡,是哪裡……」

  迷濛的意識飄移不定,散渙的眼神一時間很難找到聚焦點。下巴還感受的到被狠狠打擊過的痛感!

  應該是已經黑青到會被人大笑的程度了吧……

 

  「醒了嗎?」一道聲音從房間的對面傳過來,這聲音……好熟悉?

  「不回答嗎?不過既然你已經醒了,那就繼續剛才的戰鬥吧。」這聲音,不會是、是……吸血雲雀?

  「等等等、等一下!」綱吉快速的從床鋪跳下來,只差不是連滾帶爬的下床,開玩笑!逃命要緊吶!

  「我要吸殺你。」拿出浮萍拐,漫不經心的往綱吉的所在方向走去。

  「求求你先等一下啦──!」綱吉的臉上寫滿了恐懼,開始退後想要逃離這另人窒息的房間,殊不知自己退後的方向等著他的是一道牆壁。

  「不要過來──!」就算自己的背後已經抵到牆壁,仍不死心的抵抗,貼著牆壁移動身子,盡可能的遠離吸血雲雀的攻擊範圍。

  「小動物還想反抗啊,有趣。」

  「欸,小動物?」

  不懂,完全的不懂啊!為什麼忽然稱我為「小動物」?

 

  「平常像你這種弱小的草食動物,被我看到群聚在一起,我就會覺得不高興。草食動物就是這樣,以為用群聚的力量就可以趕跑想要攻擊他們的人。但這只會更顯得他們的弱小。」

  「但你,雖然是草食動物,卻又有點不一樣。」

  『那你可以直接告訴我不一樣的地方在哪裡嗎?』綱吉在內心的大力吐槽,卻不敢說出。深怕一說出,當下這個地方就是他的墳墓,而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第一個忌日!

  「不不不,你可以直接就把我當成一個小動物就好!」管他我是被分類在什麼動物之下,我還不想死在這裡啊!

  看來還是只有「求饒」這個方法可以選擇了。

  「果然很有趣。」

 

  『……吸血鬼大人您的點我完、全、不、懂啊──!』

  綱吉的內心再度吶喊著。

 

  「就算你想逃走也沒關係,反正你一定走不出城堡外的那片森林。」吸血雲雀嘴角輕微上揚,不仔細觀看根本就看不出來。

  『原來他也會笑啊……不對,這不是重點!』不小心被吸血雲雀的微笑給吸引了,用力的搖頭想要把剛才有『他應該沒有像其他人所說的那麼壞』的這種想法甩出腦袋。

  「森、森林?」怎麼沒有印象?

  「怎麼,被打到失意了?」收起浮萍拐,伸出右手指著窗戶,要綱吉看看窗外的景色。「欸!?什、什麼時候有這一大片森林?明明剛才就沒有這片森林!」

  「剛才沒有這片森林?」這句話成功的吸引了吸血雲雀的注意,從出生到現在一直住在這裡,外面有什麼景色、有什麼動物出沒根本聊若指掌。難到有什麼東西跟著他們一起進來了嗎?

  「吶、你,在到這座城堡前有沒有遇到什麼事情?」似乎摸到一點頭緒了,會有這樣的結果,也應該只有他能這樣做了。

  「什麼事情嘛……啊,在來到這裡之前曾經與一群殭屍對戰過!」『不過要問這個做什麼?』綱吉不解的微撇著頭,但也不敢反抗,從實招來是保命的最佳選擇。

  「你把他們也帶來了啊,也好,剛好有帳沒跟他算清。」

  「誰,誰啊?」把誰也帶來了?

  「領導那群殭屍的人,六道骸。」

 

  『六道骸……?』

  但是……

  「那、那個……這個人的名字聽起來應該是男生的名字吧?但是我們遇到的,是個女生?」難到連進入城堡之前的記憶也失意了?還是該說被竄改了?

  「看來跟著你們一起來的應該是他的手下。」轉身往房門的方向走去。

  「等、等下,你要做什麼?」他不會是要對一個弱小女生動手吧!?

  「去解決他們。」

  真的要這樣做?

  「不行,我不准!」不知道從哪裡冒出的勇氣,綱吉上前阻止吸血雲雀的行為。

  「哦?」輕挑眉,真有趣,第一次有小動物對我反抗。

  「不不不、不管那位女生是不是他的手下,也、也不應該對一個女生這樣做!」既然都已經挺身反抗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反抗到底。

  「果然很有趣。」

  「恩?」綱吉抬起頭,看著吸血雲雀。

  『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你,應該能讓我好好的想受一下吧。」再度從披風裡拿出浮萍拐,輕舔嘴唇。

  「我我我、我到底是哪裡吸引到你了!?」

  怎麼又回到這個話題了?

  我的全身上下根本無一事處,是哪裡吸引到你了?自己的身上沒有一處是值得別人讚賞的缺點,在這種時候卻成了吸引別人的「優點」?

  既然能夠有這麼神奇的轉換,那乾脆順便轉換一下我的其他缺點吧!

  綱吉用力的吐槽自己。

 

  「沒必要告訴你。」露出神秘的笑容,似乎是沒有打算放過綱吉的意思。

  「欸?為什麼?」雖然已經大概猜的到吸血雲雀他不會給自己一個答案,但還是想要出聲詢問。

  「小動物就是小動物。」

  『所以阿……到底是為什麼!!』

 

  不給綱吉反應時間,舉起浮萍拐快速的移動腳步,下一瞬間就已經來到綱吉的眼前。

  「咿──!」根本來不及反應的綱吉,一屁股的往後倒坐在地板上。

  「看來以後會玩得很開心呢!」輕舔唇瓣,津津樂道的說著。

 

  還有以後!?

  慢著我沒聽錯吧?

  不!我絕對不要!

 

  里包恩爺爺你在哪──?


《完》
 



賀文完成wwwww

其實說實在的,本來這篇有著「先欠著」的想法(掩面(被痛毆#)

但後來想想還是不要這樣對待恭彌,於是就把產到一半的修羅稿放在一邊開始產賀文

沒記錯的話是從十點半才開始動工的,所以沒有辦法趕在12點之前完工,對不起!!!!(對眾人土下坐)


說道修羅稿,目前正陷入半卡文的階段啊!!!!

因為目標是三本本子(自己爆料!?)

然後最近又再找工讀,如果正式錄取的話產文時間又會被減少了……

這就是所謂的有得必有失嗎Q口Q

只好努力熬夜補回來了(不是這樣做的啦!!!


就先聊到這裡吧,繼續回去修羅稿


最後,感謝觀看ww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