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譯:清澈如水
※親愛的小月夜的點名文,請笑納(K)
※歡樂向
※預計會做成長篇
 

  一生之中能有多少次這種體驗?

 

 

  「骸大人,這是您吩咐的東西。」一道不失純真的聲音從這位口中所稱呼的「骸大人」的身後傳出。

  「不是已經說了對我不用加敬語嗎?」說了這麼久,看來還需要在加把勁!

  「我,我不敢……」

  「綱吉,你在顧慮什麼呢?」

 

  『其實我也不知道……好迷網、好混亂……』

 

  這是我來到意大利的一個禮拜後了,一個在18世紀左右的意大利。

  剛來到這裡的的那前幾分鐘,獄寺君、山本同學還有了平大哥有說有笑的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有一道黑影飛進我們之中。運動神經良好的山本同學和了平大哥一起接住了他,正打算好好的一探究竟,他開始發出強烈的光芒。我感覺到,有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在拉著我!無法抗拒,那力量實在太過強大,只能任由他把我拉進那到強光裡面!

  隱約之中,好像聽到有人在對我說話『…必須……只有……你了……』

  只有我……什麼?很想仔細聽清楚,卻沒有辦法,那聲音幾乎是細如蚊蚋。之後墜落感再度出現!

 

  再次的爭開眼睛,我、就在這裡了。

 

  18世紀的意大利。

 

 

 

  「好、痛!」綱吉的背部傳來陣陣的痛感,在那到強列白光之中不知道待了多久,終於在遠處看到貌似出口的洞口。隨後被強力的甩出去,來不及反應,就這樣的跌在草地上。雖然是草地,也有比較軟的泥土,但強烈的撞擊力道仍令綱吉感到疼痛不已。

 

  「這裡,是哪裡?」

 

  現在已經不是身體哪裡還痛不痛的時候了,綱吉想要盡快的弄清思緒,並了解自己身在何處。如果這是在日本某個地方那還好辦,但如果是在國外……「如果真的是這樣,該怎麼辦……?里包恩現在也不在身邊……」果然是什麼事情都要靠里包恩的提醒才能有一番作為的綱吉,現下覺得自己以前怎麼沒有更加努力的在里包恩身邊學習?

  「這個時候,還是靠自己吧。」也只能這樣了。

  起身拍拍屁股,綱吉決定先環顧四周,看是否能找到似曾相似、記憶中的東西。

  但是越想要弄清楚,卻越看不清自己身在何種的處境。

  看到四周的景象,並不是綱吉記憶中所熟悉的日本,更看不到有任何一樣現代科技的東西。這、這是怎麼回事!?

  「這到底是哪裡?」

  『難到……我已經不在日本了嗎?』莫名的恐懼感開始佔據綱吉的身心,止不住的發抖,非常希望這裡能有個人經過,因為在這四周走動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綱吉也努力祈禱著經過這裡的人可以好心的告訴他這到底是哪裡。

 

  「沙──沙──」

  一陣草叢竄動的聲音從綱吉身後傳來。

 

  已經崩緊神經的綱吉自然不會錯過這種聲音,快速的跳開並擺出防衛動作。良久卻不見發出這聲音的主人。

  「是我多心了嗎……」也難怪,因為現在綱吉仍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深吸一口氣,要放鬆自己,正準備坐下來的時候,綱吉的身後又傳來一到聲音:「你在這裡做什麼?」

  「哇啊──」從綱吉的頭頂上忽然落下一到聲音,另綱吉著實的被嚇了一跳!

  「對、對不起!」這是綱吉的第一個反應。

  「你是誰?我怎麼沒有看過你?」那性感成熟的好聽男聲再度從綱吉的頭頂上落下。

  「對對對、對不起!我、我知道我這樣說可能會讓你覺得我很奇怪,當我昏迷之後再度爭開眼睛時就發現我已經躺在這裡了。」

 

  這是什麼?身為回答者,綱吉也不經覺得自己這樣說也很奇怪!

 

  「哦?那可以把你歸為『不速之客』嗎?」那好聽聲音再度落下。「不過是錯覺嗎?你,跟某人好像。」「那、那個……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綱吉不管那人所說的話,最重要的還是這件事:我到底在那裡?

  「說吧。」

  「這、這裡是哪裡,可以告訴我嗎?」

  「意大利,18世紀的意大利。」

 

  ……等等!?

  『我現在人在意大利!?』

  『難到我被拉進時光機裡了?』

  一連串的問題開始在綱吉的小腦袋滋生萌芽,有一就會有二,越來越多的問題浮現在綱吉的小腦袋裡。

  「錯覺吧?對了你,看起來像是無家可歸的人。」看著綱吉身上被弄髒的衣服,並稍微打量一下綱吉的身高:『這孩子應該只有十四歲左右吧。』自忖。

  「是、是的!如果可以的話……可以收留我嗎?」既然已經知道自己身在意大利了,這樣會比較好辦一點。但接下來的難題就是要找一個可以安心的「住所」,既然有人這樣問了……那應該可以稍微的厚臉皮一下,詢問能不能借住在他家裡吧……

 

  「可以,不過相對的你要付出代價喔。」嘴角上揚,一點也毫不遮掩。

  那笑容……真不舒服。

  「什麼代價?」綱吉不打算理會那種感覺,不經大腦的回答立刻的接話下去。

  「就讓你在我身邊服侍我吧。」再度的露出笑容,這回似乎更加的讓綱吉感到不舒服!

  「要我服侍你!?」剛即不經懷疑自己的耳朵有沒有聽錯,好吧,最近是沒有好好的清理一下耳朵了,但是還不至於會到把整句話都聽錯的程度吧!

  「要我再說一遍嗎?我要你在我身、邊、服、侍、我喔。」刻意的強調重點字,似乎是想要提醒綱吉不準去忽視。

  「再說簡單點,就是要當我的『男僕』。」又是那種笑容!他的笑容雖然有時候給綱吉一股不怎麼舒服的感覺,而現在卻有一種……深不可測、彷彿想要把自己吸進去的感覺!

  「只是我從來沒有服務過別人,不會介意嗎……」自己根本是笨手笨腳的!在家裡幫母親洗盤子,五個盤子只有一個是好的。這樣的自己,還能夠服侍別人嗎?搞不好才半天就會把自己給攆出去了吧……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我會親自訓練你的。」

 

  等下!!

  就算我再怎麼遲鈍也看的出來,你的地位很高欸!

  那匹馬,那麼純色的白,一看就知道是眷養的,還受到細心的照料;再看看你的身旁,四、五位像是僕人的人們,那根本是服侍你的吧!

  你不是某個大地主,就是某個封建領主!而且還對一個才剛認識不到幾分鐘的人就說出這種話?

  大人,您今天出來所做的休閒娛樂對你來說是不是放鬆的不夠多?

 

  正當綱吉在內心大力的吐槽的時候,那位被綱吉貼標籤的人已經下了馬,大步走向綱吉。

  「請容許我再次的好好介紹,我叫做六道骸。」語畢,並順手在綱吉白皙水嫩的臉頰上落上一吻。

  「等、你在做什麼!」快速的跳開骸的身邊,只差還沒動手。一手擦拭著方才被吃豆腐的地方,另一手用力指著骸的鼻子。

  「我有這個榮幸,知道你的芳名嗎?」

  『……為什麼你要對待女生的敬語來問我?』就算綱吉在笨,也知道那句話裡面所用的詞彙,根本是對女生才會說的!

  「我叫澤田綱吉。」

  「那我可以叫你綱吉嗎?」

  一秒接話。

 

  「隨便你。」已經不想管了!既然已經鑑識到連在做自我介紹時都能吃別人豆腐,接下來還會出現什麼驚人的事情也不會嚇到綱吉了。

  「千種,去拿個適合他的衣服給他換吧。」

  骸口中所說的那位千種,雖然沒有答話,但卻迅速且立刻的處理好骸所交代的事情。「這些,是你的衣服。」將衣服地給綱吉。

  「謝、謝謝,不好意思連衣物都要麻煩你們。」

  「綱吉別在意這些事情,倒是綱吉怎麼會來到義大利呢?」

  「這……我也不是很清楚……」

  就算我回答我是因為被移到強光給強製拉過來的,認誰都會指著我的鼻子大力的笑我吧……

  所以綱吉選擇隱藏事實。

 

  「是嗎?」似乎聽到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骸的表情稍微變化了一點,但隨即恢復正常。「那今天綱吉就好好的休息吧,應該也累了吧。」沒關係,以後多的是時間來詢問綱吉。

  「恩、恩,謝謝!」抓緊衣服的小手正透露著綱吉的感激。

  「這點小事不用謝,上來吧。」

  「欸?上、上去哪裡?」

  「當然是上、馬、嘍。」

  快速的拉起綱吉,並把用自己的雙臂圈住綱吉。

  「還有一件事,綱吉要記得,現在綱吉眼前所見的都是我的領土喔。」

 

  『也太大了吧!?』

  這項事實非常成功的令綱吉差點昏死過去,不過想到自己正坐在馬背上,摔下去可是會傷的不輕。

  「以後有機會我會帶綱吉參觀的。」

  還有以後?

  「等……我不會一直在這裡打擾你們的啊!」

  「我們回城吧。」

  「喂、喂!不要無視我說的話啦!」

  「反正綱吉也去不了哪裡,而且綱吉連大門口在那裡也不知道,要到哪裡去呢?」

  要欺負人也不是用這種方式!!

  「所以啦,以後我們會有很、多、時、間可以好好的相處嘍,親愛的綱吉。」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