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向注意
※因為某些原因,所以此篇分成兩部分發出……(對大家土下坐)
 

  『為什麼要哭呢……綱吉?』

 

  不要再說了……

 

  『骸……求你……』

 

 

 

 

  砰!

 

  「蠢綱想死嗎?」拿著自己的愛槍,抵在綱吉的額前帽。刻意壓低的帽沿下散發出陣陣殺氣。

  「……欸!?對、對不起!」那聲巨響,將綱吉從回憶裡拉回現實。看到辦公桌上多出了一個洞,可見自己剛才有多麼的恍神,如果在不回神,桌上不會有另一個成雙成對的彈孔,而是把洞開在自己的腦袋上。

  「還在想那件事嗎?到底要什麼時候才會忘記。」

  「里包恩你這話,是代表你還在意嗎?」

  「位置就給庫洛姆吧,這麼多年了她也應該可以獨當一面了。」

  「是可以沒錯,但是我不想要這麼做,而且要決定是誰可以接任守護者位置的最終決定者還是身為首領的我吧。」

 

  『不太對勁。』

 

  「如果想要再拿什麼『守護者位置空著會造成其他家族的懷疑』這種理由來說服我,我也不會這麼做的。」

  「當初如果不是里包恩你私下瞞著我給骸那種任務,骸、骸也不會……」壓抑不住的情緒瞬間爆發,綱吉滔滔不絕的說出這幾個月來所壓抑的情緒……還有迫切需要答案的問題。

 

  「我怎麼沒有聽說這件事是因為我造成的?」

  「里包恩你、你不知道嗎?我……我以為……」被里包恩的疑問點醒。

  對了,S級任務或是高死亡率的任務,那都是需要首領和門外顧問的雙重確認無誤之後才能夠發給守護者。

  一定、一定是某個環節出差錯了!

  「何不嘗試去問問他呢?」刻意壓低的帽子看不太清楚里包恩的表情。

  「……我會去問的。」他嗎……?會知道有關於這件事情的線索嗎……

 

  「不管你有沒有去問都予我無關,蠢綱你只要把這些公文趕完就好。」

  依舊是壓低著帽子說話。

 

  那個任務,從綱吉的口中得知是經過他們兩個的確認以及簽名才發出去的,但里包恩開始翻找記憶的同時,不知覺的脫口而出「自己並不知道」的事情。

  沒錯,那是事實,雖然那將近是一年以前的任務,但相關的任務內容、重點人物、注意點、任務時限等卻是一點印象也沒有。

  既然蠢綱說他有看過那個任務,但依照規定的環節走應該會送到自己的手上,但是卻沒有。大概出錯的地方就是在這個環節裡!可這些任務報告書都是由專人親手送給首領和門外顧問的手上,除非是有人把他們掉包了。

 

  雖然都是S級的任務,但也有比較容易完成的任務。簡單點來說,就是低死亡率的任務。這部分除了六道骸和獄寺之外就只有他能夠知道!

 

  「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但是里包恩也不願意刻意去理解或是釐清他,因為這不是他該做的事情。

 

  「蠢綱,這件事該怎麼解決,就看你的決定了。」

  因為,里包恩決定抽手不管。

 

 

 

  「難到……真的是他嗎?」

  在十年前的某天,他說過他也喜歡著自己。但是自己卻沒有明確定拒絕,給的只是模糊的答案。久而久之,自己也忘了,難到他還記著嗎?如今已經十年過去了,如果不是剛才里包恩的那句話的暗喻,綱吉自己也不會再度想起那曾經的過往!

 

  但是在這十年間,和他的關係有時像是親密戀人般、有時像是普通朋友般、有時卻是刻意的迴避!就這樣一直的反覆無常,如果綱吉沒有公開說明和六道骸的關係,和他的應對反應大概會讓旁人認為他們像在推拖,而讓人忍不住想要把他們快點湊成一對。

 

  「真的……是你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