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特典有字數限制,為一千字左右



  無名指,是個很奇特的一根手指,關於它的相關愛情說法不曾間斷過。例如:將雙手合起,分別代表父母、親人、朋友、小孩的四根手指皆分得開,代表在未來的日子裡終將離開!唯有無名指,代表著另一半,他是將守護一生的另一半。

 

  「這些都是我從別人的口中聽來的,綱吉會相信嗎?」坐在草地上開口的人是有著金髮藍眼的年輕男子,開口問向身旁那與他有著極度相似的臉的人。

  「曾經有聽小春說過,不過這也應該代表不了什麼吧!」背對相靠著,那有著與他極度相似的臉的人回答。

  「Giotto你相信?」所以才會這樣問我嗎?

  「好奇,因為這也是我第一次有想要弄清楚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的感覺。」

  「弄清楚?」

  「就是他說的『代表將守護一生的另一半』的意思啊。」

  微笑回答著。

  「唔!」

  可惡,用那種臉來回答別人,根本是……犯規!

  綱吉隱約感覺到自己的臉開始紅熱起來,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頭。眼前這位年輕男子,不是別人,他是彭哥列的初代首領-Giotto。曾經與他見面過兩次,但不是以這樣的實體見面的。

  第一次是在十年後的未來裡,為了要測試自己是否能繼成彭哥列;第二次則是在現代,為了要得到所有初代家族的認同。但是不知道為什麼,Giotto居然可以用實體亦或幻象的方式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不過聽他說也可以只讓特定的人看得到自己。

  那時當綱吉對優尼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也只能說從沒有這樣的情形發生過,但未嘗也不是件壞事。所以如此這般,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但是真正的原因,只有綱吉自己知道,綱吉暗自竊笑,幸福的笑容。

  可也不是壞事……吧?

  是吧……應該……

 

  「綱吉怎麼了?」注意到綱吉似乎想到出神了,開口喚聲。

  「沒什麼,只是想到,如果那時候Giotto不能用現在這樣的方式出現在我面前,現在會是什麼樣的未來。」

  「會很在意嗎?」伸手輕撫綱吉的褐色髮絲。

  「只是,有點不太真實而已。」

  「那麼,就讓他變得更加真實吧。」語畢,輕輕的在綱吉的前額吻一下。

  「對了,那怎麼會跟無名指有關係?」怎麼好像還沒有回答最初的問題。

  「綱吉覺得那另一半是誰呢?」

  「Giotto不會想說是你自己吧……」那為什麼還要特地繞一大圈?直接切入主題不就好了?

  「不能嗎?」改以燦笑來作為回答。

  ……

  …………

  怎麼好像感覺到Giotto的背後有一堆愛心和小花在飄?

  嘛,算了!

 

  「那麼Giotto你也想再說,我這無名指的大空戒指,也代表著『那個意思』嗎?」舉起自己的左手,看著套在無名指上的彭哥列大空戒指苦笑著。

  似乎是沒有想到綱吉會丟出這樣的問題,Giotto稍微震驚了一下,不過隨即恢復神情:「我沒有那個意思喔,但如果綱吉想要『那個意思』的話,也是可以的喔。」

  「難到是因為我提起那相傳的事情,所以綱吉才會這樣想的嗎?如果是的話,我也很樂意接受的。」

 

  等等,怎麼感覺好像自掘墳墓了?

 

  「婚戒嗎……也不錯呢……」Giotto抬頭望著藍天,若有所思的說道。

  怎麼又突然感傷起來了?

  不過……

  「那Giotto接受嗎?」將頭輕輕的抵在Giotto的肩膀上。

  「恩。」輕聲應答,伸手繼續輕撫綱吉的頭髮。

 

  應該是接受的意思吧。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