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躺在床上的綱吉,臉上的表情不是痛苦、也不是擔心,而是說不盡的無奈。從外面被人用公主抱的方式帶進這個房間,而一進房看到的是位於正中間,那很明顯就是King Size的床,還有那純白潔淨的床單!更讓綱吉確認,這個人的地位不低!

將綱吉輕放在床上後立即要千種請醫生來看綱吉的傷勢,並要裡面唯一的一位女性僕人拿冰袋過來。

不到幾分鐘的時間,醫生來了,坐在床邊開始檢視診斷綱吉的傷勢。

 

「看樣子應該是韌帶受傷了,關節地方也有點發腫,保險起見休養個半個月吧。」這是醫生下的定論。

「半、半個月!」

「還有就是盡量避免使用受傷的腳,盡量躺在床上療養吧。」

「……我知道了。」

半個月……所以意思是我必須要躺在床上這麼久了嗎……

「沒造成大礙真是太好了。」聽到綱吉只是扭傷,雖然要躺上半個月,但沒有造成更大的傷害已經是很幸運了。終於放下心中的石頭,轉身跟醫生到謝:「謝謝您百忙之中抽空過來。」

「不會的,這是我應盡的本份。那麼我就不繼續打擾了,請務必記得要讓他好好的躺在床上休息。」

「我會謹記的」語畢,並輕彈了手指:「千種,送客。」

「醫生這邊請。」

 

送走了醫生後,骸轉過身看著躺在床上的綱吉:「幸好不是什麼嚴重的傷勢,綱吉要記得下次別再從馬背上突然的跳下去。」

「我知道了……」剛才已經學到教訓了。

「那麼這半個月的時間裡,就由我好好的照顧綱吉吧。」

「欸?不、不用麻煩啦,我、我自己就可以了!」

還沒嚴重到需要各方面都要別人的幫忙,換藥還可能需要,但其他地方就真的不需要了!

「綱吉只需要在床上好好的養傷就可以了。」

別擅自把我說的話消音啊!

綱吉再度無言,我錯了……為什麼我在那一瞬間會有「你很溫柔」的錯覺……

「時間也不早了,晚點就是晚餐時間了,到時候我再好好的重新自我介紹並順便介紹其他人。」看了一下窗外,橘紅色的天空說著夕陽西下了。

「如果綱吉無法走過去的話,要在房間裡吃也可以喔。」

「沒關係的,這點路我還可以的。」不想要太多事情都由別人來幫忙解決。

「庫洛姆你先留在這裡照顧綱吉,晚點再帶他去餐廳。」骸說的那位「庫洛姆」是有著一頭紫色的頭髮的女性,有著和骸相似的髮型。

「是。」庫洛姆輕聲答應。

「那麼綱吉,我們晚點見。」臨走前,不忘關心一下綱吉。

「……」

不想接話!我不想接你的話!

 

房間內只剩下綱吉和庫洛姆,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也不知道開說些什麼。房間內安靜到連一根針掉下去都聽得到。

綱吉決定先打破這到沉默。

「那個,你好像叫做庫洛姆對吧?」這是剛才骸對她叫的名字。

「是的,請問首領有什麼吩咐?」

「?」聽到庫洛姆對自己的稱呼,愣住了。

「那個……為什麼要叫我「首領」呢?」明明自己只是個普通人,而且對你們來說是個外人,為什麼要用「首領」來稱呼?

「因為你是骸大人重視的人,而且也很溫柔。」這是庫洛姆的解釋。

「但是為什麼我是骸所重視的人?」不是這樣的吧?

「就是這樣,並沒有錯。」庫洛姆用堅定的眼神看著綱吉。

「好、好,我知道了。」意外的,綱吉感覺庫洛姆在某些方面算是……固執吧?

「那我可以問,為什麼妳的髮型跟骸一樣?」這是綱吉另一個疑問。雖然在自己的那個時代,也有一位同樣叫做庫洛姆的女性守護者,她的髮型也跟那時代的骸一樣,只是聽說那髮型是因為犬的傑作。

「這是……」庫洛姆有點難以啟齒的感覺。

「啊,如果不能說的話也不用勉強說的。」糟糕,好像問了不該問的事情了……

「骸大人,是我的救命恩人。」庫洛姆接續著尚未說完的句子。

「妳的救命恩人?」有點感到意外,因為在自己那時代的骸,別說救命恩人,搞不好連幫忙別人都是不可能實現的吧!

「恩!」綱吉隱約看到庫洛姆的臉頰上浮現微微的紅潤。

「那跟髮型有什麼關聯呢?」好像跟救命恩人沒有什麼關聯。

「恩……」庫洛姆沉默了。

是在考慮要不要說出來?還是沉靜再回憶裡?

不知道。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綱吉也不好意思突然打斷。

「首領也餓了吧,差不多該去餐廳吃飯了。」

「喔、喔。」應該多少還是有一點戒心吧,還是等到庫洛姆願意自己說出來的時候再問比較好吧。

 

 

※   ※   ※

 

 

第一眼見到這房子時,只有見過表面而內部並沒有很仔細的看過。也難怪,因為自己是被人家抱進來的,而且因為身高差所間接造成的高度,讓綱吉是縮在骸的懷抱裡,雖然當事人並沒有察覺到。

在庫洛姆的帶領下,往餐廳的路上也讓綱吉見識了一番!房子內部的華麗裝潢不說,眼前所見的藝術品,即使不了解製作他們的藝術家是誰也看得出來那些都是華美極致的藝術品。

該慶幸自己已經被嚇到產生免疫力了嗎……

 

「那個,庫洛姆……那位骸,是不是一位身份地位很高的人?」

「骸大人現在是公爵的地位,但骸大人的影響力足以左右這個國家。」

「是喔……」用看的就有隱約查覺到骸是個很有地位的人,但沒想到地位高的足以左右一個國家!

「其實骸大人並沒有很在意這些,骸大人曾經跟我說,這些東西都是隨時可以捨棄的東西。」

「所以是把這些當作玩具來看待嗎?」

「恩……我也沒辦法說些什麼,這個要親自去問骸大人比較好。」

綱吉並沒有接話下去。

或許,可能就是這樣吧。

「餐廳到了。」庫洛姆打開一扇門,並說明著這個房間就是餐廳。

「謝、謝謝。」連忙到謝,其實綱吉還不知道該怎麼和他們應對。

「其實首領可以不用那麼拘謹的。」

「因為還不太熟,也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所以……」綱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首領請進吧,骸大人已經在裡面等了。」庫洛姆也靦腆的笑了一下,紅潤了臉頰。

「綱吉快進來吧。」一道男性的聲音插入綱吉和庫洛姆他們兩人的對話之中。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