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骸大人等很久了嗎?」

「還好,剛到而已。」對著綱吉露出足以殺死幾卡車的少女的微笑。

「綱吉快過來吧。」並用手指著自己右手邊的座位。

「不是坐在這裡嗎?」庫洛姆提出自己的疑惑,照裡來說,第一次見面或是跟主人不熟的客人,都不會把座位安排在主人附近。如果是像綱吉這樣突然來訪,又是身分不明,應該是與主人相對望而坐。

「沒關係,因為綱吉是特別的。」再度露出那殺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特別?』為什麼我是特別的?

「對了,差點忘了。」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突然站起,邁步走向綱吉。

「怎、怎麼了?」

「讓我來帶領綱吉入座吧。」語畢,並伸出右手,意識著要綱吉把手搭在他的右手臂上。

就算綱吉還沒有學過西餐的種種禮儀,但這麼明顯的動作,再遲鈍也都該知道了。

『我是男的欸!怎麼把我當成女性來看待?』

綱吉露出無奈的表情,眼神很明顯的表達出「我、不、要!」這三個字。

「呵呵,建議綱吉還是快點早點習慣比較好喔。」

『早點習慣?為什麼?』難道你已經擅自決定要把我留在這裡了嗎?不然要我「早點習慣」是什麼意思?

「首先,綱吉要把你的左手放在我的右手臂上。」骸邊說邊做動作給綱吉看。

「欸、欸,別擅自……」

「再來,就是領入座嘍。」無視綱吉想要反抗的聲音,繼續進行下一步動作。

「到了自己應該入座的位置上後,基本上都是從左方入座,後面會有僕人幫忙拉椅子,不過現在嘛……」

一邊說著一邊告訴綱吉該怎麼做,但是說到一半被突然截斷的句子,引起了綱吉的好奇。

「現在怎麼了?」已經站在骸所說的位置了,因為被截斷的句子想要聽清楚,不禁回頭看了一下骸。

「就由我來幫忙綱吉拉椅子吧。」淡笑,拉開椅子。

「不、你、你剛才不是說這些都是僕人會做的嗎?」沒有想到骸會這麼做,很出乎意料,而方才的淡笑,也成功的讓綱吉在心理產生了某種反應。

「我說了算。」

果然……

 

 

稍微折騰了一下終於就座,看著桌上標準的西餐擺盤方式,令綱吉冒出另一種冷汗。綱吉稍微的看了一下,至少有三附刀叉、一隻湯匙!在盤子的上方也有一副刀插;左手邊有個小盤子和一把刀;在看看右手邊,雖然沒有看到刀叉了,但是那三種不同的高腳玻璃杯,也令綱吉冒了冷汗!

 

怎麼辦……根本不會用啊……

只知道餐巾紙,是要放在膝蓋上的……

只好等著出糗吧……

 

正當綱吉面對著無數餐具苦惱時,坐在自己的左手邊,也就是這個莊園的主人開口說了話:「雖然還不算是正式的,但綱吉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擺盤吧。」

「恩……」只好現學現賣了……

「既然是第一次,那也不熟使用方法吧,綱吉別在意當自己家就好。」

這才是令我在意的地方啊!

「等有空的時候再親自教導綱吉吧。」一秒下結論。

綱吉根本來不及反駁。又是擅自決定了嗎?

還有哪個地方,是沒有吐槽到的?

「綱吉怎麼了嗎?」

「沒事……」綱吉輕搖頭回答。

第一道菜上來了,沒記錯的話西餐的第一道菜好像都是……開胃菜吧?

綱吉膽戰心驚的拿起一隻叉子,開始食用。

在食物進到嘴裡的那一瞬間,綱吉才知道自己有多餓了!也難怪,因為從中午開始就沒有吃過東西,又經歷了各種事情,讓綱吉忘卻的肚子餓的感覺!直到碰到食物才知道,自己已經餓成這樣了!

「好吃!」綱吉小聲的說道。

「綱吉能夠喜歡就好,好吃的話就多吃一點吧。」其實骸並沒有什麼在食用。

「趁這個時候順便來介紹一下其他人吧。」語畢,對著站在旁邊待命的僕人們招了手。

 

站在骸旁邊的僕人,總共有三位男性、一位女性。

「這一位是千種,另一位則是犬。」前者綱吉已經大約隻到是誰了,而後者,有著一頭金髮,給人的感覺是有股很野性的感覺。

「關於他們的職務的話,簡單點來說就是千種專管內部、犬則是專管外部,也就是接待的意思。」

「至於庫洛姆的話應該就不用介紹了吧。」

庫洛姆的話就知道了,方才在往餐廳的路上還有小聊了一下。

「廚師的話,則是這一位。」骸將右手食指指向方才才進來的一位女性。

「媽媽──?」綱吉突然喊了出來。

「恩?」被綱吉稱呼為「媽媽」的廚師,用不解的表情看著綱吉。

「啊不好意思,我、我認錯了……」唔啊!真想找的地洞鑽下去!

為什麼?因為那位廚師有著和綱吉的媽媽-澤田奈奈,極度相似的臉龐。

「沒關係啦,時常有人把我認錯為他們所認識的人。」

似乎也沒有太放在心上。

但是第一印象就這麼尷尬,以後要怎麼辦……?

「她叫做奈奈。」

「欸?」

不只臉一樣,連名字也一樣?

以後直接稱呼這在未來也是自己母親的名字,感覺好奇怪……

「師傅──你怎麼忘了我呢──」一道青年的聲音傳出。

「其實不介紹你也沒關係的。」

「師傅你太過分了──」

好熟悉,這種語尾會特意拉長音的人,在綱吉的印象裡只有一個人……

「他是我的徒弟,弗蘭。」

「請多多指教──」

「你、你好。」

綱吉第一次見到弗蘭,是在自己的那時代在往後十年的時空裡見到的。

那個時代的弗蘭,帶著一個青蛙造型的帽子;而這個時代的弗蘭,沒有帶著任何一頂帽子。雖然臉龐依舊相似,但是不戴帽子的弗蘭看起來,也挺可愛的。

 

大致上都介紹完了,前後加總起來只有五個人在維持這樣一座大宅。挺不容易的吧!

恩……說到職位,好像忘記了什麼東西?

「啊對了,今天早上骸不是說什麼,要我當你的「男僕」之類的事情?」綱吉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應該有跟綱吉解釋過了,就是在我身邊親自服侍我的意思喔。」

「但是我又還沒答應,而且我也不會答應!」

「我已經決定了。」

「你、你別一直善自幫別人做決定啦!」

「那就還是要回到原點,綱吉要怎麼回去?離開之後又能做什麼?」

「這……唔……」綱吉被打的體無完膚,雖然骸他是笑笑的詢問自己,但那殺傷力絕對不低!

「綱吉要不要說說看?」

「好、好啦!我就留在這裡可以嗎……」

這根本是強迫別人嘛……

「至於綱吉的問題,等一會就會知道是什麼樣的工作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