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澤田綱吉他這一生中從來沒有這麼後悔過。

 

為什麼?

因為綱吉現在正在跟某人對峙!

是什麼?

因為他要直接對綱吉做示範!

示範什麼?

竟然是……洗澡!

 

這種事情不需要示範給我看──!

 

但是提出此事的人,卻一點也不以為然。

「綱吉快過來啊。」看著綱吉的反應,真的覺得綱吉好可愛!

「我不要──」

「那要我親自過去嗎?」嘴角勾起好看的笑容,這表情在現在綱吉的眼裡是比什麼都還要可怕!

「不!你不要過來!」綱吉立刻反駁。

「綱吉真是的,不過來的話要怎麼示範給綱吉看呢。」故作傷心的搖頭。

「這種事情不需要示範吧──」綱吉嚴重懷疑這個人的腦袋裡到底裝了些什麼!

「綱吉這樣真像個堅守貞操的女生呢。」

 

『趴嘰──』

綱吉感覺到有東西在他的腦袋裡瞬間斷裂、爆發。

 

「我不是女生!而且我也不要為了這事情當你的模特兒!」

綱吉決定用吼回去的方式,但是綱吉不知道這番作為卻是自掘墳墓。

「千種,你覺得現在要用什麼方式才能讓綱吉乖乖聽我的話呢?」

「不知道。」千種推了推眼鏡,並不想回答。他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地方。

「吶千種,來幫我一個忙吧。」

「是。」

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你、你們在討論些什麼?」

從剛才到現在,就看到骸在跟那位名叫千種的人談論事情。但是因為綱吉距離骸有些距離所以聽不太清楚他們之間到底在說些什麼。

於是綱吉決定要靠近一點。

「那、那個……?」

沒有聽到回應,也還聽不到他們的談話內容。

那就再靠近一點。

再往前走幾步路。

「你們在討論什麼事情?」綱吉再度開口詢問。

 

突然一個轉身,抱緊。

「唔啊──!」

「在討論著,該怎麼樣才能讓綱吉自動靠近我。」

「你、你……」氣結到說不出話,綱吉努力掙扎著,並沒有注意到千種臉上掛著的是無盡的抱歉與嘆息。

「今天早上雖然已經抱過綱吉一次了,但是現在才真正感覺到,綱吉的身子好柔軟好舒服的感覺。」

感覺到抱著自己的那人,正用他的臉頰輕蹭自己的身體。

微微發癢的感覺油然而生,令綱吉更加地想要逃離他的懷抱。

但是無論怎麼掙扎依舊無法脫離,只好放棄,綱吉放鬆自己的身子。

感覺到懷裡的人兒不再掙扎並有放鬆的跡象,便一把抱起。

「綱吉該洗澡嘍。」

「等、放我下來,我自己可以洗!」

「放心,只有我跟綱吉而已喔。」

「問題不在這理啦!」綱吉怒吼著。

「千種先生!」綱吉決定求助於另一位。

「欸?千種先……生?」名字的主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房間。

千種先生,請您不要拋棄我啊!請快點回來!

我需要您──!

「綱吉快放棄吧,而且要習慣的東西多的是喔。」骸告訴綱吉這悲慘的事實。

抬頭望著骸,綱吉用一種極度不領情的表情看著骸:『這種事情能不能不要是習慣?』

「綱吉身上這麼髒,要好好的洗乾淨才行。」

「放我下來啦!」

再度忽略綱吉的反抗,走向浴室,並直接踹開浴室的門。

眼前所見的,是廣大的浴室,有點像是西式和日式的綜合體。正中間有一座浴池,地板的磁磚、牆上的磁磚用的都是高級大理石。

但是現下的綱吉沒有心情去好好的欣賞他們!

「拜託你聽人說話啦!」

綱吉已經喊到喉嚨有點乾了,綱吉非常懷疑,為什麼這個人就是不願意聽自己說話?

走進浴池邊,才將綱吉放下,手腳並用的將綱吉牽制住。

看到演變成這種情況的綱吉,思考著:『要反抗嗎?算了我贏不過他;不反抗?但是又會讓他得逞!』怎麼想,最後吃虧的還是綱吉自己。

 

綱吉突然感覺到一陣涼意經過自己的身子。

回過神才發現,他居然已經開始再幫自己脫衣服了!

「等一下,這種事情我、我自己來就好。」綱吉連忙出手制止。

「沒關係,綱吉只要乖乖站著別動就好。」

什麼叫做沒關係?關係可大了好嗎!

「還是綱吉想要體驗另一種脫衣服的方法?」

「恩?什麼方法?」

還有什麼方法?綱吉倒是很想要知道。

「綱吉先把兩隻手舉起來。」

「這、這樣嗎?」綱吉照著做。

「然後呢?哇啊──」

上衣突然被快速的抽離自己的上半身!

「就是這種方法喔。」始作俑者笑著回答。

綱吉雙手環抱於胸前,滿臉驚恐的看著骸。

並暗自的下定決心……

絕對不要對骸提出的事情產生好奇!

 

 

許久之後,綱吉和骸終於走出浴室。

或許是泡的太久的關係,綱吉感覺到腦袋非常昏沉。

「綱吉還好嗎?」

綱吉轉頭狠瞪,會變成這樣到底是誰造成的啊?

因為在洗澡時,骸堅持要幫忙綱吉洗澡,雖然他本人說那是示範。

如果只是示範需要一直讓自己繞著浴池跑嗎?

就在那樣的一來一往之間,在綱吉感覺到頭昏的時候終於選擇放棄,讓骸執行那所謂的「堅持」。

然後他們又在浴池裡泡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才導致現在綱吉變成這個樣子。

「綱吉應該累了吧,早點休息吧。」

「恩……」說實在的,綱吉覺得如果沒有人跟他說話超過一分鐘的話,會立刻睡死在這裡。

畢竟今天已經經歷太多、太多的事情了,腦袋已經接受了但免不了還有一些小地方沒辦法順利的轉過來。

嗚……頭好重……

 

「綱吉別睡著喔。」

「恩?抱歉……」原來自己想到一半睡著了嗎?

「看來綱吉是真的累了,我陪綱吉回房間吧。」

「沒、沒關係啦,我可以的。」

「綱吉別忘了現在還是病人的身份喔。」

差點忘了……

「雖然綱吉不願意,但還是要盡量避免使用到受傷的那隻腳比較好喔。」

原來你也會體諒別人?但是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

搞不清楚……

但是病人的身份是不爭的事實,還是不要勉強好了,不然加重病情就不好了。

「那、那就麻煩了。」

「但是不需要用抱的方式吧……」有氣無力的吐出反抗聲。

因為就在綱吉說完之後,骸二話不說直接橫抱起綱吉。

「放心,我不會對綱吉做出什麼事情的。」

「你是指什麼?」

「綱吉可以不用知道的,至少現在不是。」

「現在不是?」所以以後會有機會知道嗎?但不知道的話也罷。現在只想……

走了一小段路,來到骸為綱吉安排的房間,開口輕聲喚到:「綱吉,你的房間到嘍。」

沒有反應,仔細看了一下被抱在懷裡的人兒,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

紅潤的臉頰,微微起伏的胸口,安穩的睡著。

開啟房門,走進房間,同樣的床鋪。

輕輕的將綱吉放在床上,蓋好眠被。

並在綱吉的額頭清落下一吻:「晚安,親愛的綱吉。」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