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早上。

「唰──」的一聲,被拉開的窗簾進而透進來的陽光,訴說早晨的到來。

「您該起床了。」一道男生的聲音傳進綱吉的耳裡,喚醒綱吉。

「呼哈……千種先生早安……」綱吉睡眼惺忪的從床上爬起,很想再睡一點回籠覺。

「這是您的衣服,請換好之後到餐廳使用早餐。」將衣服整齊的放在床邊,並告知綱吉換好之後可以去吃早餐了。

「千種先生這麼早起?」看著窗外刺眼的陽光,估測現在應該是早上七點左右。如果現在千種先生來叫自己起床,那他應該是在這時間之前起床的。

「一直都是。」輕嘆了一口氣,回答道。

「是喔……哈哈……」好像問了一個蠢到不行的問題。

「那麼先告辭了。」千種鞠個躬,轉身離開綱吉的房間。

「這是……我來到這裡的第一個早晨……」

看著窗外,綱吉這麼說著。

 

不知道在原本那時代的大家過的怎麼樣?

現在應該是很著急的在尋找自己吧?

媽媽也應該很擔心吧?

好想念大家……

不知道里包恩是否找到能夠讓我回去的方法了嗎?

 

太多、太多的疑問,依舊想要得到解答,但是現在也沒有辦法一時之間就解決了吧……

「以前,以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呢。只是不是回到過去,而是去了未來!」

那一次是因為十年火箭砲的關係,讓綱吉等人去了一趟未來。在綱吉的回憶裡,那些在未來度過的每一天,有好有壞,還得到了新的戰鬥力。

「現在的感覺應該是當時一樣的吧,好不真實的感覺。」

輕嘆了一口氣,呆坐在床上。

不知道過了幾分鐘,綱吉一直維持同樣的動作,久到讓人以為綱吉已經出神了。

「該起床了。」

小聲的提醒自己,對了,好像還有人在餐廳正等著自己去吃飯。

都忘了!

但是是他的話,可以不要過去嗎?

應該是不行……

綱吉反駁自己。

「希望今天,能夠是個好起點。」

 

 

「綱吉怎麼好慢呢。」

「抱歉讓你等這麼久。」

「快坐下吧,早餐都要涼了。」

「恩。」

坐在位置上後,看了一下餐桌上的早餐,綱吉發現除了前方一大籃的可頌麵包之外,有的就是一杯espresso咖啡。這……就是所謂的義大利早餐嗎?

好……精簡……

其實多吃點麵包的話,還是可以有飽足感的,只是不習慣罷了。

看來要習慣的東西真的很多、很多……

「綱吉的第一個晚上睡得安穩嗎?」骸出聲關心,因為綱吉昨天說過自己是第一次到這種地方,所以很擔心綱吉會睡得不好。

「還好……大概是因為昨天太累的關係,所以很快就入睡了吧。」綱吉承認,昨天晚上的記憶只到自己洗完澡走出浴室,被骸強硬的抱起而且他本人堅持說要親手把綱吉送回房間!

記憶就到此中斷。

應該就是在那個時候,因為太累而睡在骸的懷裡嗎?

雖然不想承認,但那是綱吉第二次感覺到,這位骸所帶給自己的感覺,那溫暖幼安心的感覺。

「是嗎,綱吉能睡的好就好了。」骸稍稍的放下心臟中的一塊石頭。

「謝謝你。」

「恩?綱吉說了什麼?」

「謝謝你,讓我留下來。」

「這是應該的,不用謝我。」

伸出右手,輕撫綱吉的頭髮。

 

這位骸,真的感覺……不一樣。

 

 

吃完了早餐,骸跟綱吉說因為有事情要辦所以今天大概沒有什麼時間會出現在宅第裡。所以把綱吉交給千種他們照顧,並且再三叮嚀不要讓綱吉自己四處走動,避免傷口會惡化。

「我會注意的啦,所以骸你不需用擔心。」最後綱吉受不了了,自己親口跟骸做保證。

這樣可以了嗎?

「既然綱吉都這麼說了。」那就可以稍微安心的去工作了。

「骸大人請慢走。」庫洛姆輕聲鞠躬並送走骸。

「那個,骸是不是一直這樣很關心別人?」待骸離開餐廳後綱吉提出了這個問題。

「怎麼可能!」犬是第一個回話的人。

「……」千種伸手推了一下眼鏡,並沒有多說什麼。

「其實……」第三個說話的是庫洛姆。

「難道不是嗎?」

「……」三人不語,互相對看。

「唉呀,小綱你們在討論些什麼呢?」不知道甚麼時候來到餐廳的奈奈棲身湊進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第一個說話的依舊是犬。

「來看看小綱有沒有好好的把食物吃完啊。」

小綱……不只動作、聲音、表情,連叫我的暱稱也跟媽媽完全一模一樣!

「那個,昨天來不及說,您煮的東西真的很好吃!」

「小綱別這麼客氣,喜歡就好,下次可以多吃一點喔。」

聽到有人這樣的讚美,動作表態的依舊有禮,卻掩飾不住高興!

「不像骸,從來不說些什麼,不論是大餐或是簡餐。」

「他不常這樣嗎?」

「該怎麼說,其實骸他呢……不知道由我來說正不正確,骸算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種人。」

「原來……」

……原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