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Ricordate il cuore 義大利語,譯:謹記著心
 


「所以從昨天開始骸大人的那些反應都是以往絕對不會出現的。」這次開口的是千種。

「是喔……」

「但是骸大人其實並不壞的。」庫洛姆立刻接話,堅定的眼神看著綱吉。

「我、我並沒有那個意思啦!」綱吉連忙解釋。

「首領會慢慢了解的。」這是庫洛姆在餐廳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之後就被攙扶著回到自己的房間。

 

 

「在首領的腳傷恢復之前,骸大人吩咐我要好好的照顧首領。」

庫洛姆害羞的開口。

「那就不好意思麻煩妳了。」綱吉也禮貌的回應。

「那個,庫洛姆,我可以問你一些關於骸的事情嗎?」

「欸?如、如果是我知道的事情我會盡量的告訴首領的。」

「骸,真的是那樣的人嗎?」

「首領的意思是?」

「因為千種說,只有在我來到這裡的時候,骸才開始有了變化?」

「雖然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首領,如果只是認識表面的骸大人就會感覺是個很冷漠的人。」

「恩……那可以說成是不受世俗干擾的那種人嗎?」

「要說骸大人城府很深也可以的。」

「欸、欸?我沒有那個意思……被說是城府深,這樣感覺,有點討厭……」

「那麼,首領是怎麼看骸大人的?」

「這、這個嘛……」

自己是怎麼看待骸的?不知道……

有時候還是會把他錯以為是跟自己那時代的骸是一模一樣的人,雖然已經知道他們兩個人不一樣的地方,但難免還是會有影子重疊的錯覺。

「我不知道……」

「對不起我不該勉強首領的。」

「不、不會的啦,恩……應該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明白,因為也才剛認識嘛,哈哈……」

綱吉傻笑著:『好丟臉。』

連綱吉都覺得自己的回答,太過於敷衍。

其實心裡已經有個底了,但是要不要說出來,不知道,因為時機不對吧?

「首領一定可以發現骸大人溫柔的地方的。」

「恩。」綱吉輕點頭。

「就先這樣吧,如果首領有需要的話……」庫洛姆走向床鋪邊,指著一條垂放在床頭上的細線。

「就拉一下這條線,我會盡量趕過來的。」

「我知道了,謝謝你庫洛姆。」綱吉微笑了一下,答謝道。

「恩。」靦腆的回禮。

「那麼首領,我先去忙了,有需要的話可以拉那條線沒關係的。」

「那我就不繼續打擾了。」

 

 

目送走庫洛姆之後,剩綱吉一個人在房間內。不知道該做什麼事情,好無聊,但是又不能隨便亂走動。

「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呢……」

綱吉的目光開始瀏覽房間內的擺設,看到了離床鋪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書櫃。

「那就只好看書來打發時間了。」

慢慢的將腳放在地面上,慢慢的走向那書櫃。

「好多書!」

隨便抽了幾本書,慢慢的走回床鋪。

但是綱吉卻忘了,他人現在在義大利!而不是在日本!

「看不懂。」翻了幾頁之後,才想到自己還看不懂義大利語!

不過還好其中有幾本是抽到了日文的翻譯本,所以才能看的懂。大多都是小說、劇本,很有深度,綱吉也似懂非懂的看著。

「這個是?」

突然看到書與書之間夾著一本非常老舊的本子,從外觀來辨別應該是一本筆記本,被塞在那裡應該是不想被別人發現吧。

他成功的吸引了綱吉的注意,放下手邊的書,伸手去拿那本老舊筆記本。看著封面,已經殘破不堪,還有一些新的打洞孔,重新穿線牢固那本筆記本。

這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吧,不然怎麼會這麼重視!

綱吉小心翼翼的翻開筆記本的封面,看到第一頁上面寫著「Ricordate il cuore」(註)

因為看不懂所以也不知道開怎麼唸,只好把他記下來,繼續翻到下一頁。

 

 

從來沒有想過,因為無意之間看了這本筆記本,會影響到綱吉往後對於自己未來的決定。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