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今天,綱吉起的特別早。
  「已經是……第幾天了?」
  曾幾何時,綱吉開始不去注意自己已經待在這個世界多久了。綱吉的腳傷也在庫洛姆的細心照顧下復原的相當快速,現在綱吉也正在努力學習關於貴族的一些規定和禮儀,也努力成為一個好的貼身侍者。
  「啊,我該起床了。」
  看著時間,再不起床,可是會……
  快速的梳洗完畢,換上量身訂做的侍者服,小跑步的走向骸的房間。
  打開門,聽到細微的呼吸聲,代表骸還在睡夢之中。
  輕輕的將門闔上,走向窗邊,將窗簾打開。
  深深的吸一口氣:「骸、骸大人,該起床了。」
  擔任這個職位只有兩、三天的時間,還是不怎麼習慣這樣的叫人起床法。
  有時候這位主人,還會拿自己開玩笑!雖然當事人完全不這麼覺得!
  
  沒有聽到任何起床的聲音,決定再出聲一次:「骸大人,請您別再賴床了。」
  還是沒有任何回應,綱吉輕嘆了一口氣,想到骸曾經對他說過的「注意事項」。
  『可以的話,真的好不想這麼做……』
  因為……
  「那個骸,再、再不起床的話……」
  沉默了一下。
  啊──我說不出來啦──
  「就會怎麼樣呢?」從棉被裡伸出一隻手,將綱吉攬入柔軟的床鋪上。轉過頭,臉上的表情盡是寫滿了「期待」兩個字。
  骸調整了一下身子,變成半倚靠在床頭上,並讓綱吉躺在自己的胸懷裡。
  「綱吉要不要說說看呢。」
  低下頭輕蹭綱吉。
  「我、我不要!」
  綱吉開始掙扎,但卻是徒勞無功。
  骸稍稍的圈緊抱著綱吉的雙臂。
  「綱吉不說的話我就不起床喔。」
  「不要就是不要啦──」
  使勁身體的最大力量終於掙脫了骸的禁錮。
  「綱吉還是這麼可愛呢。」
  「……」臉紅。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綱吉對於這句話總是沒有辦法很順利的反駁回去。
  「總、總之,骸大人您該起床了。」轉過身子背對著骸。
  「不是說了只有綱吉不用對我用敬語嗎?」
  「我、我並不想要特立獨行,所以我跟庫洛姆他們一樣就好。」
  「綱吉是在擔心什麼呢?」
  「我並沒有在擔心。」
  「那麼,綱吉可以告訴我是在顧慮什麼嗎?」
  骸放輕身子,慢慢的靠近綱吉。
  「也沒有在顧慮什麼啦……」
  只是無謂的堅持吧,我想……
  「那麼綱吉就不要這麼堅持無謂的東西喔。」直接從後抱住綱吉。
  「唔啊──你、骸你不要這樣!」
  骸突如其來的動作,讓綱吉反應不過來,停頓了幾秒才想到要掙扎。
  「因為綱吉傷到我的心了啊,所以綱吉要補償我。」
  「你根本就沒有吧!」
  每天早上幾乎都要上演相類似的戲碼,本人不覺得煩,綱吉倒是覺得快被煩死了!
  
  吸氣──吐氣──
  「骸大人您再不放開,就別怪我了。」綱吉下最後通牒,這也是最能讓骸停止下一步發展的萬用句!
  「好,好。一切都聽綱吉的。」不捨放手。
  綱吉暗自的鬆一口氣。
  其實那個「最後底線」是並不存在的,只是綱吉為了要讓骸快點結束每天早上都會上演的事情而想出來的。
  骸應該是知道的吧?但是綱吉也不願意自己去戳破。
  「今天早上會有綱吉親手製作的早餐嗎?」
  ……還是戳破比較好是吧?對吧?
  
  
  ※   ※   ※
  
  
  「骸大人,外面有您的客人。」正在享用早餐的時候,千種傳了這個消息進來。
  「是誰?」骸臉上明顯的表情變化,訴說著他很不高興有人現在來打擾。
  「對方說是「primo來找他。」,骸大人就會知道他們是誰了。」千種老實的回答。
  「是他們嗎?」放下吃到一半的麵包,靠在椅背上陷入思考。
  想了片刻後開口問到:「他們還有說些什麼嗎?」
  「就只有這樣。」千種輕推一下眼鏡。
  『大概覺得這也是一件麻煩事吧。』綱吉偷偷的看著千種,自忖。
  「那就請回吧。」
  「這、這樣不太好吧?」
  「我知道了。」
  同意與不同意的聲音此起彼落。
  「綱吉為什麼認為不好呢?」
  「因、因為就這樣拒絕別人,不是很不禮貌嗎?」
  「管他的,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跟綱吉一起吃早餐。」
  「骸你不要又無視我說的話啦!」
  
  現在在吃早餐的兩人,是正坐在椅子上的骸,以及……被無視掙扎、努力想要掙脫的綱吉。而且綱吉的椅子是特別的,因為那是骸的大腿。
  因為在骸進到餐廳坐到位置上準備享用早餐前,將綱吉叫了過去。正當越來越靠近骸的時候,綱吉被一把拉過,就這樣變成了這種姿勢。
  甚至還開口問自己:『這椅子坐起來的感覺不錯吧。』
  為什麼臉皮可以這麼厚?
  是天生的?還是後天的?
  八成是天生的!
  
  「骸別這樣玩弄別人了,這樣會造成別人的困擾的。」
  好熟悉的聲音!而且不久前還聽過這個聲音!
  「居然不請自來了,而且我也沒有那些必要。」
  「如果你是這樣想的話,那到時候可就別怪我們了。」
  又是另一個熟悉的聲音!
  綱吉想要逃離這個現場,不是因為做錯什麼事情,而是現在他們依舊是維持那樣的姿勢!骸不用說,因為他一定不在意,但是綱吉可是相當的在意!
  「快放開我。」不論怎麼掙扎、反抗撼動不了骸,綱吉只好選擇向骸屈服。
  「如果今天晚上綱吉願意跟我一起睡的話我就放開。」
  忍耐、忍耐!
  理智線請你撐住,如果你先投降了就會如了骸的意!
  「這位是?」
  「恩?你在說綱吉嗎?」
  在這之前,骸巧妙的將綱吉轉向另一邊,也就是現在所呈現的──綱吉背對他們的姿勢。
  「這樣的話那位綱吉,要回答我們的問題的話也沒辦法看到我們吧。」
  「說話的時候眼睛要看著對方以表示禮貌,對吧?」
  骸只好老大不爽的按照他們的要求。
  綱吉終於得以一窺他們的真面目,因為如果只是聲音相像,就沒有那必要去花太大的精力去求證。
  「咦──?」
  綱吉的食指用力指著站在自己對面的兩人。
  
  「初、初代首領?初代霧之守護者?」
  「難道你知道些什麼嗎?」
  「啊,不是……那個……」
  「綱吉你也認識他們嗎?」
  「該、該怎麼說才好……」
  「就、就是……呃……」
  綱吉擅自展開良久的沉默。
  
  「綱吉私下再慢慢跟我說吧,不急著現在說出來。」
  「……恩。」
  「你叫做綱吉對吧?」他問道。他有著與自己極度相似的髮型,而髮色是金色的。
  「是,沒錯。」
  「我可以看一下掛在你脖子上的東西嗎?」
  「是說這個嗎?」
  綱吉從上衣裡取出掛在脖子上的,彭哥列戒指以及匣兵器。
  「你怎麼會有這個?」
  「咦?怎麼了嗎?」
  「不好意思了骸,綱吉先借我們一下。」
  那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說完便不等骸的回覆擅自先把人帶離開餐廳了。
  「千種和庫洛姆你們過去打聽看看。」
  「知道了。」兩人齊聲答道。
  待千種他們都離開後,骸稍微卸下了平時武裝的表面,現在臉上透露出的是哀愁。
  
  「綱吉……」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