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他們在走廊上一直來回尋找能夠當做最佳問話的地點,也不會被骸偷聽的場所。
  終於選定了一個房間,推開門,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所有動作並立刻鎖上門。
  「在這裡他應該不會來偷聽了吧。」初代霧之守護者說道。
  「他也應該沒有什麼興趣來聽。」初代首領立即反駁回去,轉過身看著綱吉。
  「不好意思讓綱吉受到驚嚇了,我在這裡至上我的歉意。」
  「呃、不,完全不會的,別這樣。」
  從來沒想過初代首領居然會對自己這樣子!
  雖然這些都是基本常識,但是被自己的祖先,自己的曾曾曾祖父這樣對待,任誰都無法即刻的反應過來吧!
  「那麼請讓我重新介紹一次,我叫做Giotto。他是我的朋友,叫D.斯佩德。」
  「你好,我叫澤田綱吉。」
  「Giotto你直接切入正題吧。」綱吉發現斯佩德在叫初代的本名時有點生疏的感覺,但是隱藏的很好,即使不小心念錯也能自然的掩飾過去。
  「但還是要先問過綱吉的意見啊。」Giotto反駁回去。
  「綱吉願意再讓我們看那枚戒指嗎?」
  「可、可以啊。」
  應該是發現到了吧?因為彭哥列戒指就是從這個時候,這一代開始傳承下去的,一直到綱吉這一代,往後也將會繼續的傳承下去。
  只是在同樣的時空裡出現兩個相同的東西,可以嗎?
  之前看電影,那些看起來很有知識的人都會說相同的東西但是不同時代的話是無法共存的。
  不知道那種說法適不適用在現在的情況?
  「我可以問綱吉這是從哪裡得到的嗎?」
  「這個嘛……」如果說我是你未來的孫子,戒指則是從你開始傳承到我這裡的話,你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某個人送我的,至於是誰我也記不得了。」
  綱吉選擇說謊,怎麼感覺來到這個時代變得很容易就說謊?以前不會這樣的……
  同時綱吉也看到Giotto露出不解的樣子,果然是祖孫嗎?這麼快就看出不對勁的地方了?
  「綱吉應該會很想要知道為什麼我們突然對你有興趣嗎?」
  「可以的話能告訴我嗎?」
  「這個,就是原因。」Giotto從披風裡拿出一個雕刻極精緻的木盒子,並將盒子打開。裡面所放的,就是彭哥列戒指,分別對應七個屬性:大空、嵐、雨、晴、雷、雲、霧。
  但是,Giotto現在所持有的戒指,是最原版的彭哥列戒指。這副模樣的戒指綱吉理所當然爾看過,因為在未來的戰鬥時,是寄宿在戒指裡的彭哥列初代親自解開的枷鎖。可現在的樣子,則是經過塔爾波爺爺使用「彭哥列的『罪孽』」所升級而成,專屬於彭哥列十代家族的戒指。
  說是戒指,不如說是裝飾配件比較妥當。但是也不得不承認,他們很有型。
  
  「或許是我弄錯了,因為綱吉的戒指,我感覺到有跟這彭哥列戒指一樣的感覺。」
  「大、大概相似的感覺吧……」
  如果說現在我身上所擁有的彭哥列戒指,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模樣,我該誠實回答說「這是用你的血所製作而成的。」的答案嗎?
  這樣你會不會就不留下那一管血?然後在未來的我,也就是現在的我,就會沒有了現在這副模樣的戒指嗎?
  但是綱吉更想問,這些戒指到底是從何而來?
  「那我可以問這些戒指從哪裡來的嗎?」
  「這一盒戒指,我也很想要弄清楚他是從哪裡來的。」Giotto這樣回答。
  「因為自從我知道有這一盒戒指的時候,據我所知他已經存在很久了。」
  「是、是這樣喔……」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最近這些戒指似乎有蠢蠢欲動的現象。」
  『難道就是所謂的沉默規則嗎?』
  綱吉想到之前里包恩曾說過:『戒指的出現是因為那時候還是黑手黨的草創時期,為了那時代的要求而誕生的東西。而那些戒指也似乎有著令人無法想像的強大力量,但是因為互相遵守「沉默規定」,所以至今戒指所內涵的力量仍是無法了解的一個區塊。』
  
  「那有查到原因了嗎?」
  「曾經去問過我所認識的人,他只跟我說『時間到了。』這四個字而已……」
  那這樣Giotto你根本是有問跟沒問是一樣的啊!
  「所以說了直接嘗試看看不就知道了?」斯佩德從旁邊插話進來。
  「我並不打算貿然行事,就算現在的對象是戒指也是一樣。」
  「那這樣要到什麼時候?」而且別忘了,你還沒有達到我所期望的境界!
  「應該近期就會。」Giotto也不敢給一個明確的時間點。
  應該是決定順從戒指們的意識吧?
  「該到的一定會到,所以先別急。」
  「嘖!」
  「不好意思讓綱吉看到這付醜態了。」
  「啊,不、不會啦,我不會介意的,所以請別這麼拘謹。」
  不是不好,只是如果再向我第三次這樣的道歉,我我我、我心臟絕對連一秒都承受不住!所以拜託,可以暫時把那些繁文縟節給拋棄掉嗎?
  「綱吉感到很困擾嗎?」
  「也不是啦,只是感覺我們的年紀好像都差不多,所以禮節那些可以不要嗎?」
  綱吉不好意思的說出他的感覺。
  「原來如此。」
  「就是一群小鬼頭。」
  一定要這樣嗎……?
  
  
  ※   ※   ※
  
  
  後來他們聊了很久,不知不覺得聊到了中午吃飯時間。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已經到了中午用餐時間了,骸大人請綱吉還有客人們一同到餐廳享用餐點。」
  ……午餐。
  聽到這兩個字綱吉還不免的發了冷顫。
  同樣感覺敏銳的Giotto不然不會錯過:「綱吉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沒、沒事的!」
  因為那讓綱吉想到了不堪回首的記憶……
  
  那是綱吉在這個時代所想用的第一個午餐。
  但是卻從此對義大利人的食量感到可怕!
  那天──
  
  『首領這邊請,骸大人已經恭候多時了。』
  『恩,謝謝你庫洛姆。』語畢,附帶著微笑。
  庫洛姆也靦腆的笑了笑。
  『綱──吉──』
  不大不小的聲音,而且每個音都特意的稍拉長……雞皮疙瘩掉滿地!
  ……要打斷別人有很多種方法好嗎?而不是只有這個方式……
  走進餐廳,看到桌上放著一籃麵包,這應該是剛出爐的吧?陣陣飄來的廟包味,好香!
  『綱吉等一下可以多吃一點沒關係,有很多的。』
  『喔、恩。』綱吉從前方的籃子裡拿取一塊麵包,開始享用。
  
  麵包上多半都有著火腿片、香腸片,光看就令人垂涎三尺。
  而開胃菜似乎跟自己當初來到的第一個夜晚所吃的晚餐的開胃菜沒有什麼兩樣。
  再來就是義大利最重要的代表之一,義大利麵!
  光看那份量,吃下去大概都已經飽了!
  因為這裡不是餐廳,雖然是借住別人家,但也還可以慢慢的食用。
  中間還會有水果或是沙拉端上來,但接下來的端上桌的東西,徹底讓綱吉傻了!
  主菜有兩種肉可以選擇:魚肉和肉類。
  令綱吉不解的是,在自己的那時代,方才端上桌的義大利麵,是跟主菜放在一起挑選的,並沒有分開點的習慣。
  綱吉摸摸自己的肚子,想了想,決定點魚肉。現在如果是吃雞肉、牛肉那些東西的話,綱吉不敢保證自己有那個胃容量可以塞的下!而且重點還有後續的餐點啊!
  而且聽說還會有附湯!
  
  好不容易解決了「真正的主菜」,接下來還有更悲劇的……甜點。
  沒地方可以讓他塞進去了啊……
  難道要這樣看著甜點然後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嗎?
  
  事後才聽庫洛姆的講解,那些餐點的量都是可以做調整的,如果有不想吃哪一道菜也是可以說出來的。
  
  震撼教育不是這樣的──
  
  
  至此之後,綱吉再也不敢吃所為的「全套」餐點!真的要吃的話,那得先把自己餓個兩天再說,那應該就能把餐點全包了!
  現在綱吉都只吃「半套」的餐點,但其實食量比較小一點的綱吉來說也很有飽足感了!
  但是今天也令綱吉體會到另一種風味的震撼教育!
  初代你雖然是外國人但是看起來很小一隻啊!
  你怎麼那麼會吃?
  
  當然看到的不是一直吃的那種模式,而是他們可以邊聊邊吃,在綱吉沒有發掘的情況下把食物全部都吃完了!
  有時候抬頭,發現是眼前放面麵包的籃子被食用完了。而這一餐吃下來,眼前的那個麵包籃不知道已經被補充了幾次!
  到了主菜的部分,這也是綱吉最不敢回想的部分,而眼前的人,輕輕鬆鬆的享用著。這分明是要綱吉把那一段回憶打入冷宮不再回想的意思嗎?
  看著自己,只吃了一塊麵包、義大利麵,偶而比較餓的時候就會再加上甜點。
  順其自然吧,胃口變大的話那就多吃點,沒變的話就……照舊吧……
  綱吉暗自嘆了一口長氣。
  
  全部的餐點結束後,主要還是初代他們和骸在討論事情,好像是比較嚴肅的話題。
  綱吉想要識相點的遠離一點。
  「對了,綱吉等一下如果可以的話還能再稍微的聊一下嗎?」
  「你們還想對「我的」綱吉做什麼呢?」骸開始展現那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慢著!誰是「你的」?』如果現在綱吉手上有一個玻璃杯,一定會捏爆那杯子的!
  「骸你果然還是一樣,一直造成別人的困擾呢。」Giotto抓到基會開始小揶揄一下骸。
  「你那「擅自決定」的個性。」
  『果然是我的爺爺!爺爺懂孫子的心情啊!』
  他超級會造成我的困擾啊!
  「primo,我先去跟澤田綱吉聊方才沒說完的話題。」
  「那就麻煩了。」
  「喔呀,看來您也有這「擅自決定」的個性呢。」
  綱吉好像看到有閃電出現在他們的背後!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