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那個,要繼續剛才關於戒指的話題嗎?」
  「那只是primo的意思,我的話是想問你其他事情,澤田綱吉。」
  「是什麼問題?」
  「你是誰?」
  「咦?」綱吉懷疑自己的耳朵有沒有聽錯!
  「除了雙胞胎,就剩下遺傳。除了這兩樣之外,在這世上不可能會有第二個相似度這麼高的兩人。」
  「這個……」
  如果現在彭哥列是已經成立的狀態,那這樣Giotto是初代首領。說我是「第十代首領」,你的反應會是什麼?
  說笑話?很驚訝?不意外?沒表情?
  很難說吧!
  「算了,大概也猜的到你是怎麼來的。」
  不管是真的知道還是假的知道,也別跟骸一樣把人耍著完──
  反正我也不能反擊回去,你跟骸最相像的地方也有只有頭髮上的那一戳頭髮吧!
  
  「那我可以問,為什麼初……呃,Giotto對我的戒指感興趣?
  那個『跟彭哥列戒指有相同的氣息』又是什麼意思?」
  「我看說的太複雜你也聽不懂吧,簡單說就是火焰。」
  「火焰?」難道初代首領能夠感覺的到?
  「我們也只看過一次而已,七個彭哥列戒指突然燃燒了起來,卻沒有把戒指熔掉。而且那些火焰的感覺,讓人感覺那就像是primo的死氣之火,感覺是一樣的東西。
  所以我們開始懷疑戒指裡面有著我們無法理解的強大力量,所以我們開始嘗試如何能再度的把那些存在於戒指裡的死氣之火給點然。但是都一直沒有成功過。」
  其實綱吉都聽得懂,只是默默的點著頭。
  至於點燃戒指的死氣之火的方法,必須要戒指的屬性和體內的波動相符合才能夠點燃死氣之火的。
  只是現在不能夠告訴你們而已。
  「而澤田綱吉你的戒指,有很明顯的不同,不是氣息不同而是氣息很強烈!」
  「是、是嗎?」
  繼剛才想要爆出來的爆點,現在我應該又可以多一個爆點了……如果我說:「因為我的戒指有經過你們的BOSS的血而升級成的。」,那會出現什麼樣的表情?不過這次應該要把「不意外」和「沒反應」的這兩個選項刪除!
  「我也不太清楚,所以你問我我也不知道。」這是今天的第幾次說謊了?
  可以的話,神父您可不可以在我的內心裡面開一個「告解室」?雖然我不是基督教徒,可我現在很需要他啊!
  
  「可以問為什麼你們還找骸嗎?」
  「機密。」
  「欸?」綱吉有點反應不過來。
  「沒聽到嗎?機密。」
  應該要去問初代才對,因為他不會拒絕別人。
  「這樣啊……」那等下只好偷偷得去問初代了。
  「那我們先回餐廳吧。」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想問了,不管是綱吉還是斯佩德。
  走回餐廳,將門打開一個小縫,觀看裡面的戰場。
  為什麼?
  因為被斯佩德抓出去前綱吉看到他們兩人背後都有閃電出現了。
  但從門縫看進去裡面,好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你在做什麼啊?」看見綱吉這樣,斯佩德不了解為什麼綱吉要這樣做
  「你讓開點。」下令要綱吉站到旁邊去。
  「怎、怎麼了?」
  還沒來得及反應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餐廳的門被斯佩德直接用腳踹開。
  
  「嗙──」
  
  一愣。
  綱吉被這聲音嚇到了。
  過了幾秒之後才回神。
  「你、你怎麼突然這樣做?」
  ……
  綱吉沒有得到答案。
  沒有答案是吧,是不打算告訴我?還是沒有必要告訴我?
  
  「你們已經聊完了嗎?」初代首領的好聽聲線傳進綱吉的耳朵裡。
  「大部分。」
  「那就好。」
  然後把頭轉回去,繼續跟骸說話。
  「就是這樣,你可以稍微考慮一下,下次再跟我說就好。」
  「慢走不送。」
  「綱吉過來一下喔。」
  「沒經過我的允許不准碰綱吉。」
  你什麼時候把我歸成你的「所有物」?
  「別這麼吝嗇啊,不然這樣綱吉很可憐的。」
  初代首領請您別跟著骸起哄……
  
  
  「綱吉願意告訴我,你的戒指到底是從何而來的?」
  「Giotto很在意嗎?」
  「不一定要詳情,願意告訴我嗎?」
  「我只知道,這個戒指非常特殊。」
  「就這樣嗎?」
  「恩。」因為我不能告訴你太多。
  「我知道了,今天能認識到綱吉真的很榮幸,下次有機會的話可以來我們這裡玩。」
  「恩,能夠認識Giotto也很高興。」是真的很高興,因為能夠親自看到Giotto,彭哥列初代首領站在自己的眼前。而不是畫像、更不是寄宿在戒指裡的意識!
  「啊對了,我可以問Giotto是因為什麼原因來找骸的嗎?」
  「因為,我想邀請他擔任下一任首領的霧之守護者。」
  「欸──?」
  
  
  ※   ※   ※
  
  
  送走了Giotto,也就是自己的爺爺之後,綱吉一整個下午都是恍神狀態。
  還好沒有做端盤子那些事情,否則盤子應該會全部被自己打破吧……
  如果初代首領現在就要找下一任首領的守護者,那不就是代表初代首領快要退位了?可是今天那樣看還很年輕啊?
  『據說彭哥列初代首領很早就隱退,並來到了日本。』
  第一次見到里包恩,說到自己的家族史,曾經說過這句話。
  
  「……喂,你有再聽我說話嗎?」
  綱吉瞬間回神,站在自己眼前的是犬,大概是對於叫了自己幾次之後卻沒有什麼反應感到不耐煩。
  「真是的,你今天在恍神個什麼勁啊,骸大人說他要找你,現在!」
  「知道了,還有對不起。」
  「呿。」
  
  
  小跑步到骸的房間,希望骸沒有等太久。不然等下就要花很久的時間才能夠脫困!
  站在房間門口前,深深的吸一口氣,調適自己的心情,正準備右手敲門時,房內想起一到聲音:「是綱吉吧,直接進來沒關係。」
  「那,不好意思打擾了。」既然骸這樣說了。
  進到房間,看到孩坐在床邊,兩手撐在膝蓋上並拖著下巴,襯托出完美的弧形。
  「綱吉過來這邊坐下吧。」微笑,並指著自己的左手邊的空位。
  想了一下,綱吉抬起腳步往床鋪的方向走去。
  一屁股的坐下。
  「綱吉今天很反常喔。是不是因為Giotto他們跟你說了些什麼嗎?」
  骸邊說邊伸出左手,開始把玩綱吉的髮絲。
  「跟那個沒有關係。」
  綱吉六神無主的回答。
  「吶,綱吉。」
  將左手改搭在綱吉的肩膀上。
  「怎麼了?」
  ──!
  
  「因為綱吉在恍神,所以我只好幫忙把綱吉的神召回來嘍。」完全不在意剛才做出了什麼事情。
  「!」
  綱吉摀者嘴,臉上浮現一大片的潤紅。
  因為就在剛才,人生的第一個初吻,就在自己毫無防備之下被他給奪走了!
  「之前就想說綱吉的唇應該很軟,沒想到是真的呢。」骸像是找到寶物般,心情變得非常好。
  「……」綱吉已經氣結到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唯一在意的還是自己得初吻就這樣被奪走,而且還是個男人!
  努力平復自己內心的激動,因為想要問的問題還沒說出口。
  「他們臨走之前跟我說,他們想要拉攏骸去當霧之守護者?」
  「但是我沒打算,以前是如此,現在更是如此。」
  「為什麼不去?不是很好的嗎?」
  「那是因為他們下一任首領,所有的作風都跟Giotto是南轅北轍的。」
  「那……」
  「他們只是看上我的能力而已,我的右眼。」
  骸伸手指著自己的眼睛。
  「因為我擁有比斯佩德還要強的力量,所以他們想要。」
  闔起眼,將右手輕抵在右眼皮上,等再度張開眼睛時……
  「這個,就是原因。」
  那個「六」字樣,出現了!
  代表六道輪迴的能力!
  「綱吉想要知道嗎?」
  「恩,想要知道。」
  「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喔。」
  「為什麼會認為我會後悔?」
  「沒什麼。」不再說話,陷入了思考,又像是回想。
  
  「那這樣我想問綱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
  「綱吉會因為他們而對我開始改觀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