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綱吉會因為他們而改變對我的想法、觀感嗎?」
  「不會。」
  「就這麼堅定?」
  「難道希望我懷疑嗎?」
  「也不是這麼說,因為我的過去,並不怎麼光彩。」
  「就為了跟我說這些嗎?」
  「……」
  「你有在聽嗎?」
  沒有回答,綱吉也不知道該不該接話下去!
  
  「骸,你還好嗎?」
  依舊不語,轉過身走向綱吉。
  「骸……哇啊!」
  被突然抱住。
  「抱歉,只要一下就好。」
  「喔,恩……」
  聽到不曾從這男人口中說出的字詞,綱吉愣住了,決定不反抗。如果真的想要知道……骸的過去……
  其實自己大可逃走或是不聽,但是驅使自己留下來聽的動機,原因是什麼?
  
  就這樣被抱了多久?
  綱吉感覺到的身子開始有點麻了。
  「骸、骸?」
  綱吉決定小生的呼喚那人的名字。
  「?」正想要轉頭的時候,抱住綱吉的那人放開了綱吉。
  「如果綱吉真的想知道,我可以告訴綱吉,只是綱吉真的有那個勇氣去聽嗎?」
  「恩,我願意。」綱吉毅志堅定的點頭,聽下去,或許就會知道自己的疑問了吧!
  「我知道了。」
  走到辦公桌前,打開其中一個抽屜,將那枚戒指-彭哥列霧之戒拿出。
  「關於這個戒指,我想綱吉也經知道了吧。」
  他是代表骸將接下第二任彭哥列霧之守護者的代表。
  「我把所有關於過去的記憶都抹除了,並把他完整的保存在這個戒指裡。」
  「但是他不是只可以保存意識嗎?」
  就像自己最初看到初代首領的那個形式?
  「這是我另外找尋出來的,他們並不知道,而我也沒有打算告訴他們。」
  「因為骸對他們仍存有戒心嗎?」
  「應該要說,是對某一個人,才對。」
  「欸?」
  「這些,這個戒指都會一五一十的告訴綱吉的。」
  語畢,將戒指套在右手食指上,拿起放在櫃子上的三叉戟,走向綱吉。
  「綱吉準備好了嗎?」
  「恩,準備好了。」
  「如果不想繼續看下去,隨時都可以跟我說。」
  「知道了。」
  聽到綱吉這麼說,骸輕笑了一下,流露出淡淡的哀傷但是綱吉並沒有察覺到。
  用三叉戟輕敲了地板兩下,四周開始飄起漫漫白霧,越來越濃厚!
  直到整個房間都充滿了白霧,伸手不見五指。
  「骸?」
  沒有得到應有的回應。
  骸剛才不是站在自己前面嗎?怎麼現在看不到了?
  「骸?骸?」綱吉開始有點緊張。
  「就快看到了。」骸的聲音傳來。
  「骸你在哪裡?」綱吉想要尋找聲音的來源。
  
  『殺!一個都不留的殺!』
  是誰?
  『求求你,怎麼樣都好就是請你放過這個孩子!』
  到底是誰?
  『妳以為我真的會這樣做嗎?』
  一陣狂笑傳來。
  
  「綱吉你將會看到,最真實的……」
  最真實的什麼?
  
  霧開始漫漫的散去,出現在眼前的景象,是綱吉從未看過的地方。
  
  
  ※   ※   ※
  
  
  眼前所見的,是一大片的花園,多少跟自己當初來到這個時代的時候很相像。
  「母親大人您看。」
  一個小男孩的聲音從綱吉的身後傳來。
  綱吉轉頭過去看,一頭靛藍色頭髮的小男孩跑向自己,並穿過去了!
  『難道他感覺不到我嗎?』
  綱吉決定跟在他後面。
  『那個,請問一下……咦?』
  想要拍那個小孩的肩膀卻發現……自己的手,真的穿過了那個小孩子的身體!
  『綱吉你現在是在觀看我過去的記憶,所出現的人物都不會感覺到你、聽到你。已經發生過的事情,不會再改變的。』
  『喔、喔。』
  原來是這樣,難怪!
  
  於是綱吉決定待在那個小男孩的旁邊。
  「您看、您看,這個花圈是上次來舞會的那個女生教我的喔。」
  「這是要送給媽媽的嗎?」
  「是的,希望母親大人會喜歡。」
  「謝謝你,骸,我很高興喔。」
  「恩。」
  『那個小孩子,就是骸嗎?』
  「我們該回去了。」
  『骸的母親,看起來好年輕!而且骸……』完全就是一個彬彬有禮,超有家教的那種小孩!
  母親牽起年幼的骸的小手。
  「今天父親大人會回家嗎?」
  「不知道呢,不過應該很快就會回來的。」
  「好期待見到父親大人。」
  說完並露出純真無邪的笑容,看著那個小孩骸,應該只有五歲左右吧!
  那個笑容是這種年紀的小孩子應該有的表情。
  「骸今天晚餐想吃什麼呢?」那名母親開口問骸。
  「不知道欸。」骸搖了搖頭,完全沒有主意。
  「呵呵,那就請廚師們弄些好吃的東西吧。」
  「恩!」爽朗的回答。
  『原來骸也有這麼可愛的時候!』綱吉完全無法想像現在的骸,小時後竟然是這樣的可愛!
  「那麼我們就快點回家吧。」
  
  
  「歡迎回來。」
  「請夫人和少爺稍做休息,馬上就可以享用晚餐了。」
  『少爺?原來骸小時候也是個貴族嗎?』
  「辛苦了,我先帶骸回房間休息,晚餐的時候再來通知一聲就好。」
  「我了解了。」那名侍者彬彬有禮的鞠了躬,並告退。
  『這樣的感覺,雖然有一點差別但還是感覺得到溫暖。』綱吉自忖。
  『骸所說的失去的東西,就是這個嗎?』
  「母親大人,您還好嗎?」
  骸感覺到自己的母親,回到房間後關上房門,瞬間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哀傷,對於從小就擅於看別人臉色的骸自然沒有放過這細微的變化。
  「沒事的,只是有點擔心你的父親而已。」
  「父親大人怎麼了嗎?」
  「恩……他一定沒事的,所以骸放心吧。」輕搖頭,邊說邊將骸抱進懷裡。
  『她……哭了?』走進他們兩人,綱吉發現骸的母親落淚了,但是骸似乎沒有看到、也沒有感覺到。
  
  良久,終於有了反應。
  「骸的肚子也應該餓了吧,我們一起去吃晚餐吧。」
  「恩!」
  牽起母親的手,興奮的表情表露無遺。
  
  匡啷──
  一道清脆的碎裂聲響起,接著有第二個、第三個聲音傳出!
  「骸你先在這裡等著。」推開其中一個房間的門,並將骸留在那裡面。
  「母親大人怎麼了嗎?」骸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母親突然有這樣的反應。
  「骸乖,聽媽媽的話好嗎?」
  「恩……」看得自己的母親,小小年紀的骸還不知道為什麼母親會突然的這麼緊張。
  「我馬上就回來。」
  怎麼也想不到,這一離別,是最後的離別。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