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你要帶我去哪裡?」一路上骸都一直在掙扎,因為手臂被抓的實在太痛了。
  「你必須要待在特別的地方。」那個守衛依舊不肯說到底是什麼地方。
  「你一直說「特別的地方」,到底是哪裡。」
  「等下你就會知道了。」
  稍停止掙扎的骸,環顧一下四周,發現他們在一個很像醫院的地方的走廊上行走。
  難道他們想要對他做什麼事情嗎?
  骸開始感到害怕,像螞蟻般爬滿了全身。
  「放、放開我!」
  「喔,現在才想到要掙扎啊,不過已經太遲了。」那名守衛推開其中一個門,裡面已經有一群穿著醫師袍的人在等著他們。
  「等你很久了。」其中一位開口說話。
  「抱歉啦,你們說的那小孩我帶來了。」
  「那就麻煩你把他放在這裡。」這次是站在床鋪頭的人開口說話。
  走進後才發現,他們的身邊放了很多像是醫療用具的東西,看的令骸頭皮發麻:「不要、不要,快放開我!」
  「你放棄掙扎吧。」
  那名守衛將骸放在床鋪上,壓至住他的身體,好注入麻醉藥。
  『怎麼可以這樣……』綱吉不自覺得留下了眼淚。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裡。雖然這只是骸的記憶,但卻感覺好真實、好真實……
  
  自從骸被帶進那房間之後,幾乎每天都在接受實驗……慢慢的骸感覺到自己的心有什麼東西被剝落、被風化了,一點一點的……
  被侵蝕著。
  
  直到那一天的到來。
  
  「他的身體應該可以承受的了那個東西了吧?」
  「我覺得可以了,不妨嘗試看看。」
  「也是,如果失敗的話只要在人體真正死亡之前取出就可以了。」
  「至今還沒有人能夠完全的接受他,真懷疑那樣的小孩能不能承受的了。」
  
  一群生物科學家聚集在一起討論某個東西,那個東西他們決定在今天放入骸的身體,他們要觀察骸與那個東西的融合度是多少。
  東西都準備好之後,傳換那名守衛把骸帶進來。
  「已經全身麻醉了。」
  「現在,實驗開始。」
  
  『嗚……』綱吉無法接受的撇頭過去,這個時代的骸的際遇,跟那個時代的骸一樣,都是受害者……而且都是被迫接受的。
  如果接受的東西同樣都是眼睛的話……那等下會不會發生根那時代的骸一樣的慘案?
  
  「實驗完成,總計時間是?」
  「剛好30分鐘。」
  「好,現在就來看對於眼睛的接受度如何。」
  一群人圍在骸的床邊,期待這次的實驗體的成果如何。
  
  『這裡……是哪裡……?』
  『想要活下去嗎?』
  『你是……誰?』
  『我是你,你亦是我。』
  『要不要,和我簽訂契約呢?』
  『契約……?』
  『對,要不要,只要你能幫助我完成心願的話。』
  『什麼心願?』
  『找到他。』
  『找到誰?』
  『如果願意跟我簽訂契約,我就會告訴你。』
  『……』
  『還是你想就這樣死在這裡?』
  『……我願意。』
  
  「好像沒有反應了。」
  「是死了嗎?」
  「那這樣要快點把眼睛取出來才行。」
  「準備動手術……唔啊──」
  一陣悽慘的叫聲從手術房裡傳出。
  骸手上拿著手術刀,快速俐落的從脖子一刀劃下去。
  『我看的到……』
  快速的移動,慘叫聲此起彼落,直到安靜。
  看著躺在地上的屍體,骸並沒有任何反應,異常的冷靜。
  『骸……』沒有想到親眼看到殺人現場的感覺竟然是這樣……現下的綱吉內心感到非常的害怕,身體止不住顫抖。
  「呵呵呵,是「他」嗎?」
  
  『「他」是誰?』這引起了綱吉的注意,那個時代的骸,只是被植入了眼睛;這個時代的骸,雖然同樣是被植入了眼睛,但是感覺好像那眼睛……仍殘留有意識般。
  
  『既然簽訂了契約,就不得反悔,直到幫我找到「他」為止。
  我也賦予你能夠隱藏你所得到的六道輪迴能力,但是鮮紅的代表是消不掉的。
  意即能隱藏表面的只有數字的字樣。』
  「你還沒跟我說「他」是誰,你要我怎麼找到他?」
  綱吉看到骸開始自言自語起來,難道那顆眼睛,真的就像綱吉所想的還留有自我意識嗎?
  『到時候你自然就會知道,是誰的。』
  那聲音說完後,變消失了。
  「真是任性的傢伙。」
  看著轉過身的骸,臉上的表情是冷靜,右眼緩緩流出鮮紅的鮮血。
  不知道為什麼,綱吉感覺到自己的心有股刺痛感,這是什麼感覺?
  
  骸緩緩的走向門口,臉上依舊沒有任何表情……
  緩緩的走在長廊上,倒在腳邊的屍體越來越多……
  那個方向,是通往大門的方向。
  但是明明只來過一次,而且年紀還小又可能記不住。
  現在卻像是身體內裝了自動導航系統,該轉該拐哪都知道,連攝影機的位置都知道。這已經超出能理解的範圍了!
  
  『跟上去看看好了。』就算那種畫面帶給自己的感覺是不舒服的,綱吉也不想要錯過任何一個地方,綱吉是這麼想的。
  努力跟上骸的腳步,奇怪的是,骸他走了這麼久不會累嗎?
  還是說是因為植入了那眼球的關係,而間接改變了骸?
  
  終於走到大門口,刺眼的陽光瞬間灑落,骸抬起手放在額前阻擋光線的刺激。
  「Liberta……(註1)」
  『骸說了什麼?』即使聲音不大不小的傳進綱吉的耳裡,聽不懂也只是徒勞。
  房子外的庭院,就像是中古世紀那樣的壯觀。
  骸慢慢的走下台階,一步一步的網中央噴水池的方向走去。
  並沒有想要立即逃走的打算,骸一個人默默的站在水池邊。
  『對了,骸的右眼!』綱吉突然想到骸的右眼,在方才的戰鬥中一直滲出血來,戰鬥結束後因為綱吉還不習慣那樣的血腥場面,所以才會一時承受不住。而又為了不跟丟骸,綱吉努力的上前追去。直到現在才想到骸的右眼,不知道怎麼樣了!
  
  綱吉甚至不小心忘記,在這個回憶世界裡沒有人看的到、感覺的到綱吉。而綱吉本身也不能出手干預。
  『骸你的傷口,要趕快……哇啊!』綱吉的手就這樣穿透過骸的身體。
  第一次穿越別人的身體,原來是這樣的感覺嗎?
  ……不對,現在應該是要關心骸的傷勢啊!
  但是綱吉憑著自己的印象想到,骸的右眼以及其周圍的地方,根本看不出有什麼傷口。別說傷口,搞不了連皮膚細紋都看不到了吧!
  
  就這樣骸獨自一人在中央庭園裡度過了一整天,變逃離了那個地方。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