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有
 





  後來骸被某個貴族以養子的身分收養,主要是因為那家的女主人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生不了男生。而骸剛好進入以前那一家孤兒院,因為骸所表露出來的自信與智慧是間接促成了這件事情的發生可能性。為什麼會有那樣的表情?綱吉唯一能說的解釋就是:自從骸接受了那顆眼球,個性不在是以前那個活潑開朗的骸;而是變成現在的冷酷、充滿智慧的骸。
  與千種、犬、庫洛姆以及弗蘭的相識,也都可有不同的淵源。
  
  千種、犬,是骸那天逃離肩獄的時候,一起越獄的同伴們。
  雖然骸從來沒有打他們當做同伴來看待,但是他們兩人卻都願意無條件的服侍骸。他們也跟骸一起進到了那貴族人家的家裡,擔任傭人。並且在骸提出要出去自己一人獨居的時候把千種、犬也一起帶上了。
  雖然骸一直說他不眾是他們兩個人,但其實在小細節的地方,已經讓人察覺到他的溫暖了。
  
  庫洛姆的相遇,則是比較哀傷的。
  庫洛姆因為被馬車給撞到的,雖然沒有造成太大的後遺症,但卻也犧牲了一些內臟以及褲落的右眼。但其實這些只是導因,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庫洛姆他有感應能力。不需要特別的東西就可以讓別人的意識附加在自己的身上。
  那天骸正在「散步」在窺探庫洛姆的時候,正巧被庫洛姆發現,也間接的知道庫洛姆擁有這個能力。對於庫洛姆的關心,令庫洛姆也感覺到骸是個溫暖的人。
  
  至於弗蘭,在骸的回憶裡,並沒有出現太多關於弗蘭的相關回憶,連個際遇的記憶也沒有,只有弗蘭在骸的旁邊喊「師傅──」、「師傅──」」的這些回憶。還有一些一起戰鬥的畫面。
  而弗蘭對於骸的感覺是什麼,因為沒有相關的記憶所以綱吉也無從而知。
  
  曾經聽骸說過,他是在自己滿14歲的時候提出要自己出去外面住的,那時後收他為養子的那家庭也還會給一些基本生活費,但是現在的骸,已經把能夠跟他們聯繫的東西全部都丟了、換了。沒有人問為什麼,只是出自於願意無條件的遵照骸的命令,跟在骸的身邊。
  
  而右眼的六道輪迴能力,則是在骸的自我訓練當中被自己所開發出來的。數字的順序,便是開發的順序,也是對應著這個世界的六道輪迴的代表。
  骸曾經說過,在六道輪迴能力最為可怕的力量就是第五個-人間道。
  只使用過一次,那就是在發覺能力的時候。從那時候開始,骸就決定能夠盡量不用到就不用到,因為畢竟那也是非常傷害身體的。
  也因為這樣,綱吉才得以知道為什麼初代首領會想要來邀請骸來擔任下一屆的霧之守護者。
  
  在這之後的記憶,算是比較平凡無其的,直到綱吉出現為止。那天綱吉的出現,算是骸的一生中第二的轉捩點。
  
  
  ※   ※   ※
  
  
  回憶結束。
  綱吉再次睜開眼,是熟悉的18世紀的義大利,骸的家、骸的房間!
  即使現在是現實中,還是感覺到極度的不真實!
  骸先出口詢問:「怎麼樣,我的人生如何?」
  「……」
  原本只是好奇想要知道,但是在感覺到自己的內心接受到那如同針刺般的心痛後,綱吉才開始思考,自己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想要知道骸的過去?還有為什麼想要知道關於骸的周邊所有的事情?
  不知道,綱吉還沒有理出一個頭緒。
  「綱吉不想說也沒關係,因為畢竟我的過去是很轟轟烈烈的。」
  「……就算這樣說,但是骸,骸現在至少是幸福的不是嗎?」
  綱吉想要反駁,那樣看待自己的骸。為什麼你們兩位,都是一個樣的對自己的事情一點也不重視?
  「Liberta,這是義大利語的「自由」之意,現在是不是?不知道呢。」
  綱吉忍不住了,決定走上前好好的說教一下。
  「不管現在是不是「自由的」還是「幸福的」,如果真的不喜歡,那大可不要選擇他啊,命運是可以自己開創的!只有笨蛋才會是去默默的接受他,而就是因為不願意改變自己的命運,所以才會一直是怨天尤人的。現在骸認為是什麼?如果依舊是不知道的話,那骸是不是也在逃避自己的命運,不願意去改變?」
  綱吉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自己驚訝了,聽得那人也驚訝了。
  氣氛好像有點僵……
  「綱吉……」
  「就、就先這樣了,骸如果你認為我說的是錯的可以忘掉那些話沒關係。」
  語畢,便快步離開骸的房間,留下骸一個人。
  「綱吉,我想要跟你說的是,我現在很幸福喔。」
  
  
  ※   ※   ※
  
  
  現在,是什麼時間了?
  早上六點,還好……
  但是,好不想要起床……
  今天,是徹底了解骸的過往後的第一個早晨。
  等一下,要用什麼表情來面對骸?
  況且自己昨天又說了那麼的多,骸應該會覺得自己很煩吧!
  
  「──……聽的到嗎?……」欸?什麼?
  「──……代目……」
  「──……阿綱……」
  「──……澤田……」
  陸續出現的聲音,好熟悉,太熟悉了!
  「獄寺君?山本同學?大哥?里包恩?」
  綱吉開始大聲喊著他們的名字。
  沒有聽錯,真的沒有聽錯,是他們的聲音!
  「蠢綱聽見了嗎?」
  「恩,聽得很清楚。」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斷訊,所以我長話短說。」
  「恩、恩。」
  「綱吉你知道你到了那個地方多久了嗎?」
  「這、這個……我不知道……」
  「你已經消失了半年之久。」
  「咦──這麼久了嗎──?」
  「看樣子這次依舊是十年火箭砲的問題,當初設計上只會跟未來的自交換,根本沒有聽過會倒退回到過去的例子。」
  「哈哈……那這邊就有個例子了……」
  「蠢綱別吵,現在入江正一和斯帕納已經找出能夠讓你回來的方法了,蠢綱你要什麼時後回來?」
  「呃……」
  「算了,早就料到你不會馬上就有答案的。在那邊過得如何?聽入江正一說你跑到18世紀的義大利了?」
  「是這樣沒錯。」
  「那這樣蠢綱你有沒有遇到初代首領過?」
  「沒、沒有。」
  「真的嗎?」
  「真、真的啦,就算我看過好幾次初代首領的樣貌,但住在哪裡我可不知道啊!」
  「好吧,蠢綱你今天好好的考慮一下,明天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告訴我們答案。就這樣。」
  「喂、喂──」
  斷訊了。
  
  原來已經半年了嗎?綱吉一直以為只有一、兩個月的時間……
  這半年之間,不知道大家過得好不好?
  想回去嗎?綱吉當然想回去了!
  但是好像有什麼東西,像是在押著自己的心,好難受。
  綱吉不明瞭那到底是什麼感覺,只知道那感覺令自己很難受!
  「那這樣,就必須要好好得跟他說清楚了。」
  起身,打開房門,往骸的房間走去。
  
  輕敲房門:「骸,你睡了嗎?」
  「請進。」
  「不好意思打擾了。」
  「真難得,在這種時間綱吉想要來找我,怎麼了?做噩夢了嗎?」
  「骸,我現在沒有心情跟你開玩笑。」
  立刻查覺到綱吉的不對勁,骸也收起玩笑的態度。
  「好吧,綱吉過來這裡吧。一直站的腳也會痠的。而且現在這麼晚了,身體會著涼的。」
  「今天的骸,怎麼這麼溫柔?」
  「因為今天綱吉對我說得那些話,對我很有啟發的。」
  「是、是喔。」
  「那麼綱吉這麼晚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呢?」
  「……骸你還記得當初,我和你們相遇的那一天嗎?」
  「當然記得。怎麼突然想要談起這個事情?」
  「因為我想要說,關於我的所有事情。」
  
  那一晚,綱吉把自己是從未來來的。自己其實是未來的彭哥列第十代首領、脖子上掛的是彭哥列大空戒指、以及和Giotto相似的臉、所有的熟悉感。
  任何所以關於綱吉的過去,綱吉也都說了。
  而骸,他只有靜靜的聽著,並沒有出任何的聲音,直到綱吉說完為止。
  
  「……就是這樣。」
  全部都說完了,綱吉有種如附釋重的感覺,但是心中那刺痛的感覺依舊沒有消除,而看完了骸的過去,內心的感覺更加的強烈。
  「所以綱吉今天晚上就要做出決定了嗎?」
  「恩……」
  其實在這裡也放了很多情感,很多的事物也都捨不得離開。
  這是個兩難!
  一個是屬於自己的時代、有自己的家;另一個,雖然是別人家但卻非常有家的感覺。
  兩邊也都有放不下心的人、事、物。
  真的,好難!
  
  「綱吉。」
  「怎麼了嗎?」
  只見骸低下頭,靠近綱吉,停留的一下才離開。綱吉的小臉瞬件漲紅!
  「在這裡,時常有人會對我們這麼說:I heard that people born in this world each have a guardian angel. 意思是:「聽說這世上每個出生的人都有一位守護天使」,這是一直流傳在我們的國家裡。」
  「那有什麼關聯嗎?」
  綱吉抬起頭看著骸。
  「有什麼關連嘛……」
  骸趁機再偷吃一次綱及的豆腐。
  這次沒有得到反應劇烈的反抗。
  「不知道呢。」
  「喂!那既然這樣那幹嘛還……?」
  骸將食指輕抵在綱及的唇邊。
  「有些事情,不適合講得太過於明確喔。」
  「是、是喔……」
  「所以,我想綱吉一定會知道的,因為我相信綱吉。」
  綱吉感覺到自己的臉現在一定很紅吧,紅的跟地板上的紅地毯足以相提並論。
  「恩……」
  「這張小卡,是要給綱吉的,至於要不要拆開來看,那就看綱吉的決定嘍。」
  「我知道了,謝謝你,骸。」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