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悲注意。
*短文注意。





  如果說在這漫漫長的一生之中,能夠遇到能夠了解自己、關心自己、在意自己的人,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你應該就是第一人。
  
  
  「喂,梅菲斯特!」
  「噗、咳--」
  突如其來的驚嚇讓正在啜飲著紅茶的梅菲斯特被紅茶水給嗆到。但是造成這樣的罪魁禍首是毫不在意。
  「你不知道進別人的房間前要先敲門嗎?」
  「那個以後再說。」
  「什麼以後……唔恩!?」
  還沒有說完的話語被吞回喉嚨裡,因為自己的嘴正被另一個人的嘴給堵住了。
  「唔恩,恩……」
  感覺到自己的嘴裡正被另一個人用力的涮過每一個地方,像是要發掘什麼一樣。
  
  終於滿足了,放開對方,不過為了避免對方突然腳軟沒有力氣,所以將雙手環抱住對方的腰間。
  而被這不知所云的吻給嚇到的人正大口的吸氣,一時之間還無法整理好頭腦裡的所有思緒。
  過了幾分鐘後終於理出一點頭緒了,隨即開口向對方詢問,「請問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我想。」
  「啊?」
  「好像無法用語言溝通,那就只好用深以來表達了。」
  「等、等下你這個變態!那是什麼理由啊!」
  「那都是因為你的關係。」
  「我?跟我有什麼關係?」
  「等下你就會知道了。」
  「謄本獅郎,我現在就想知道,現、在!」
  「晚點吧!」
  「喂、喂!聽別人說話!哇!」
  
  
  身上的紅色襯衫突然被大力扯開,竄進來的冷空氣不禁讓身子哆嗦了一下。
  而做出這種行徑的人絲毫沒有猶豫,也不顧對方的反抗,將自己埋首在對方的頸項之間。
  「唔……恩……」
  抬起自己的右手,摀住自己的嘴巴,試圖減少一些聲音從自己的嘴裡流出。不過也漸漸的發現這是徒勞無功。
  「恩……藤本你、你到底,想要說什麼……啊……」
  「因為要懲罰你,誰叫你要分發那種任務給我。」
  「你在說哪一個任務,唔恩……」
  「當然就是我剛完成的那個任務嘍。」
  「那、那個任務是,呀!!」
  正想要解釋的時候,身上的其中一個敏感點被對方抓住並用力的吸允著。
  「藤本你,放手!」
  亟欲想要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人,不過一切都是徒勞。
  
  像是滿足般的用雙手撐起自己的身子,俯身看著自己方才的傑作。
  在自己身下的人鎖骨、胸前滿是自己的印記,這才願意開口,「因為你讓我好幾個月都見不到你的關係,所以,要罰。」
  等下,那根本!
  「那也不是我害的!」,這是在遷怒嗎?還是只是想要玩弄自己?梅菲斯特認為自己應該永遠都搞不懂眼前這個男人,即使現在對方的職位是「聖騎士」。
  自己也自認都摸透了人類的想法和思維,但唯獨這個男人,永遠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想法和做為。
  其實,應該就是這一點深深的吸引了他吧?
  
  「我知道不是你害的,只是因為太想你的關係。」
  ……
  對不起我要收回前言,對於自己會被你吸引的這件事情,只能說是我看走了眼!
  「唉,真是搞不懂你啊藤本。」
  「這樣每天才會有樂趣不是嗎。」
  「真是對不起我不感興趣。」
  「你明明就很有興趣的樣子。」
  「並沒有。」
  「那,你的那些該怎麼解釋?」說著並用右手食指指著辦公桌上的某一區塊,上面很明顯的都是……
  「那是因為我想要理解你的想法,所以才這麼做的。」
  「那有沒有發現你快喜歡上我了?」
  「根、本、不、可、能!」
  「不可能的話,那怎麼還不快點反抗呢?」再度的欺壓上去。
  「唔……這……」想要說的話都哽在喉嚨裡,自己真的沒有辦法反抗他……
  
  
  「梅菲斯特,我喜歡你。」
  
  這是一句令他最印象深刻的一句話。
  你曾經是我在這太過漫長的一生之中,短暫的一個停駐點,但是所帶給自己的感覺,卻是從未有過的。
  這個感覺應該就是人類所說的那感覺吧?
  也應該就是你說出那句話之後的感覺吧?對我的感覺。
  
  那麼我的感覺……
  
  「我也,喜歡你,獅郎。」
  
  悄然落下淚滴,沒有讓同行的驅魔師們和參加喪禮的奧村燐發現。
  
  我會代替你,照顧好奧村兄弟的。

 

創作者介紹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