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如來迷迷糊糊睜眼的時候,還不太清楚自己身在何處。陽光被窗簾遮擋的昏暗,讓他眨了好幾次眼睛才總算認清自己在哪裡,又是躺在誰的懷中。

  全身赤裸的被雁王抱在懷中,擱在俏如來腰間的精實手臂不曾放鬆,身後人的性器也緊貼著他的臀部。雁王還睡得很沉。俏如來又躺了一會,感覺雁王沒有要清醒的跡象,才小心翼翼的翻身。未料他才剛和雁王面對面,那人便用那隻搭在他腰間的手臂將兩人的距離縮短成零。

  「還早。」雁王對上俏如來抬起的眼眸,「再睡會。」說完,他吻了吻俏如來的額,便又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俏如來沒有跟著雁王一起睡回籠覺,只是目光柔和的看著雁王的睡顏。

  直到身體的溫度漸漸上升,直到俏如來再也不能忍著想親近Alpha的本能等對方清醒然後察覺,他便小心地有些顫抖的將自己的唇貼上雁王的。

  雁王在俏如來一貼上的剎那,便將手壓上他的後腦,主導著淺吻變得深入。結束綿長深吻的時候,俏如來已經被雁王壓在身下,催情的暗香早在兩人之間浮動。

  Omaga情動的模樣對Alpha而言本來就是一道讓人理智盡失的綺麗風景,鼻間的香氣更是催發體內獸性的優良春藥──雁王看著被自己鎖在身下、正在發情的俏如來,那纖弱的模樣、渴求的神情無疑在刺激自己的底線。

  「師兄……」軟軟糯糯的呼喚,彷彿全世界只剩下他能幫助他共赴極樂。

  「師弟想要什麼?」偏偏雁王不想那麼快讓俏如來如願,既然他還能忍,那麼逗逗俏如來也無不可:「和師兄說明白了,師兄就給你。」

  俏如來望進雁王金晶一般的眼睛,躊躇了一會才怯弱道:「師兄……俏如來、想要……想要師兄……」

  「嗯?想要師兄什麼?」一手輕輕撫上俏如來白皙的腹部,雁王又問。

  「嗯……」對雁王的動作發出喟嘆,俏如來勉強地半撐起自己的身體,唇貼在雁王的唇上,道:「想要……想要師兄,狠狠的……疼愛俏如來。」

  「依你。」落下的話語隨著字句的主人般宣告著他的行動,包覆住俏如來的粉嫩唇瓣、吸允著,卻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俏如來想要表示些什麼,微微張開嘴巴的時候雁王便趁隙探舌進入俏如來的口內,開始追逐著對方舌尖並與之共舞。

  「唔恩……師…兄,哈啊……」俏如來被吻得有些喘不過氣來,想要出聲告知對方稍微放過自己,雁王自然知道卻是不願意放開,便加深了這個吻。

  待俏如來全癱軟在自己的懷抱中,雁王這才願意放開,分開的唇瓣在中間牽起銀色的絲線,既色情又煽情。雁王居高看著俏如來在自己的懷抱中喘息,眼角隱約堆積著淚水,然而閉緊雙眼的俏如來自是不知道現在自己有多麼的誘人。

  不等俏如來緩過來,雁王伸手輕撫著俏如來的臉頰到下巴、頸項到精緻的鎖骨,然後尋找到胸前的紅粒,輕重不一的揉捏。

  「師兄,這樣…好癢…」

  「師弟可不能分神呢。」

  抓準位置便用力掐胸前紅粒,惹得俏如來一聲驚呼,「啊!疼…」被這樣刺激俏如來也感受到自己的背脊一陣酥麻,眼角也堆積更多的淚水,卻無力阻止雁王在自己胸前玩弄的那隻手。

  將俏如來放倒在床上,空出來的另一手探向他已經微微抬頭的小巧玉莖。感受到身上的人的視線停留,有點無視於補的伸手遮住自己的身下,雁王見狀只是拉開俏如來的手並單手壓制他們,玩弄俏如來胸前的那隻手也轉而開始往下進攻,「師、師兄,別……」似乎知道雁王想要做甚麼,俏如來有點害怕的呼喚對方希望能稍微放過自己。

  雁王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將頭慢慢靠近俏如來的下身,越來越近的距離,吐出來的溫熱氣息都打在腿根上,惹得俏如來不禁的顫抖。

  俏如來決定閉上眼睛讓自己盡量不要專注在這上面,雁王像是早已知道般,沒有多說甚麼也沒有預警,收回雙手將俏如來的雙腿分別打開壓制,讓那粉色的小穴直接暴露在自己的眼前,低下頭探舌在入口處開始打圓畫圈,來回幾次之後便將舌伸入,開始模仿活塞運動抽插起來。

  「啊,不、不要這樣……太,哈啊……恩……」突如其來的刺激讓俏如來毫無遮攔地洩出一聲聲的呻吟,雙手胡亂的抵著雁王的頭,本欲推開卻漸漸敗給快感,手指開始收緊抓著對方的髮絲。

  逐漸緊繃的身體,蜷曲的腳趾彷彿下一秒就要抽筋,雁王估摸著俏如來即將到達高潮,「師兄,退……開……啊啊……」就在高潮將來臨的時候,壓制自己雙腿的手轉而握緊自己的莖柱,宣洩的出口被拇指用力壓住,俏如來被這樣的快感吊著,前進不了,也無法退去,「嗯啊……師、師兄,求……你……」幾乎承受不了這樣的快感,堆積在眼角的淚水已然潰堤。

  「師弟接受我的情嗎。」,恍然之中聽到雁王似乎在對著自己說話,卻聽不清內容,被快感控制的身體和理性,只能胡亂的點頭。

  「啊啊──哈啊……」得到答案的雁王滿意的放開莖體,並用力的嚕到根部,快感瞬間釋放讓俏如來失神的大聲呻吟,身體卻是不滿足般的在解放、緩和過後開始扭動腰部。

  「師弟,太完美了。」落下話語的霎那,雁王將自己的堅挺巨大的陽具對準俏如來的小穴,一口氣的直接貫穿到最深處,俏如來也得到滿足般的喘息:「嗯啊……啊……好、深,啊……」

  不讓俏如來有喘息的時間,雁王雙手扣緊俏如來的腰部開始快速抽插起來,快感來得太突然又迅速,俏如來的呼吸幾乎跟不上抽插的節奏,「不、太,太快了……啊啊……唔啊……慢,哈啊……」,到底還是因為身為Omega的需求得到滿足,俏如來盡力的讓自己跟上節奏,雙腿已經不自覺的夾緊對方的腰。

  似乎很滿意俏如來這樣的反應,雁王開始放慢抽插的節奏,比起方才快速的抽插,緩慢撕摩的抽插也另一種令人難耐的折磨,緩慢的抽出、插入彷彿是要俏如來記清楚貫穿自己的那陽具上經脈分明的紋路。而雁王在插入的時候刻意不頂到最深處,刻意與俏如來體內敏感點的位置擦邊而過,就是不頂在那一點上,被這樣撕摩的快感控制著身體的俏如來,幾乎要將自己的理智拋之腦後,開始討好般的用臉頰蹭雁王的手。

  「師、兄……唔嗯……」

  「噓,注意聽。」

  俏如來不知道雁王指的是什麼,但下一秒便知道了,雁王把頭埋在自己的頸項,用力親咬著自己的耳下部位,「啊──」驚呼的同時也感受到頸部陣陣灼熱感在燒著自己,俏如來從沒想過,雁王標記了他,讓自己徹底成為雁王的專屬。

  「燙,啊……」第一次被標記的感覺如此的熾熱,讓俏如來無法忽視。雁王就這樣咬著俏如來的後頸,直到鬆開口的那一刻,那股熱源彷彿停留在原處般燒灼,不一會俏如來隱約感受到身體正有某些地方有變化,但是俏如來不知道是甚麼,也沒有辦法再繼續留意他們。

  「師弟還不能走神。」完成了標記,雁王已然扳開俏如來的雙腿直接將自己堅挺的陽具再度狠狠送入俏如來的體內,直接被打開身體的感覺過於衝擊,俏如來仰頭喘息著但是強烈的侵入感卻佔據著腦袋。

  「唔……恩,哈……啊唔……不,還、還沒,師兄……別……」感覺到雁王抽出自己的陽具的同時,抬起手想要推拒雁王,卻被搶先一步的再次被插入,繃緊的玉腿和癱軟的身子,雁王挺起腰就是一陣陣的大力往俏如來體內抽送。

  「啊,哈啊……恩……嗯啊……」不斷堆積的快感讓俏如來的雙腿不自覺的夾緊雁王的腰,雙手也緊攀住雁王的肩膀,像是溺水的人緊緊抓住唯一能保命的浮木。看著身下人不斷的哭泣卻依然抓緊著自己,雁王一把拉起人,分開俏如來的雙腿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原本以為已經夠深入的莖體,在體重的加乘之下竟然能夠在更深入些許,俏如來有些承受不住的抓搔著雁王背部。

  「師弟太完美了,真是令人忍不住要破壞。」這句話也宣告著雁王的動作,扣緊俏如來的腰部用力地往上頂起,再利用體重的加乘下墜,過於深入刺戳的莖體和那傘狀頂部,不斷的挖掘俏如來的深處,彷若要俏如來沉浸在裡面,萬劫不復。

  「啊啊,太、太刺激了……啊唔……嗯啊──」過多的快感早就超過了身體極限,夾緊著對方釋放出來的那刻俏如來便癱軟昏死過去。看著在自己懷中昏死過去的人依然緊抓著自己,雁王心情極好的拂開散亂在俏如來額前的劉海,以及,那人的後頸浮現出代表著自己專屬標記的印記。

 

  就這樣持續過了幾天。

  雁王回到家的時候發現客廳混亂的跡象,也沒有多想什麼,關上大門脫下外套往俏如來的房間走去,意料之外的房門並沒有完全扣緊,帶開門撲鼻而來的是甜膩到令人瘋狂的香味,味道濃郁得足以讓Alpha失去理智,強行維持著自己的理智,看著床上已經捲成像包子一樣的人,不費力的將人拉出棉被。

  「師弟再悶下去恐怕要窒息了。」

  「師、師兄……快,出去……」

  看著俏如來已經悶出一輪又一輪的汗,抖得像是風中殘弱的枯葉,卻仍不想給對方添麻煩。

  「俏如來……無事,師兄先、先弄點東西吃吧……」語畢,便要拉起棉被想鑽回去,雁王卻是早一步拉開棉被,將俏如來壓制在床上,突然的天旋地轉讓俏如來的腦袋更加的昏沉,還來不及細想發生甚麼事情,嘴上的小口已被堵住。

  「恩,唔……恩恩……」所剩無幾的力量聚集在俏如來的雙手上,試圖推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但是處發情期的Omega對於Alpha散發出的強烈訊息素氣味是毫無抵抗力的,很快地便讓欲望吞蝕掉理性。

  「哈啊……恩……」抓緊雁王的肩膀,彷彿他才能夠讓自己從這折磨的地獄解救出來,口內的舌頭隨著對方的一起起舞、回應,甚至交纏再一起。雁王滿意的感受到俏如來在自己的身下顫抖喘息,直到俏如來換氣不順以為要窒息的那一刻才願意放開對方,讓他大口喘息。

  「哈……哈啊……」被強制的深吻之後,原本已混沌不清的腦袋更加的無法思考,此刻卻感受到雁王的雙手在自己的胸前和腰後騷動,「師、師兄,不…等…啊──」停留在俏如來胸前的那隻手,就算隔著衣服也明顯感受到已經挺立起來的乳頭,輕而易舉地抓準位置掐住他,按壓,畫圓。

  尚未體會到雁王的意圖,正想扭動身體躲避這樣的攻擊的時候,停留在自己腰後的那隻手鑽入了褲子裡面,撥開內褲,滑過渾圓的臀部,直抵小穴入口。「不……啊……」來得太急太快,即便自己僅存的理智告訴他還沒準備好,可身體總是誠實的,自己的身體已知雁王一切。

  「這個時候,師弟只要好好享受。」落下此話的同時,在小穴入口待命的手指直接探入了一指,「師弟都已經這麼溼了」,處於發情期的Omega為了能準備隨時和Alpha交合,身體早已是備戰狀態,但是被清楚指點出來的時候還是讓俏如來羞紅了臉。

  俏如來很快的就適應了雁王的侵入,隨即再增加的第二指、第三指,插入抽動的噗滋噗滋水聲格外的響亮,俏如來怎麼樣也無法忽視,只能淚眼婆娑的不斷搖頭,在一次的插入時候,碰觸到俏如來體內最為敏感的那一點,再也忍不住的俏如來放聲大叫,洩了一身白濁:「啊啊……唔啊……啊……」,後穴止不住的收縮,夾得雁王有點吃痛,卻是滿意俏如來的反應。

  雁王抽出自己的手指,解開腰間的皮帶和褲子,掏出自己的陽具,對準俏如來的小穴,折磨似的只插入前端頂部,退出,再插入,再退出。猶在高潮後勁的俏如來根本成受不了這樣的折磨,堆積在眼角的淚水已潰堤,張口喘息並討好般的用雙腿內側摩擦著雁王的腰。

  「師弟這一次,你做的很好。」語畢,便用力的將自己凶狠的陽具插入俏如來體內,死死的抵在身處。被貫穿的身體也得到了最大滿足,俏如來喘息的瞬間也放鬆了身體,雁王抓準時機分開俏如來的雙腿掛在自己的手臂上,大抽大幹的抽插起來,「啊啊!哈…恩……不,太…太快了……師兄,停……哈啊……」迅速堆積起來的快感席捲而來,俏如來無助地抓著雁王的手臂徒勞般的在上面留下抓搔紅痕。

  「啊……恩……唔啊……恩恩……」被情慾掌控的身體已然接受這樣抽插節奏,在雁王抽出的時候有自我意識般的收縮,好似想挽留對方。

  知道俏如來已經在節奏上,便轉而將自己的陽具用力刺戳在那敏感點上,這對於俏如來來說是另一個折磨:「嗯啊,哈……不,不要……啊啊……」,每頂到一下就是一陣顫慄,俏如來已經感覺到自己又將到達高潮。

  「師弟這麼快就去第二次可不好。」雁王這麼說著,就著還插入的狀態將人翻轉朝下,從背後進入俏如來的體內繼續抽幹,伸手繞到俏如來的身前,握緊俏如來的分身掌控著。

  「師…兄,啊……」從背後被插入的感覺讓俏如來更加的沉淪在慾海之中,自己的分身又被別人掌控著,俏如來就這樣被快感吊著,卻沒有更加有力的一擊讓他到達那欲仙欲死的境界。突然像是感覺到了甚麼一般,俏如來開始掙扎了起來,雁王估摸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麼,停下了進攻並將身子往前壓低,靠近俏如來的耳邊:「師弟感受到了嗎。」像是被點到了弱點般,俏如來想繼續掙扎卻被壓制住,雁王也心情好的咬著俏如來的耳垂舔弄起來,水聲毫無阻礙的傳入自己的耳內,再次點燃體內的慾火。

  「師弟,要拒絕我嗎。」說著此話的同時,雁王非常緩慢的抽出自己的陽具,像是要逼著俏如來做出抉擇。被情慾控制的身體完全顧不了理智的存在,胡亂的點頭:「要你,只要師兄……」,雁王聽到滿意的答案,隨即便將陽具重新插入,再次的大幹起來。

  「啊……恩,師兄……啊啊……」俏如來感覺到壓制在自己身後的人已經深入到自己的更為敏感的深處,「師、師兄……等,會…會懷孕的,啊啊──慢,慢點……」俏如來感覺自己快跟不上雁王的節奏,不只感受到雁王的結已打開,意識也即將遠離,只能死命地抓緊身下的被單藉此分擔一些注意力,雁王自然不會讓俏如來這麼做,雁王伸出左手不費力的讓俏如來的手放開被單並與之十指交扣。

  「俏如來。」就在意識將棄自己而去的時候,聽到身後的人喊了一聲自己的名字,拉回了意識,將自己的手反向握住雁王的手。

  「啊…啊啊──」弓起了背顫抖射出白濁,宣告著高潮的來臨,用力收縮的腸壁夾得雁王差點忍不住的洩出來,深吸了幾口氣後壓著俏如來腰部大力的來回抽插幾十次才在那濕淋淋的甬道內射出一切精華。

  接連的性事讓俏如來已無力移動一根手指,任雁王將自己放好在床上,從後抱住自己,圈緊的手臂和身後貼緊的胸膛傳來陣陣的溫暖和安心,想說些甚麼但睡意席捲而來,尚未說出口的話語就這樣沉沉地睡去。

 

  大門開鎖的聲音傳入室內,入內後卻沒有看到人,關上門後走過玄關轉入客廳,看著俏如來就這樣睡在沙發上也不怕身子著涼,Omega受孕之後為了有更多的營養供給胎兒多少會從母體攝取一些營養,自然會造成孕體的倦意。雁王走到俏如來旁邊坐下,將人調整好位置放在自己的懷抱,過程中俏如來像是抗議般的拍開雁王的手。就著這樣的姿勢過了好一會,俏如來醒了過來,尚未跟著醒來的腦袋迷迷糊糊的開口:「回來了?」

  「恩。」沒有多說什麼,看著俏如來些微攏起的腹部,俏如來自然也發現到:「孩子很聽話呢,不過還是不要遺傳到師兄的太多特點的好。」開玩笑似的對著雁王說著,雁王也回敬俏如來,以唇封住唇的方式。

  待俏如來輕捶自己的胸膛才放開,羞紅到像是能掐出血的臉頰,有點懊惱的撇過頭賭氣,「像師弟一樣完美的話也無妨。」看著因為撇頭而從白髮下露出的標記,伸手摸過那標記且這樣說著。因為雁王的這句話,俏如來的臉頰似乎又更紅了,像是逃命般的快速走到廚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