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還珠樓上下都知道,總裁任飄渺對於新來的總裁祕書,特別的好,不僅僅是公務上的任何事情,連最注重的隱私部分也由原先的女兒鳳蝶手中全權轉移到總裁祕書的手上,甚至有傳言,在秘書第一天報到後的隔天,任飄渺馬上打了一副鑰匙交給秘書,甚至連私人的手機號碼也存入了對方手機裡。

  多麼的明顯的攻勢,讓還珠樓的眾員工只能遠觀這總裁祕書,而不能更進一步,卻美中不足的,這位秘書似乎對於任飄渺的種種攻勢毫無反應,也只當作是公務上的需求,以及任飄渺的一些特殊要求,這樣的情況也讓其他員工看著也快要跟著總裁一起著急了。

 

  任飄渺每一天都在思考如何能吃掉眼前的人,可對方卻對自己的心思毫無察覺,想要出手的當下隔一秒,又決定煞車,不想太過突然的傷害到對方,如果因此這樣而跑走了那可得不償失,漫漫長的等待,終於讓任飄渺抓到了這次的機會。

  一日午後,任飄渺特意地把所有重要的行程、飯局、簽訂公文的「瑣事」都排開,站在落地窗前的任飄渺若有所思地看著外面,隨即「叩、叩」的兩聲敲門聲傳入,俏如來走入總裁辦公室也順手帶上門,例行式的報告下午的種種行程,正當俏如來說明到一半的時候,任飄渺已經不知道何時走到自己的面前並壓下公文伸手勾起那有著美好曲線的下巴霸道說著:「別看了,看我」

  「任總裁,請您不要這樣子。」

  「可是你也不討厭不是嗎,俏如來。」

  任飄渺刻意壓低聲音,靠近俏如來的臉頰說道,像是承受不了這樣的聲音,俏如來臉頰有些微紅,卻因為公事因素強作鎮定。看在任飄渺的眼裡越來越勾起他的興致。

  「那些事情沒有一個重要,其他的事情也都被我排開了,現在我只想要,你,俏如來。」

  過於直白的話語讓俏如來快招架不住,下意識地想要逃離這個房間,正想要轉身逃離的時候被任飄渺搶先一步抓住,並拉著人將其推倒在桌面上。俏如來的背部大力的撞在桌面上,俏如來吃痛的想要撐起身子,卻發現任飄渺不知道在何時已經將自己囚在對方雙臂圈起的範圍之內。

  「任、任總裁,不…不要這樣……」俏如來簡直欲哭無淚,自己並不是第一次知道任飄渺這樣任性的個性,但是這樣的狀況卻是第一次遇到,俏如來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只能低聲下氣的哀求任飄渺能放過自己。

  但是這樣的反應在任飄渺的眼中卻被曲解成另一種意思,任飄渺滿意俏如來的反應,抬起右手固定住俏如來的頭,不斷欺身靠近俏如來,眼神也直白地透露出想要俏如來的慾望。

  俏如來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只能抬起雙手緊緊抓住任飄渺的手臂,輕聲並斷續的說著:「不、不要這樣,唔……」

  似乎想讓身下之人不再那麼害怕,任飄渺親吻一下俏如來的額頭,感受到俏如來沒有那麼緊繃之後,開始緩慢的往下親,從額頭、眉間、鼻樑、鼻尖、臉頰,最後來到的唇角邊,俏如來沒有先前那麼緊張了卻仍然緊閉著雙唇,任飄渺也不厭其煩地不斷流連在俏如來的雙唇之間。

  因為緊張的關係俏如來連呼吸都忘了,想要趁機微張開嘴呼吸一點新鮮空氣,卻被任飄渺抓到此刻,快速的包覆住俏如來的唇並深入舌頭到對方的口內,不斷汲取那甜美的唾液。

  俏如來以為他就要窒息而死的時候,任飄渺終於放過了他,別過頭的大口喘息,眼角甚至有淚水開始堆積,任飄渺撐著身子暗嘆著俏如來的美,不等俏如來緩過來,任飄渺解開自己的領帶將俏如來的雙手綁住,但只是做個樣子,解決了雙手之後任飄渺解開俏如來的襯衫釦子,讓俏如來訝異的是,任飄渺居然單手……那麼簡單的就解開了扣子,仍在驚訝地同時讓任飄渺有機可趁,任飄渺低下身子開始吸允著俏如來胸前乳頭,突如其來的快感讓俏如來驚的不斷彈起身子。

  「任、任總裁,不要……」

  任飄渺當然沒把俏如來的話聽進去,自顧的吸允、舔舐那美好的果實,這一顆滿足了之後變換另一邊的繼續疼愛他。初經人事的俏如來不知道這樣的感覺是什麼,只覺得身體越來越熱,甚至有股不知道的感覺開始往自己的腿間堆積。

  任飄渺滿意的看著俏如來無助的表情,轉移陣地繼續往下,雙手快速解開俏如來褲子上的皮帶並脫掉和礙事的內褲,已經抬頭並分泌出液體的小東西已經腫脹的急需有人來疼愛他。

  俏如來對於來不及救回自己的褲子感到哀傷,正想要說些什麼,感覺到任飄渺的氣息靠近著自己腿間,想要夾緊的霎那先被任飄渺制服並壓制往兩旁分開,捧起那可憐的小東西,張嘴含入口中。

  「啊啊──不、這…很髒……快放開…啊啊……」被含入口中的感覺過於鮮明刺激,溫熱潮濕的口內讓俏如來止不住顫抖,被任飄渺極富技巧地舔弄之後很快地便繳械在對方的口內。

 

  高潮的快感讓俏如來氣力瞬間抽乾,顫抖著不斷喘息,任飄渺此時欺壓上來索吻,品嘗到口內有一股腥鹹味的時候突然意識到那是什麼東西,再分開雙唇之後便羞的別過頭不敢直視壓在身上的那人。

  任飄渺沾著一些尚未吞下的一些精液,將手探入俏如來尚未使用過的穴口,僅僅是伸入指頭而已就緊的無法再前進,任飄渺輕笑著並低聲的說著:「放鬆,這樣才不會傷害到。」

  身體似乎有意識般地聽從對方的指示,慢慢地放鬆身子,任飄渺抓準時機將手指完全插入,也感嘆於俏如來的緊緻。任飄渺緩慢的將手指抽出再插入,在一次的插入碰觸到俏如來最為敏感的一點,激的俏如來不受控制的彈跳起來並哭喊著不要。

  任飄渺很想要就這樣進去俏如來的體內,但是現在只有一根手指的進度,直接進去絕對會留下傷痕,難得的任飄渺耐著性子繼續幫俏如來做擴張準備,從一根手指,增加到兩指,三指,甚至四指。俏如來早已被折磨到淚眼婆娑,在任飄渺抽出手指的那一刻,俏如來似乎不滿意的呻吟一下,體內的腸道也挽留似的不讓人離開。

 

  解開俏如來手上的束縛,也解開自己的褲頭,扶著自己的莖體抵在俏如來的穴口,「俏如來,這種時候別再叫我總裁了。」

  聽到這句話後俏如來抬眼看任飄渺,似乎聽懂又好像不懂的疑惑點了點頭,下一秒便感受到對方的凶器長驅直入自己體內。

  「啊,任、任飄渺……別,啊啊……」

  「太、快了…啊唔……別再……啊,哈啊……」

  「不,不行了,啊……嗯啊……」

  「要、快要……啊啊啊……」

 

  高潮過後的兩具身體緊緊相擁著,先回過神的任飄渺撐起身子,將額頭抵在俏如來的額頭上說著:「說是告白,你接受這樣的告白嗎。」

對方似乎不太認同任飄渺所謂的「告白」方式,卻也沒有拒絕,「你就不思考一下被拒絕的可能嗎……」

  「哈,因為你不會拒絕我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