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流來襲,風雪大作。

  蒼狼踏進新居玄關的時候,一件靛紫色的毛料大衣早已被雪溽濕大半,整身都是被風吹的冰冷的寒氣。開著暖氣的室內讓他不由得舒服的吐了口氣。

  蒼狼進門沒多久,剛脫下身上那件濕漉厚重的大衣,俏如來便穿著一件材質較厚的浴袍從浴室出來,一頭白色的長髮雖然已用毛巾包起,卻還是不免滴下水來。

  「你回來了。」俏如來見著蒼狼,衝著他笑了笑,便一手擦著頭髮,一手要去拿吹風機。

  蒼狼倒是早俏如來一步拿走了吹風機,一手拉著俏如來到沙發坐下。

  「我替你吹髮吧!許久沒有這樣了。」蒼狼也不等俏如來點頭,逕自動手擦起俏如來還有點濕的長髮。

  「那就麻煩了。」俏如來也沒有推拒,任著蒼狼替他動手,他只管陷在蒼狼舒服的按摩手勁和吹風機吹出的陣陣溫暖就好。

  蒼狼小心翼翼地替俏如來吹髮,仔仔細細的確認過每一寸都吹乾了,才拿了梳子將頭髮梳順。俏如來倒是被服侍得舒服,身體半靠在蒼狼身上,眼睛也有些半瞇了。蒼狼往懷裡望去,只看見一截露出的白皙脖子和遮在浴袍之中若隱若現的潔白軀體,鼻間全是方沐浴完的香味。

  雙手環抱在俏如來腰間,在俏如來還有些微溫的髮上輕點了幾下,蒼狼便湊到俏如來頸邊,輕輕舔著、吻著,俏如來只迷迷糊糊的往蒼狼懷裡縮了縮。

  「蒼狼……」才剛扭頭開口要蒼狼停下挑逗的舉動,俏如來沒想到才剛喊出名字便被蒼狼以嘴封口。

  一雙紫琉璃般的眼睛滿載著溫柔的笑意和渴望,俏如來沒有多想便回應了他的吻。

  蒼狼伸舌輕柔的舔弄俏如來的唇並撬開唇齒,探入並仔細的一點一點涮過每個地方,像是要把每個地方細細品嘗一番。「唔……恩……」俏如來抬起手輕抵在蒼狼的肩膀,蒼狼這才滿意地放開俏如來讓人大口喘息。

  不等俏如來平息的機會,蒼狼抬起一手滑入浴袍的胸前開襟,另一手輕巧的解開腰間綁帶,浴袍因身後的人而滑落一邊,蒼狼就著這樣的姿勢輕吻俏如來的耳下、頸部、肩頭,「恩……好癢,蒼狼別、這樣……」像是輕啄的親吻動作搔癢的俏如來在蒼狼的懷抱中閃躲。

  感受到懷中人的動作,蒼狼收緊雙臂的範圍,放在腰間的手也開始不安分,開始輕撫俏如來白皙的腹部、大腿、腿根,以及開始微微抬頭的小巧玉莖。

  「啊……」俏如來發現蒼狼的意圖但未出聲阻止,蒼狼握起俏如來的玉莖開始上下搓動。停留在俏如來胸前的手也沒悠閒著,摸過俏如來開始起伏的胸前找到那點紅粒開始愛撫、輕輕的捏壓、再刮搔他。

  「恩恩……哈啊……」似乎承受不住這樣的快感,俏如來不知道該伸手阻止胸前的那隻手,還是身下玩弄的手,蒼狼也似乎知道俏如來快要到達高潮,突然惡劣起來用拇指壓住玉莖鈴口,無處發洩的快感像是萬隻螞蟻爬過身體般,難耐又麻癢。「蒼、蒼狼……別……別這樣,放手……啊……」

  俏如來雙手輕軟的推了推蒼狼的胸口,一雙蜜金色的眼睛含著層水霧,委屈的眼神看得蒼狼差點把持不住,想乾脆就把人推倒在沙發上狠狠疼愛一番。

  「乖,忍一忍。」蒼狼親了親俏如來的臉頰當作安撫,放開了還圈著俏如來挺立玉莖的手,一下子就讓俏如來面對自己,抱在懷裡站了起來。

  突然被蒼狼抱起,雙腿還被那雙有力的手固定在他的腰間,俏如來只能雙手環著蒼狼的脖子,整個人緊貼在他的身上,就連挺立著的地方也摩擦著布料,顫抖地從鈴口吐出一點一點白濁,全都沾在蒼狼的深色襯衫上了。

  俏如來半張臉都埋在蒼狼懷裡,咬著唇忍著呻吟。蒼狼加快了腳步往房間裡走,一邊舔著他通紅的耳朵。撞開半掩的房門,蒼狼將俏如來放到柔軟的床上親了幾口,便退開來,站在床邊動手解自己的衣釦,眼睛銳利的盯著躺在床上,一張俊臉、一副玲瓏身軀都染上一層粉色卻被身上凌亂的布料遮掩的若隱若現的情人。如此讓人難以自制。

  俏如來撞上蒼狼飢渴如狂的眼神,輕輕喘著半撐起自己,慢悠悠地將披掛在自己身上、早已沒有遮蔽功能的浴袍一點一點脫下。活色生香。

  當浴袍完全離了身,將身上衣物褪個乾淨的蒼狼便一舉將人壓倒,狠狠啃咬著俏如來的鎖骨,將人困鎖在自己圈起的天地之間,不容人掙扎推拒。下身硬如鐵杵、燙如烙鐵的凶器就這樣直白的貼在俏如來私密的地方,猖狂叫囂著迫不急待。

  「蒼狼……」聲音透露著情慾和索求,俏如來刻意動了動下身,在蒼狼的碩大上不知死活的蹭了幾下。

  感受到俏如來急著催促自己的動作,到底還是不忍心直搗黃龍,低下身子親吻俏如來粉嫩的雙唇,讓俏如來專注在與自己的深吻上。蒼狼一手扶著自己的凶器,對準甬道,挺起腰身整根送入。被填滿的快感突如其來,俏如來一時換氣不順哽咽在喉間,蒼狼才放開與俏如來的唇舌交纏。

  「哈啊……唔……好、燙,啊……蒼狼,快……」似乎是不滿意在其身上的人整根送入之後停在深處靜止不動,俏如來順從著身體的渴望,難耐又羞恥的扭動腰部,蒼狼自然也感受到了,「別急,這就滿足你。」話語剛落下,隨之而來的便是狂風暴雨般的抽插,快的讓俏如來幾乎快跟不上節奏。

  「啊啊,等、啊……太,太激烈了,唔啊……」不斷堆積起來的快感讓俏如來雙手緊緊的攀附著蒼狼的肩膀,如刮搔般的在蒼狼的背後留下幾條紅痕,蒼狼滿意的看著俏如來因為自己而陷入情慾無助的樣子,放慢節奏並在抽出、插入的過程中緩慢的變化各種角度。刁鑽的角度不斷地刺戳腸道,激的俏如來不住顫抖。在一次的插入觸碰到俏如來體內的敏感點,瞬間的激烈快感竄上俏如來全身,內壁也猶如自我意識般的收緊,強烈的包覆感讓蒼狼差點洩在俏如來的體內,調整呼吸將射精的慾望壓下後,看著身下人因為層層快感交疊而無助的樣子。

  「這裡,很敏感。」蒼狼壞心的笑了,便對準那敏感點用力戳刺,惹得俏如來只能喊出甜膩的哭吟聲,再無其他字句。「恩啊……不……別、我……我快……啊啊……」電流般的快感不斷竄過身體的各處,掛在蒼狼腰際的雙腿直直的繃緊彷彿下一秒就會抽筋,「蒼、蒼狼……啊,哈啊……停……要、要出……」估摸著俏如來就要到達高潮,俯下身用力吻住俏如來的雙唇,哭喊的甜膩呻吟都被蒼狼吞下入腹。上面與下面的雙重刺激,俏如來再也忍不住的到達了高潮,夾在兩人身子之間的男根也射出白濁。蒼狼放開俏如來的雙唇後壓緊腿跟加速抽插,來回幾十次之後死死抵在深處並洩出滾燙的精液,猶在高潮中遺韻的俏如來被強制延長高潮的快感,眼角堆積的淚水承受不住的啪搭流下來。

  蒼狼溫柔吻去自俏如來眼角滑落的淚珠,順勢沿著鬢髮啄吻,最後停在微微張開喘息的小嘴,輕輕咬著。

  俏如來恍惚之間收了收還環在蒼狼身上的手,失神的望著放開自己唇瓣、正衝著自己笑的男人。

  「還沒回神?」將俏如來的一隻手牽了下來,兩人十指緊緊交扣,蒼狼吻了吻俏如來的眉心。

  「蒼狼。」方平復高潮帶來的恍惚,俏如來笑著喚了身上的人,被蒼狼扣著的手也使力回握。

  「我在。」有些討好的用鼻尖蹭了蹭俏如來的脖子,蒼狼附在他耳邊:「再讓我抱一會,等下替你清理。」

  俏如來點頭,感覺到蒼狼將嵌入自己的巨物緩緩抽出後,以側躺的方式將自己重新擁入懷中,一下一下摸著自己被汗浸濕的髮,耳邊聽著對方有力的心跳,疲憊感突然湧了上來,沉重的眼皮沒有多久便完全闔上了。

  蒼狼感覺到懷裡的呼吸越來越沉穩規律,順著頭髮的手動作也不自覺的輕了。等到俏如來完全睡熟了,他才小心翼翼的把俏如來抱到浴室去,逐一將兩人打點好,乾淨清爽的躺上軟床,一夜好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