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來讚揚我的,紙筆就放在那邊書盡後你就可以走了。」

 

  這句話現在依然刻印在俏如來的腦海裡。

  俏如來沒有想過自己在研究所生涯中所被分配到的指導教授竟是此間學校最為出名的教授,默蒼離。不僅如此,默蒼離還是出了名的當人不手軟的教授,只要是無法雕琢的學生,就是立刻放棄,也沒有補救的機會。

  俏如來當初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默蒼離的手下活過來,可自己現下也好不到哪裡去,經過不斷的退件、修改、擴充的論文內容終於有了一小點厚度的時候,默蒼離開口要求自己必須再多交一份畢業論文出來,俏如來當下真想哭。

  為此俏如來已經幾乎日夜住在研究室,只有洗澡的時候才會回到學生宿舍,俏如來是連洗澡的時間也怕拖延到論文進度,往往都是以戰鬥澡的速度快速解決後再回去繼續埋在論文堆裡面。

  「俏如來,如果你交出的論文是這樣的東西,那你也別想畢業了。」

  這一個禮拜所耗盡的精力全部被默蒼離打回來,俏如來頓時感覺愁雲慘霧,對於自己的指導教授,從來不會說論文的方向該從何處下手、該怎麼延伸,還必須準時交上進度和下次的進度,即便是不斷的被退回,也必須要讓蒼離滿意為止。只是現在看著被打回原形的論文,俏如來心想這周要繼續住在研究室了。

  走出教授研究室後,俏如來剛好碰上同期一起進研究所的蒼越孤鳴,相較之下入了競日孤鳴門下的蒼狼,稍微比自己輕鬆一些,也因為研究主題相似所以只要兩人有空,就會互相一起討論。

 

  兩人坐在學校裡的咖啡廳,面前各是一盤輕食和一杯咖啡。

  「啊,默教授退件了?」蒼越孤鳴看著表情有些鬱悶、正喝著黑咖啡的俏如來,眼睛裡難掩驚訝,「有說什麼地方需要改?」

  俏如來交出去的部份論文他是看過的,沒甚麼大問題、甚至可以說是無懈可擊,卻依然被退件,讓蒼越孤鳴摸不著頭腦。

  俏如來淡淡搖搖頭,眼下並不明顯的陰影和頹喪的樣子讓蒼越孤鳴有些不忍。

  「不然……你今天先回宿舍睡飽一點,明天再繼續?我們一樣可以一起討論的。」蒼越孤鳴提議,「你應該先好好休息一下。」

  俏如來苦笑著覆議,又和蒼越孤鳴一塊聊了一會,吃完盤裡的三明治和咖啡之後,才告別。不過俏如來並沒有回宿舍,而是往圖書館去。當他又捧著十來本書踏出圖書館時,天已經黑了。估量著自己還不怎麼餓,俏如來決定先到研究室去繼續進行論文。從研究中抬頭,已經是晚上九點了。俏如來鬆了鬆肩膀,決定回宿舍洗個澡,順便拿些備用的零食,再回到研究室繼續挑燈奮戰。

  俏如來前腳剛走,默蒼離和杏花君後腳便出現在走廊盡頭。

  「默啊蒼離,你嘛好了,俏如來的論文是有這麼趕嗎?這麼急迫的時間,你是不想讓俏如來休息了啊?」杏花君叨叨念念,對默蒼離的做法再次提出異議。

  「他應該要有所覺悟。」默蒼離只是面對著手上的平板電腦,連看一眼身旁的友人都懶。

  「你……啊!算啦,跟你講也講不聽,還不如我替你多盯著他一點來的乾脆!」杏花君對好友的性子也莫可奈何,與其期望他會行動,還不如自己先勤勞點。

 

  默蒼離已經數日未見俏如來,但很清楚杏花君自從那日那麼說以後,便真的天天做兩份午餐分別給他們送,也沒聽他多唸叨什麼,也就不怎麼在意了。直到俏如來應當交論文過來的那日,卻是蒼越孤鳴敲的門。

  「不好意思打擾了,默教授。」蒼越孤鳴走進默蒼離的研究室,手裡拿著俏如來寫好不久的新論文,道:「這……默教授,俏如來他體力有些透支了,正在研究生的研究室裡休息,這是他昏睡過去之前,交代一定要今天交到您手上的論文。」

  蒼越孤鳴將手裡的論文雙手遞過去,默蒼離沒有停頓,接過資料之後,只淡淡的對眼前的年輕學生道:「俏如來醒了,叫他立刻來見我。」

  俏如來在默蒼離門外站定的時候,已經下午五點了。確定房間裡的燈還亮著,俏如來才敲門,得到應允之後便開門進入。

  默蒼離坐在沙發上看書,手邊的小桌子上放了一盆水和一條毛巾。

  「……師尊。」俏如來出聲呼喚。

  「過來。」默蒼離放下手中的書,看向俏如來的眼神沒有多大變化,「躺著。」

  俏如來愣了一下,才依言走到沙發坐下,但是對於躺下的指令,卻很是躊躇。最後還是敗在疲累之下,躺在默蒼離的腿上。

  默蒼離見他躺好了,才伸手進水盆,將濕潤的毛巾擰乾,示意俏如來閉眼,才將溫熱的毛巾覆在他的黑眼圈極重的雙眼上。

  「師尊?」俏如來發出疑惑。

  默蒼離沒有答話。

  「……蒼離?」

  「嗯。你睡吧。」一手牽過俏如來的手就放在他肚腹,另一手順著他的髮,「醒了再問你。」

  覆蓋在眼上的熱毛巾,和臉側邊傳過來的身體溫度,有點偏涼但是有股安心的感覺,然而方才雖經過小歇但身體尚未修復完全,兩種溫暖的熱度催化之下讓俏如來直接沉睡進入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久,俏如來漸漸地轉醒,印入眼簾的第一個景象就是默蒼離,俏如來驚訝的睜開眼睛,不僅驚訝,更無法相信蒼離就讓自己躺在他的大腿上直到自己睡醒為止。

 

  俏如來突然有點不太瞭解這位教授的個性了。

 

  「醒了嗎。」

  在俏如來醒來的時候默蒼離也感受到了,正當俏如來在疑惑的時候先行打破了沉默:「醒了就先說明為何昏倒的事情。」

  「師尊……」

  「論文並不是你該用的藉口。」

  「是……」

  「如果精神不濟那就別來了,免得浪費時間,交出來的東西我一眼也不會看的。」

  說著看著俏如來的頭越來越低下去,默蒼離只差沒說出『是要我對著你的頭頂說話嗎』的句子,本打算在俏如來依約過來研究室找自己的時候也準備計數著俏如來的錯誤,但是想起蒼越孤鳴那句「俏如來體力透支」之後,便作罷。拿著盆子和毛巾去裝熱水後坐定在沙發上開始等待自己的學徒來敲眼前那扇門。

 

  「肚子餓的話就過來吧。」俏如來似乎還跟不上蒼離的思考速度,不過經對方這麼一提,隱約感覺到肚子開始叫囂著要進食的聲音,立刻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和書本。

  默蒼離不疾不緩的走回教師桌旁,拿起外套之後便往門口走,俏如來不敢多言的跟上去,跟在默蒼離的後面走出研究室,走過走廊,路上還遇到了幾位尚未離開學校的學生,並向默蒼離禮貌性地打招呼。

  走到停車場,看著默蒼離走到同校校醫的杏花君的車子旁,拿出了平板滑了滑之後,不一會杏花就在不遠處出現。

  「蒼離啊,你有沒有好好的照顧俏如來啊。」

  默蒼離似乎決定忽視好友的這個問題,俏如來有點傻愣的看著兩人,「俏如來,今天聽到你體力透支的時候差點嚇死我了,還好你沒事。」

  「俏如來無事,讓前輩擔心了。」

  「那時候本來蒼離還打算等你醒來後要盯著你的論文,但是後來蒼離到我這裡來跟我說一些事情之後就回去了,看來蒼離有好好地把我的話聽進去。」

  「師尊…?」這下俏如來真的不懂蒼離的個性了。

  「杏花,我餓了。」

  「知啦!我載你們回去,修儒應該已經準備好一桌囉!」杏花君擺擺手,率先開了駕駛座的車門進入車內。

  默蒼離逕自坐進副駕駛座,俏如來沒有機會拒絕,也就從善如流進入車後座,平穩的車速和車內安心的氛圍,讓俏如來慢慢地又進入夢鄉。他被杏花君搖醒的時候,車子已經穩妥地停在默蒼離居住的高級公寓停車場裡。俏如來還不太清醒的跟著杏花君和默蒼離的腳步,第一次造訪了默蒼離的住處。杏花君拿著鑰匙將大門打開時,修儒和無情葬月正好剛擺好碗筷。一整桌菜有葷有素,就連湯品都分成葷素兩道,讓俏如來道了好幾聲謝。一餐豐盛的晚飯吃完已經晚了,杏花君帶著修儒與無情葬月離開後,俏如來也打算向默蒼離告辭。

  「今天留下吧。」

  俏如來沒想到默蒼離會開口要他留下過夜,當下就愣在那裏。默蒼離倒是沒放下手裡還在滑的iPhone,冷淡一聲跟上便將俏如來喚了回神。

  默蒼離先帶著俏如來去了客房,然後帶他到浴室後,便命令他先進行洗浴了。俏如來只能先進了浴室,雖然疑惑但也沒有提出疑問。默蒼離等到浴室裡傳出水聲才離開去替俏如來拿取換洗衣物。

 

  俏如來穿著略嫌寬鬆的衣服坐在床緣,用手機發訊息給蒼越孤鳴,告知他今日不回宿舍的事情。訊息一送出便已讀,對方也傳來關心的話語,互道晚安之後,俏如來便將手機關機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環視著房間擺設,俏如來還是不敢相信默蒼離會要他留下過夜,明明他叫車回宿舍也是可以的。腦海裡又想起午後,在默蒼離的研究室裡,那一連串有點坦然又有點彆扭的溫柔,臉龐不禁有些發熱,畢竟兩人交往至今還未有過甚麼特別親暱的互動。

  默蒼離開門進房的時候,手裡還拿著一杯溫好的牛奶。

  「師尊。」俏如來起身迎接,默蒼離只是將牛奶塞到他手裡,便自己坐到床上去。

  「喝掉。」不容質疑,默蒼離滑著手中的面板問:「為何昏倒?」

  默蒼離的語氣冰冷,俏如來自動在默蒼離面前站定,卻不知該如何回答問題──昏倒的原因他不會接受,但是要輕描淡寫帶過又已經沒有機會了。

  「喝完再說話。」默蒼離瞥了眼不知如何開口的俏如來,輕拍了身邊的床鋪便不再搭理。

  俏如來乖乖的坐到默蒼離身邊,一口一口慢慢將牛奶飲盡。正想起身將空杯拿去清洗,默蒼離的手便放到俏如來腿上。

  「師尊?」轉頭面對默蒼離,俏如來渾然不覺自己的嘴唇上方正有一小圈奶沫。

  俏如來愣的看著默蒼離的臉越來越近,感覺到自己的唇被輕輕含了一下,對方似乎還在上唇的部分舔了一口,整張臉霎時酡紅。默蒼離拉開兩人距離,一臉平淡的將自己的iPhone和俏如來手裡的馬克杯都放到床邊的矮櫃上,轉身就將俏如來壓倒在床上。

  「……師尊?」俏如來不明所以,頭腦仍舊停在剛才的吻上沒有離開。

  「用思考代替發問。」默蒼離一句話堵住俏如來的嘴,再次吻上。

  其實默蒼離知道在這方面俏如來完全是一張白紙,會說出那句話只是長久以來的自然反應,但是事情發展到如此,默蒼離自然也不願意中途喊停。俏如來看著自己師尊壓在自己的身上還……親吻了自己!俏如來內心仍在震驚,來不及思考就被掠奪了這項功能。俏如來感覺到默蒼離的唇舌不僅僅在唇間回味,甚至探入舌開始刮搔口內每個細微地方。

  俏如來已然忘記反抗的事情,只能任由對方在自己的口內予取予求,不知道該做甚麼的雙手只能緊緊抓住默蒼離的衣領,發顫的雙手完全沒有氣力推拒,直到自己以為要窒息在這張床上的時候,默蒼離才滿意地放開俏如來。

  看著自己的弟子在身下大口大口的喘息,臉上依舊是平常的冷淡表情,但是細看之下有不同的情感蘊含在默蒼離的眼內,俏如來自是沒有發現。正當俏如來努力平息的時候,默蒼離開始解開俏如來身上的襯衫扣子,開始燥熱的身體在解開衣服接觸到冷空氣的那一刻,俏如來不禁打了一個冷顫,因為這刺激的關係,俏如來感覺到自己的胸前紅粒開始硬了起來,這樣的反應自然沒有逃過默蒼離的眼睛。

  默蒼離抬起右手輕巧的捏住俏如來左邊的乳頭,異樣的感覺瞬間竄過俏如來的身體,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有點酥麻卻又不討厭,看著俏如來不討厭這樣的行為後,默蒼離便俯身用嘴含住被冷落的另一邊乳頭,突然被含入,那種濕潤又溫暖的感覺讓俏如來忍不住地尖叫出來:「啊──師、師尊,不…不要這樣,好,好奇怪的感覺,哈啊……」

  默蒼離沒有理會俏如來的反抗,被含入口中的紅粒正被狠狠的疼愛著,不時的吸允、不時的齒咬,甚至用上犬齒用力地咬著,俏如來都要錯認是否會被咬下來了。

 

  「俏如來。」

 

  恍然之中聽到蒼離在呼喊自己的名字,強迫自己拉回神智,在一片淚眼模糊之中想要看清楚默蒼離的身影。覺得自己該說些什麼,正當開口之際,俏如來被默蒼離拉起自己的右手摸過自己的腹部,探入褲頭伸入內褲裡,摸索著已微微抬頭的慾望,想要脫離這樣的羞恥困境,俏如來不安分地開始扭動身體,卻被默蒼離單手壓制在床上,俏如來著實被嚇了一跳,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師尊居然力氣這麼大。

  感覺到自己的手被帶著摸過恥骨,探得那慾莖便被帶著一起握住他,俏如來想收手也不是,想反抗也不行,自己手中握著熾熱的莖體,手上還有另一隻大手包覆著,正帶著自己上下嚕動,還被指引著如何刺激莖柱上的小裂口。

  俏如來此生從來沒有自己這樣做過,更不用說被人這樣帶著自慰,對方還是自己尊敬的師尊!

  俏如來覺得不會再有比這更震驚的事情了,卻忘記了現在壓在自己身上的是默蒼離。

  默蒼離看著俏如來漸漸地進入佳境,握緊俏如來的手逼著他加速摩擦莖柱,「啊……不,別…師尊……嗯啊…啊啊啊……」,從來沒有體會過的高潮快感如電流般的竄過全身,俏如來完全忍受不了,就這樣洩在自己的手中了。不給俏如來休息的機會,默蒼離率先收回手並快速的將俏如來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脫掉,沾起一些白濁液體,分開俏如來的雙腿開始往那小穴口靠近。

  感覺到默蒼離的氣息轉往自己更為羞恥的地方,俏如來想要撐起身體阻止,卻被默蒼離抓準時機,深入一根手指到自己的體內,初次的感覺只感覺到有強烈的異物感,體內腸壁不斷地收縮想要把那東西排出去,卻是徒勞無功,只覺得強烈的擠壓讓默蒼離有想要快點品嘗這副身體的想法。

  待俏如來慢慢習慣這樣的感覺之後,默蒼離才開始緩慢地收動自己的手指,起初俏如來還能咬住下唇忍住聲音,但隨著身體慢慢地適應,開始分泌出更多的液體後手指的進出更加順利,他也開始增加體內手指的數量。

  伸入第二指之後,俏如來開始明顯的潰堤現象,不時有細微呻吟聲因為阻止不了而洩漏出來,默蒼離似乎滿意俏如來這樣的反應,抽插的手指開始轉換各種角度,試圖尋找俏如來體內最為敏感的那一點,就在某一次的插入讓他找到了那地方,「啊……師尊,不要、不要了……唔恩……」太過激烈的快感,讓俏如來徹底潰堤放聲大喊,淚水也忍不爭氣的滾滾落下。

  俏如來的反應有點出乎自己的預料,默蒼離有點心疼了,抽出手指並壓上身子輕柔的舔舐掉掛在俏如來臉頰上的兩行淚水,感受到自己臉頰上的溫潤感,俏如來睜開眼看到師尊的臉近距離地在自己眼前。默蒼離的臉距離自己太近,俏如來可以明顯看到對方那棕紅色瞳孔中所透露出的深層慾望,俏如來不敢直視那份慾望,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微微別過頭,卻被默蒼離伸手阻止扳回來。

  「俏如來。」這次俏如來知道是師尊在喊他的名字,但不同的是,這次的聲音卻低沉而磁性,似乎是要帶著俏如來深陷名為慾望的泥沼中。

  「天意,或是天是故意要如此。」默蒼離突然說出這句話,俏如來不及細想其中含意,卻感受到默蒼離的陽具正在摩擦自己的大腿根部,俏如來感覺到全身的血氣都往臉上衝,也不知道該怎麼阻止。

  默蒼離抬起身子看著躺在身下之人,因為不常在外而有著跟自己差不多的粉白肌膚,現在被情慾點綴著在身體各處開滿紅潤小花。俏如來有點受不了默蒼離的審視眼神,害羞地想要抬起手遮住自己的臉和身下部位,正當抬手到一半的時候聽到默蒼離的聲音:「別動。」

  俏如來只能羞著放下手,取而代之的緊緊抓住身下的床單,淚水也再次開始堆積在眼角。

  似乎是審視夠了,默蒼離開始解開皮帶脫下褲子,陽具彈出來的那一刻俏如來簡直不敢直視。默蒼離抓起俏如來的雙腿並分開他們,欺身上去且扶著自己的陽具抵在俏如來的穴口,感受到俏如來因為害怕而不住地顫抖。

  心底到底也是不捨,默蒼離輕吻一下俏如來的額前,並靠著俏如來的耳旁輕聲地說著:「別怕。」

  感覺到俏如來放鬆了身子,便一舉將自己的凶器全部送入體內,突來的撕裂感還是讓俏如來痛的顫抖起來,默蒼離也沒有一開始就猛攻,進入之後就深深地埋在深處,等待俏如來的適應。

  待俏如來慢慢的舒緩眉間,默蒼離知道俏如來已經適應了這樣的感覺,便開始抽插起來,慢慢地抽出和插入的節奏讓初經人事的俏如來感覺到有萬隻螞蟻爬過的感覺,漸漸的身體感覺不到痛感,只感受到麻癢和隱藏在其中的快感。

  「師、師尊……」俏如來想要告訴默蒼離自己已經準備好了,卻羞恥於開口,而默蒼離也知道俏如來內心所想的,將俏如來的雙腿掛在自己的腰間,開始加快抽插速度。

  「啊……師尊…慢點,啊…哈啊……不……」

  「喊我的名字,俏如來。」

  「名…字…蒼、蒼離,啊啊……」默蒼離滿意弟子的反應,開始往俏如來最敏感點用力刺戳。

  「唔啊──太…深了…啊啊,快、快要……」

  「啊……啊啊──」

 

  等待著高潮遺韻過去的兩人,相擁而抱,默蒼離親吻著俏如來,「你做得很好。」

  「師、師尊,這是……?」俏如來不知道這句話代表的意思是什麼,疑惑的看著默蒼離,卻沒有得到回應,只有「睡吧。」的回答,俏如來也不打算繼續追問,接連的性事已經消耗太多體力,越來越沉重的眼皮終究敵不過睡魔的攻擊,緩緩進入夢鄉,默蒼離看著懷中的人平緩的呼吸,如似珍寶般的抱緊在自己懷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