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皇戰影第七集的喝醉俏如來設定

 

  「俏如來,你喝得太多了。」

  雖然是在適當的情況之下讓俏如來陪自己喝酒的,但是赤羽信之介沒有想到的是,俏如來如此的不勝酒力。

  「赤、羽先……生,俏…俏如來沒……醉……」說完這句話的俏如來,便不支的倒趴在桌子上了。

 

  不忍俏如來在涼亭中睡著,起身繞過桌子去扶起快要不省人事的俏如來,正低下身子想要把人扶起的時候,怎知俏如來突然起身,雙手環抱住赤羽的脖子,像是小貓撒嬌似的蹭著對方頸窩,「赤羽先生,好熱。」

  赤羽瞬間覺得腦內有什麼東西斷裂的聲音,默默的深呼吸幾次後才壓抑住,抬起手輕拍俏如來的背部,「乖,在這裡睡著身子會受風寒的。」

  「恩。」對方的輕聲應答,才讓赤羽繼續原本的動作,就著這樣的姿勢一把橫抱起俏如來,抱起的動作很輕柔,踏起的腳步卻是著急的。

 

  將俏如來抱回屋內後,將人輕放在床上,轉身想要去打些水來的時候,感受到俏如來抓著自己的衣角,輕聲道:「赤羽先生……熱……」,赤羽不知道那人現在是醒著還是醉夢中,但是聽到這樣的聲音,赤羽決定將理性拋於腦後。

  床榻承受了兩人的重量,嘎滋聲作響,俏如來感受到有人壓在他身上,努力地睜開眼睛甚至帶點淚光,當然俏如來不會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樣子。

 

  赤羽抬起手順著俏如來的臉頰弧線輕撫,再往上到那已被酒氣薰呈粉紅色的嘴,終究是忍不住地低下頭親吻那雙唇,「恩……」,點水般的親吻,感受到俏如來的放鬆後,赤羽決定再更進一步,趁著俏如來張嘴呼吸的時候將自己的舌探入對方,努力的汲取對方、刮搔每一處細微敏感處。

  正當俏如來以為要窒息的時候,赤羽終於放過了自己,大口喘息的同時,努力撐起身子依靠在赤羽的懷裡,「赤羽先生的身體好涼,好舒服…」

 

  赤羽決定遵從內心欲望,快速的脫掉身上的外衣,開始幫俏如來脫掉衣物,還在迷糊中的俏如來不知道赤羽在對自己做甚麼,依然故我的繼續蹭在懷裡,直到身體接觸到冷空氣的瞬間才緩慢意識到自己的樣子是什麼。

  但是想著對方是赤羽,俏如來像是想了想,沒有說什麼的直接撲在對方身上,像是任對方處置了,雖然赤羽很想快點進入那美好的身體,但終究仍是不捨俏如來的身體受傷,所以還是慢慢地從前戲開始。

  「嗯啊……」感受到自己的胸前一陣刺激,俏如來一時無法忍住的呻吟出來,卻想要更多,像是知道俏如來內心的想法,赤羽加重玩弄的力道,空閒的另一手開始往下探索,直到握住那小巧的東西。緩慢地搓動,直到那東西完全挺立起來之後,開始加重力道,不時惡趣味的摳弄傘狀頂部上的馬眼,上身與下身的雙重刺激之下,俏如來很快地承受不住,「啊啊!不,快……停下……要……啊啊──」

  感受到身下人緊繃的身體和無意識地顫抖,也洩了一身的白濁,卻沒有聽到俏如來的聲音,嘗試性的喊了一聲:「俏如來?」

  回應自己的只有細微的呼吸聲,看來是連日的疲勞再加上酒精和床事讓俏如來體力透支了,起身整理好俏如來和自己之後,將人抱好在懷裡:「剩下的,下次再繼續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上歐汀娜 的頭像
天上歐汀娜

用思考代替發問

天上歐汀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