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皇戰影第七集的喝醉俏如來設定,此篇還會增長

 

  上官鴻信最近多了一個興趣,在尚賢宮養傷的時候下屬的線人前來回報,身為墨家鉅子的俏如來在黑水城與人喝酒,說了毫不相符合的敬酒詞,甚至喝到醉倒。

  這樣的師弟他倒是很有興趣看看。

  自此之後雁王不斷的找時機想要找俏如來對酒,即使可能無法聽到那一點雅緻也沒有的酒詞,但是喝醉之後,一切都好談。

 

  俏如來不知道雁王是什麼時候盡到自己的房間,桌上還擺了一壺滿酒。

  俏如來想要轉身就走。

 

  「師弟不想敬師兄一杯酒嗎。」

  俏如來現在就想離開。

 

  但是知道自己的同門「師兄」不會這樣輕易放過他,在腦內進行了一場拉鋸戰之後,決定還是乖乖妥協,走到桌子旁坐下。

  「你的選擇很正確。」

  「不知道雁王今日前來找俏如來有何要事。」

  「喝酒。」

  俏如來看著眼前的酒潭,臉都拉黑一半了,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墨家的人在暗處看到上次和劍無極勉強陪酒的情況了,只是沒想到雁王會因為這事情而親自上門,還……帶著酒一起來。

  看著雁王在自己的杯子裡倒酒,俏如來開始思考要不要喝下這杯酒,「不喝嗎?」,聽到雁王詢問著,只好深深吸一口氣,將那杯酒一飲而盡。

 

  酒過三巡,俏如來感覺到自己有點醉意了,「師弟已經醉了嗎。」俏如來不太想要理會,正準備站起來的時候,雁王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俏如來想死的心都有了:「聽說師弟上次說了一段很有趣的敬酒詞,要不要也說給師兄聽呢。」

不只想死的心情,想一巴掌拍死劍無極的心也有了。

  「雁王所說之事俏如來並不知情。」俏如來決定裝死到底。

  「那,師兄用另一種方式讓師弟說出來,如何?」

  俏如來還沒反應過來,雁王便伸手被一把拉近俏如來,也沒來的及站穩,就這樣撲進雁王的懷裡,感覺到對方的危險氣息,想要抬手掙脫的時候卻被捉住雙手往後一剪,下一秒就被封住了唇,更趁機滑入對方的口內,「嗯!唔…唔……」平時俏如來的力量本就不如雁王,現在酒力的加乘下,自身的力氣就像是抓癢般的程度。

  俏如來以為自己會窒息在雁王的懷抱裡,正這麼想的時候雁王終於放開了自己得以大口喘息,臉上因為酒氣造成的紅潤更加的紅,紅倒像是能掐出血。看著師弟在自己懷裡喘息的樣子,雁王眼神一暗,一把將人推倒在桌子上,並開始退去俏如來的袈裟。

  熾熱的身體接觸到冷空氣的瞬間,俏如來不禁的哆嗦了一下,卻沒有感受到自己的胸前紅粒已經挺立的硬起來了。看著那誘人的紅粒,沒有多想什麼就低下頭去含住、吸允他,讓他更加的挺立。或許是因為酒精作用的關係,俏如來感覺這比平時還要更加的刺激,感官像是突然敏感了好幾倍一樣,雁王每次動作都激的他頭昏腦脹,「不、要……夠…了……」。

  雁王不予理會,空閒的雙手輕撫著俏如來的腰線,一把掐住便感受到身下的人身子一震緊繃後像是洩了氣一樣癱軟在桌子上,另一手迅速的退去褻褲,露出已經些微抬頭的玉莖,一手掌握之後開始上下搓動,酒精的催化下,很快地便瀕臨高潮的階段。

  「不、不要了,快放手……啊,啊啊……」

看著身下的師弟不住的抓搔自己的手臂,心情愉快地按壓住馬眼,看著師弟因為脹痛感而無助的感覺,再鬆開手,那到達高潮的美景,雁王從沒想到自己也會被這樣深深吸引住。

看著師弟還沉浸在高潮的遺韻,低下身子靠在俏如來的耳旁說道:「師弟,夜才剛開始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洛惟斯 的頭像
洛惟斯

用思考代替發問

洛惟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