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亂入有!?(咦)
※些微的不堪言語(被摔)







  「呵呵呵!」

  一進門就聽到田中先生那爽朗、悠閒的笑聲,悠閒的坐在墊子上喝茶。不管發生甚麼事,似乎第一個反應就是喝茶吧!

  『咳咳,咱們先不要管田中先生吧,讓我們回到正題!』



  「對於這件事情,還有甚麼想法嘛?」

  因為是在倫敦市區的別墅,也算是貴族的財產一部份,但因為地勢關係坪數算是中等的大小。賽巴斯欽正在幫主人擦洗。

  「少爺有甚麼吩咐嘛!」

  自動略過謝爾的提問,由自己在問起另一個毫不相關的問題。

  「喂,給我認真的聽!」

  「還有需要加強的地方嘛!」

  再度的略過問題,謝爾有一把無名火被點燃了--

  「你這傢伙,有沒有聽到我在說話啊!」

  「如果少爺沒有特別需要得話,請容許我先行離開,我要先去準備晚餐了!」

  清洗毛巾,一把擰乾,起身!

  知道謝爾的問題,也知道從何答起,但賽巴斯欽卻很喜歡他們家的小主人因為自己的「玩鬧」而生氣的樣子。在人世間生活久了,和人類一起生活久了,或許只是想體驗一下「把玩」人類的感覺吧!畢竟以前的那種生活,活了這麼久,也會膩的!

  「可惡,你別欺人太甚!」

  「喔呀,少爺生氣了嘛!」

  「你在耍我嘛!」

  「沒有!只是少爺這樣的表情,一臉茫然的樣子--真讓人垂涎啊,偶而看看少爺的這種表情也不錯呢!」

  「別給我扯不相關的東西,快回答我的問題!」

  謝爾感覺到自己的耐心快被這位「執事」磨完了,盡管如此,還是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時間已經不早了,我該去準備晚餐了,該告辭了!」

  嘴上露出完美的角度的微笑,輕鬆的轉過身抬起腳步離去。卻不讓謝爾看到,自己那邪惡、最原始的本性的「笑容」……

  「呿!!」

  「賽巴斯欽,竟然耍我,還玩得這麼開心,真是令人不爽!」

  「!」

  像是意識到了甚麼,飛快的從大浴池裡起身,胡亂的擦拭身體。拿起浴袍就穿上,快速的綁好帶子飛也似的往餐廳奔去,也不顧自己的形象。

  「賽巴斯欽!!!!」

  「喔呀,少爺有甚麼事嘛!還穿成這樣,怎麼可以這樣呢!」

  「先別管這個,你從現場找到的那些東西呢!讓我看看,說不定……」

  「請少爺先去換個衣服再來吧,不然這樣可事會『誘人犯罪』的呀!」

  「你--……」

  舉起手就想往賽巴斯欽的臉上賞一個巴掌,但是動作只做到一半就停住、放下了。

  「少爺這麼的想體驗給人巴掌的感覺嘛!」

  微笑的瞇起眼睛,並且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本性」……「惡魔的本性」!!

  「換就換,等我下來時就把東西拿出來。」

  「了解。」

  『連看一個東西,也要耍我!!賽巴斯欽你活得太輕鬆了嘛!』

  不情願的快步往樓上房間走去,關起房門換起衣服。

  卻也沒有注意到賽巴斯欽的接近……

  「少爺何必這麼的急呢。」

  「--你、你甚麼時候……」

  「難道少爺忘記了嘛!」

  再度的露出那個「微笑」,平時看到是忠實的象徵;現在的「笑容」,卻是令人討厭上好幾倍……

  「應該是不會忘記的吧--!」

  「即使是『主僕關係』,禮貌還是要有!忘記的應該是你吧!」

  「喔呀,難到少爺不想看看那些證據了嘛!」

  「哼,我看你應該是要說:『那種東西有甚麼好看的。』這樣才對吧!!!」

  「看來少爺挺清楚的嘛。」

  「不過,我就是要看。賽巴斯欽你還能怎麼做。」

  謝爾狠狠的瞪了一下賽巴斯欽,卻不知道,這位執事已經開始在計畫著他的下一步棋子了。只有在這個時候,「國王」的位置是屬於他的!

  「還能怎麼做,那就要看少爺得下一步怎麼走嘍。」


《續》


這篇的賽巴斯欽感覺快變成某變態鳳梨了XDDDDDD(巴去貼牆)

當初寫這篇的時候,要不要讓寫爾說出那些比較激動的語氣時真得很猶豫=口=

不過,最後還是決定寫出來。畢竟這是謝爾有點「不可愛」的地方

但是這樣的「不可愛」對賽巴斯欽應該就是不一樣了吧XDDDDDD(被摔)


感謝觀賞ˇ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洛惟斯 的頭像
洛惟斯

用思考代替發問

洛惟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