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架空







  隱約感覺到自己被骸強形的帶離並盛中學,雖然沒有因此而有被上下其手的觸感,不過以這個男人的個性來看,這……也應該是遲早的事情吧--

  仍呈現昏沉狀態的綱吉,好像……好像有聽到門鎖開啟的聲音……

  『這裡……是哪裡……骸,想把我帶去哪裡……!?』

  無法訴說出口的問題,自然的往綱吉的肚裡吞回去。

  其實,這棟房子是骸在前些日子所買下的,除了是當作自己的基地之外,也是讓綱吉有個好環境可以留在這裡好不離開自己的身邊。

  骸走向其中一個房間,打開房門,諾大而寬敞的房間隨即印入眼簾。牆壁上精緻的雕刻、簡約的寢具擺設和兩個高大的落地窗,外面還有個小陽台。

  將綱吉輕輕的放在位於正中間的床鋪並幫綱吉蓋上被子。

  這床鋪是個雙人床且又加寬、加長的床鋪。這樣的加寬、長後的尺寸大小,都已經可以讓一個職業籃球選手翻個身都不會跌撞到床邊的尺寸。

  骸會這樣做,恐怕只是因為要有「非常足夠的空間」可以在往後的日子裡,跟綱吉完「滾床遊戲」--

  「別離開我,好嗎!?」

  骸將手輕輕的撫過綱吉細嫩白皙的小臉龐,輕輕的淡出說道。

  或許綱吉聽到了吧……

  「唔嗯--」

  細微的發出聲音。至於骸有沒有聽到……那就只能問當事人了。



  「嗯--?這裡是--?」

  待藥效退去之後,綱吉終於恢復了意識,用手撐起身子。用右手輕柔的眼睛,也不忘環顧四周,發現現下的自己並不是在「接待室」,而是身處在一個不明的房間裡面……

  想到這裡,綱吉就感覺到一股寒意直逼自己而來,下意識的弓起身子,並將床單往自己的身上拉。將自己包裹的像一個粽子一般!!

  「喔呀喔呀!綱吉醒了嗎!?」

  從身後傳來一股成熟、性感的聲音,也感覺到那人過於接近,而讓嘴裡吐出的熱氣直接接觸到自己的皮膚。

  綱吉有如被觸電到一般立即的跳開,讓自己與骸保持著「安全警戒範圍」,保護著自己不被眼前這個男人碰觸到自己,因為……綱吉的身心,是屬於恭彌的,但這只是綱吉自己的單方面想像而已,恭彌是否真的也愛自己,自己也不知道。應該是要說,是綱吉自己把腦袋強形的封印起來。

  深怕自己夢醒之後這一切就會拋棄並遠離自己的身邊……

  「綱吉,骸在想那個人嗎,那個雲雀恭彌!?」

  「唔……」

  被說中自己內心所擔心的事情,不過也不敢回答骸的問題。為什麼呢!?

  『澤田綱吉,為什麼這個問題你不會堅決否定嗎?自己都不是已經承認自己是屬於雲雀學長的嗎?!』

  在心裡面打轉了好久,堅決的告訴自己,自己是永遠屬於恭彌的。正想要回答的時候,卻也被眼前這個男人又搶先一步說出自己想要說的話,想要說出口的話語,總是會被這男人透知自己想要說的是什麼……

  「綱吉是想要說……我愛的只有雲雀恭彌--是吧!?」

  「呵呵呵,看來綱吉還不知道我想要說的是什麼吧?」

  「但、但是……」

  「綱吉想要說什麼呢?」

  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口,但深怕這種回答方式會背叛自己所付出的愛會功虧於匱,深怕自己的愛會就此被恭彌否決掉……

  「就是……骸在把我抱來這個地方的時候,我、我總隱約感覺到骸對我說了一句話『留在我身邊』……」

  說完,把整顆頭埋進床被裡面,想要掩蓋住自己臉紅的樣子。深不知,這樣的動作只會引起骸更大的興趣而已!!

  「喔呀,原來綱吉是指這件事喔。沒錯唷,綱吉。你並沒有聽錯,那這樣……就好說多了!」

  「綱吉,我現在再問你一次,願意永、遠、的待在我身旁嗎?」

  「可、可是……」

  如果答應了骸這無理的要求,那……那……

  「綱吉還是會擔心那個雲雀恭彌嗎?」

  感覺到骸的語氣逐漸的轉變成為憤怒,得不到綱吉的答案,骸感覺到自己的憤怒快要到達臨界點了!!但是為了不因此而傷害到綱吉,所以骸試著把那憤怒一點一點的壓下去……

  「綱吉什麼時候可以忘記掉那個雲雀恭彌?」

  「我……我、真的沒有辦法忘記雲雀學長啊……」

  似乎是被逼急了,綱吉的眼眶已有淚水在打轉,只是強忍著好不讓它潰堤……

  「……」

  並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綱吉說完他的理由。

  「雲雀學長他真的對我很好,雖然有時候會很可怕,但是……雲雀學長對我的好,沒有辦法讓我忘記……」

  說著說著,就讓自己忍耐許久的淚水就此潰堤,關不住的水龍頭,一發不可收拾!!

  「好了,綱吉何必哭成這樣呢!」

  一邊說著一邊把綱吉摟入自己的懷裡,用唇輕輕的舔拭掉綱吉臉頰上的豆大淚珠。

  看見綱吉的淚水依然止不住,但是骸卻很有耐心的關心綱吉、陪伴綱吉,這樣的溫柔,是恭彌沒有給過綱吉的東西。也因為這樣,有某種東西在綱吉的心中萌生發芽了--

  待綱吉的情緒平穩之後,將綱吉的下巴抬起,依然溫柔的問到--

  「這樣的溫柔,雲雀恭彌有給過你嗎?那、綱吉還會想再待在他的身邊嗎?」

  沒有聲音,但是在綱吉的心底慢慢浮現出一個答案,卻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不是「否定」,而是「想要」--「想要」嘗試看看……

  大概是捉摸到一點綱吉心中的答案了吧,將綱吉一把抱起,往房間裡的衛浴室走去。

  「綱吉毋須擔心,只要專心並好好的服侍我就可以了!」


《續》



最近總是感覺到自己很沒有梗ˊ3ˋ(巴死

不過看了昨天到手的栗山なつき老師的作品集,一整個有點子吶(雖然都是滾床遊戲的畫面和點子XDDDDDD(被拐後脫去輪迴)

下一篇打算要讓它出現H了(請拭目以待(這有需要期待嗎(再巴)


最後……感謝觀賞ˇ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洛惟斯 的頭像
洛惟斯

用思考代替發問

洛惟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